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和戏剧

柏林朗诵剧院

当今的时代都在追求媒体的快速和开发的繁忙,可在大都市柏林却恰恰是朗诵阅读最受欢迎。观众每天至少可以去一个所谓的朗诵剧院,这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充满生机而不寻常的背景,既不同于文学的运作也不同与社会主流。

Sie benötigen den Flashplayer , um dieses Video zu sehen

作者: Markus Schneider
Download Symbol影片脚本 (PDF, 176 KB)

柏林的朗诵剧院属于重新统一的德国首都非常规的文化活动。十多年来,尤其是在城市东部的中心区和普伦茨劳贝格区等时髦地段存在着一个越来越受年轻人喜欢的文化圈子。

组织朗诵剧院晚会的多是由5、6个人组成的作者小组,他们往往相互客串对方的节目。所以,多数朗诵剧院都由作者小组的聚散形成,是一个处于不断增长之中的网络。大多数作者都是作为业余写作,他们有意远离文学创作的架势,刻意培养非专业创作和文人无产者的形象。

现在,这个圈子的几个参与者在朗诵剧院之外也成了名,比如俄罗斯流亡者符拉迪米尔•卡米内或著名东德作家克里斯朵夫•海因的儿子雅戈布布•海因,后者的主要职业依然是柏林慈博医院的儿童心理医师。直到现在,海因还是每个星期天在“家园与世界改革剧院” (Reformbühne Heim und Welt) 朗诵。

这个剧院现在是柏林现存最老的朗诵剧院,也是卡米内几年前迈向文学界的跳板。 开始作家生涯当然是朗诵晚会喜人的副产品,但更多是一个偶然现象。第一个朗诵剧院在转折年1989年就已经成立,而且是在西柏林的舍内贝格区。当时,另类日报 “塔茲日報” (Taz) 的几位失意记者成立了“讽刺周刊”, 为无法在常规报纸副刊发表的文章提供一个娱乐性的论坛。柏林日报认为,这是现场上演的政治副刊。

针对政治时事和舆论讨论热门话题的政论、讽刺和幽默,至今依然是这种听众喜闻乐见的短文的核心艺术手段。不同于传统的朗诵活动的是,这些活动强调自己的反专业特点。文章都是为计划的晚会写的,朗诵也不是为了给作者的其他作品做广告,文章首先是为在临时的时刻娱乐听众而写的,其中不乏老听众。

朗诵剧院受欢迎,部分地是因为“穷人区抒情诗竞赛”和90年代的所谓波谱文学的成就。与波谱文学相同的是,朗诵剧院的文章与日常生活关系密切,对文学传统持怀疑态度,作者从总体上讲基本上是年轻人。所以,朗诵剧院的访问者看起来更象是波谱乐音乐会上的歌迷。实际上,我们在20世纪早期哒哒主义的寻欢作乐中就已经可以看到朗诵剧院的前身。

一个不可忽视的影响来自民主德国时期的地下文学。这一圈子的活动范围首先是普伦茨劳贝格区。在德国重新统一之前,一些作者不顾被禁止发表甚至被捕等镇压手段,不断尝试文学舆论的新形式,在音乐会和聚会的范围内进行朗诵。今天的朗诵剧院捡起了这一传统,扩展自己的朗诵,邀请乐队和唱片音乐广播员参与,使他们的演出延长为迪斯科舞会。相应地,这些活动都是在小俱乐部或酒馆举行,比如在“咖啡博格” (Kaffee Burger)。 这个咖啡馆在民主德国时期就是文学圈子聚会的地方,今天由当时的地下文学的核心人物之一伯特•帕蓬夫斯经营。柏林的朗诵剧院现在在其他德国大城市如汉堡、科隆或慕尼黑也有了模仿者。

大多数朗诵剧院首先把自己理解为批评性的反舆论,但是作者们又以貌似幼稚、很多时候任性而反知识分子化的方式,通过简短的日常生活的场景或对报纸电视的讨论热点的评论来展开自己的意识形态批评。但是,朗诵剧院的目的首先是娱乐,尽管向寻求聚会的社会作了许多妥协,这种娱乐还是很古般地坚持对文字与语言的乐趣。
Goethe-Institut e. V. 2006
相关网页

Litrix.de: 德语文学在线

一个专门介绍德语现代文学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