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兆旻 Teng Chao-Ming





破洞的歷史工程。鄧兆旻的創作計畫主要以閱讀和重新編碼來進行。對於亞洲國家興辦奧運的閱讀可以將區域性的現象,翻轉成歷史疊層的考古圖表,作為一種連結到東亞共享經驗與價值觀的考古圖表。然而,這些影像與圖表的裝置提供的是讓我們越過似乎無法抵擋的政治現狀與發展,沉靜地將我們個人的生命感受連結到被政治刻意掩蓋的歷史經驗與時間結構之中,奧運的可見性似乎得以訴說個體在亞洲的生命狀態,無可避免地是世界結構強行介入個人生命組織的「圖表」。


 

在「失調的和諧」Art Sonje中心的展出,我展出為下一檔展覽準備的帶有故事敘事性的海報,《2024台北奧運》(題目暫定)這個故事,是關於一位致力於臺北申辦奧運的熱心份子,他花費將近10年為了這個嚮往進行的研究,期待有一天台北成為奧運主辦方。將自己困在房間內,他的興趣成了他的全職工作,近乎全身心靈都被台北舉辦奧運的想法吞噬,這也反映他如何理解辦理奧運的意義:和諧與進步得以並存,彰顯人性的運動員精神能在競爭中發揚,而攜手共進超越邊界的愛是可能的,在我的故事中,他獲邀分享他的想法。
這四幅輸出以城市行銷與廣告海報為藍本,以衝突的想法與未完成的訊息為設計概念。我們如何準備迎接奧林匹克運動會?擁抱爭端乘著未完成的浪潮。

鄧兆旻的創作總是透過轉換既存文本,透過個人閱讀的視角,揭露隱藏的力量、情感與結構。在巡迴展的的上一站Art Sonje Center, 這位男子製作了一系列虛構的海報,宣告台北將作為舉辦奧林匹亞2024的城市,這批海報沒有任何一個關於台灣的訊息,然而,卻是挪用檔案資料中東京、首爾、北京的照片,強調相近的歷史結構以及其交錯複雜的關聯性,鄧兆旻在此將他的焦點挪向東京,這座(於2020年) 將第二兩次舉辦奧運的亞洲都市,這件全景式拍攝的作品,視覺奠基在新國家體育館場館的建設工事上,今年7月,在政府放棄扎哈·穆罕默德·哈迪德所設計的新場館後,整個場址的未來讓人感到憂心,這個在市中心的大洞,象徵著日本國族競爭精神的機構與意識形式是日本戰後至今的結果,城市本身無法以當代建築的虛華填滿這個大洞,這個大洞讓我們暫時看到了城市的真實顏色(目前,這個現場完全遭到高聳的圍牆包圍隔絕了路人走近),這是在進一步發展和開發之前暫停的時刻,是反思和設想國家土地及其人民未來的適切時刻。

鄧兆旻,現居住及工作於台北,自麻省理工學院媒體藝術與科學研究所畢業後遷居紐約,2012年返台居住。近期展覽包括「Queens International雙年展」,皇后美術館,紐約(2012年)、「台北雙年展:現代怪獸/想像的死而復生」,台北(2012年)、「Little Water-堂島川雙年展」,大阪(2013年)、「NG的羅曼史」,TKG+畫廊,台北(2013年)、「造音翻土:台灣戰後聲響文化」,國立台北師範學院美術館,台北(2014年)、個展「因此,X等於X」,就在藝術空間,台北(2014年)、「運動之後:穆勒咖啡館之夜」,關渡美術館,台北(2014年)、「這些故事在我們到來之前便已展開」,台北國際書展,台北(2015年),以及米蘭GLUCK 50畫廊的委託創作(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