陳界仁 Chen Chieh-Jen





以自我文件化作為抵抗。陳界仁向來處理著台灣歷史中承受暴 力、並因此具備或發動抵抗的社群;在這樣的創作觀念與影像 計畫的發展下,該作品具有極其特殊的意義。《帝國邊界 II ─ 西方公司》是冷戰期間,美國以貿易為名,實則多方介入並控 制台灣政治、經濟、軍事,一種甚至延伸至今的「生命政治」。 在以幽靈遊走描繪現代暴力之後,藝術家更多地思考著感性解 放的可能性,而從「自我文件化」發展到「自我方法論」的整理, 《 變文書 I 》即以借名的方式進行意義上的翻轉與另類生產方 式的開發。

 

陳界仁,1960年生於台灣桃園,現居住及工作於台灣台北。在台灣的冷戰/反共/戒嚴時期(1950-1987年),陳界仁曾以游擊式的行為藝術和策劃體制外地下藝術展覽等方式,干擾當時的戒嚴體制。解嚴後,陳界仁逐漸停止創作,沉寂了八年。1996年重新恢復創作後,開始和在地人民、失業勞工、臨時工、移工、外籍配偶、無業青年、社會運動者進行合作,通過佔據資方廠房、潛入法律禁區、運用廢棄物搭建虛構場景等行動,對已被新自由主義層層遮蔽的人民歷史與當代現實,提出另一種「再-想像」、「再-敘事」、「再-書寫」、「再-連結」的拍攝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