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良娥 Ham Yang Ah





咸良娥現居於阿姆斯特丹與首爾曾在世界各地工作,從媒體到雕塑,她廣泛地嘗試不同媒材,企圖與她所見證與夢見的自然邏輯與社會運作產生對話在首爾的展場,她呈現了一個擺盪的平台,這個平台作為錄像、攝影、繪畫以及霓虹燈管裝置與雕塑的一部份,以名為「荒唐工廠」的超現實敘事虛擬空間為依歸,當其他虛構敘事的部分表達著不同當代議題,像是發展主義驅動的社會與岌岌可危的意識形態價值,擺盪的平台如同民主系統的視覺化結構,藝術家從而將她的關注放在各種不同的社會機制,並藉此創作一系列的計畫,描繪種種個人與社會的生存體系。在廣島與台北,咸良娥向觀眾介紹了她計畫的下一步,鑑於當前崩毀的社會系統,早已無能在緊急狀況下保全其社會成員的安危現實,她重新檢視了她作為藝術家的角色,企圖捕捉並呈現標示當代歷史的含義,咸良娥名為《睡》的新作可以視為她發展社會批判創作形式的第一步,不疏於描繪人心與情緒地來回應社會現況。以睡眠作為人與其社會關係的比喻,《睡》反映了人們的恐懼以及社會系統無法緩解這種情緒狀態的現實

 

《荒唐工廠》透過藝術家筆下超現實的敘事,描繪這個虛構的「工廠」空間整個空間由六間房組成:中控影像匣、福利政策擬定房、折價券間、藝術家之屋、工廠地下室以及未來工廠的藍圖廎;每間房都暗喻地著我們當代複雜社會中的各種問題:影像監控的議題、意識形態的歡愉、資本主義與貨幣經濟、菁英主義文化、理想主義價值的崩毀,以及追求持續成長時無可避免的內在衝突。根據這樣的故事文本,《荒唐工廠》由錄像、攝影、繪畫、霓虹燈與雕塑各種不同的媒材組成。
「失調的和諧」在Art Sonje中心的展覽,咸良娥展出了蹺蹺板般的平台這個結構的視覺形貌源於工廠地下室的地下廣場,透過建築結構視覺化民主社會體系固定在平台一角的工作桌椅,質疑著作為平衡社會中心引力的勞動與創意性價值,此外,平台旁還裝置著兩件錄像,一件錄像展示著一群人在平台上表演,另一間則再現著工匠的手藝、他們的技藝與思考以及當代生存的議題透過《荒唐工廠》,藝術家不但邀請觀眾見證現實的荒謬與頓挫,更試圖從中思考改變現實的可能。

《睡》呈現一百個人聚集在一座體育館內,席地而睡的場景。 諷刺的是,體育館是一個旨在推廣公民健康的設施,卻因為可 以容納龐大的人數,經常在危機和災難發生時被當作避難所。 在韓國人的記憶中,最近一次借體育館收容災民的事件,是 2014 年一艘渡輪在韓國西部海洋的沉船意外──隨之浮上檯面 的是社會體制的荒謬。此作藉睡覺作為表述人民與社會關係的 隱喻,反映現代人如何面對眼下的恐懼,以及社會制度無能安 撫恐懼的情況。

咸良娥於首爾國立大學取得文學士與文學碩士學位後,繼而前往紐約大學就讀並取得媒體碩士。她在2006年至2007年間於阿姆斯特丹的荷蘭皇家視覺藝術學院駐村。藝術家以各類型的媒材發展了一系列描繪個體生命與社會體制的創作計畫。
她的長期計畫《Adjective Life in the Nonsense Factory 》(荒唐工廠裡的修飾性生活)於Art Sonje Center展出(首爾,2010年)。作品曾參加羅馬二十一世紀美術館舉辦的「Future is now」(現在即未來)聯展(羅馬,2014年),國立當代藝術館舉辦的「Art of Communication: Anri Sala, Yang Ah Ham, Philippe Parreno, Jorge Pardo」(溝通的藝術:安利‧沙拉,咸良娥,菲力浦‧帕利諾,豪爾赫‧帕爾多)(首爾,2011年),「光州雙年展」(2010年),「上海雙年展」(2008年)等,也是韓國文化藝術委員會的年度藝術獎得主(2005年)。她在韓國國博物館展出《荒唐工廠》計畫,作為2013年韓國藝術家獎提名的參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