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正也 Chiba Masaya





千葉正也集結不同的元素,如陶土做的人偶、廢棄的木材、照片,和各式各 樣的日常素材,搭建出暫時性的景觀,作為其繪畫作品的雛型。在持續進行 的「和平村落」系列中,木架上擺置的物件和雕塑品錯落紛雜,而木架後方 靠著的山脈高低起伏,形成和想像之境有若干反差的景致。《運動行星》是 藝術家在日本大分縣駐村時的創作,當時他花了兩週時間做出的洞,變成一 處臨時住所,他的筆電、喇叭等個人物品和石頭、泥土這些大自然的原料分 置其側。作品《再會》的畫面構圖則更為複雜,混淆了對空間的深度,造成 紊亂與無序,讓觀者的視線在畫布上不斷打轉,就像在看一幅展開的地圖。 《山中迴音》強調迷失的感受,一如畫中那名置身在雜物和圖像堆裡,雙眼 被遮住的男子。《自畫像 #3》中,藝術家將自己的肖像畫在別人的臉上, 使兩者間的界線變得曖昧不明。千葉的作品把觀者的目光拉進畫面空間的同 時,又將之往後推回所站的位置,呈現出今日社會中氾濫的影像和資訊模糊 了現實輪廓的真實寫照。
千葉正也在《龜的生活》這個仍在進行的計畫中,將烏龜置放在各種由牆壁包圍侷限行動的空間,繪製某種像是對於當代生活情狀極致的視覺隱喻,在畫面中,烏龜像是社會中被動的人們,只能被迫接受現實的狀況; 至2008年起發展的《淚頭》系列中,畫面上流水象徵著眼淚,而從頭部溢出的食物則讓人聯想嘔吐的狀態,這些畫面既回應著瀰漫在社會中焦躁不安的氛圍更體現著情緒。近年來,千葉也在不同的展演中呈現名為《自畫像》的創作,在展演過程中,千葉會邀請觀眾扮演他。千葉將這些透過他人指導的自身肖像畫在表演者的臉上,而不是描繪在畫布上。在首爾,由跆拳道家表演一系列的迴旋踢成為了千葉虛構的身分,這也實現他一直希望能夠像某種超人般身手的表演。千葉的藝術實踐別具野心地跨越了繪畫以及他所描繪的世界,使得他畫筆下的世界不再侷限在平面畫布上。

 

千葉正也,1980年出生於神奈川,現居神奈川。2005年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油畫科。藝術家在合作計畫裡挖洞,並用混凝紙及木屑製成人形塑像,打造由他自身的行為衍生出的場所與物件。他也用石膏、石頭、布料、圖畫、相片等各類日常性材料製作結構體,作為畫作中描繪的臨時風景,接著在樸實、自製的木製檯座上展示,創造出全新的空間語彙,體現繪畫與雕塑間的充分和諧。近期展覽包括:「The Wonderful World I got to See Because I was Alive」(因為曾經活著而看到的美好世界)個展(ShugoArts,東京,2011年),聯展則如「Roppongi Crossing」(六本木交叉點)(森美術館,2013年),「Mono no Aware: Beauty of Things」(物哀:物件之美)(冬宮博物館,聖彼得堡,2013-2014年),加州太平洋三年展(橘郡博物館,2013年),「國東藝術計畫」(2012年),「冬之花園」(原美術館,2009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