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DJs——唱片骑师的艺术

本篇以四位杰出的唱片骑师为例,介绍唱片骑师领域在德国最新的发展和广度。这些唱片骑士运用非常不同的艺术风格,比如爵士乐、Techno 科技电子音乐、House "浩室"舞曲、Hip-Hop 嘻哈(街頭跳舞音樂),或者用传统的土耳其音乐和电子声响, 混合出自己的风格。

Sie benötigen den Flashplayer , um dieses Video zu sehen

作者:Gerhard Schick
Download Symbol影片脚本 (PDF, 300 KB)

唱片骑师在德国有在大型活动演出的职业科技电子音乐唱片骑师,也有在婚宴上引导客人起舞的业余唱片骑师。他们圈子大,很活跃,始终在流动之中,许多唱片骑士同时也是自己的音乐制作人。因为电子音乐的制作变得极为便利——往往只需要一台速度快的筆記型電腦,所以风格也越来越多样化。经过考核的磨碟(Scratching)师不可猜测得多,其中就包括科隆的 《喧哗唱针》(Noisy Stylus)。这个磨碟乐队已经多次成为不同协会的德国冠军,此外还是2004年的欧洲冠军和国际玩转唱盘联盟艺人(ITF International Turntablist Federation)世界亚军。他们唱盘骑师的方式是,把唱机作为乐器,如同在一个传统的乐队一样,曲目事先经过演练,然后一道上演,区别只在于,每个成员面前有一台唱机作乐器,身后有许多唱片可供选用。通过前后转动唱机转盘上的唱片,音调的高低可以随意变换,通过决定听左边或右边唱机的疊化调节器决定乐曲的节奏,这样就产生了磨碟音乐特有的一种音响。

从事唱片骑师这一职业或这种工作,常常是与成熟的方案、明确的态度或某种哲学联系在一起的。德国最著名的唱片骑师之一是汉斯·尼斯旺特(Hans Nieswandt),他在自己的《正负八——唱片骑师之日,唱片骑师之夜》一书中, 把唱片骑师比喻为祭司、乩童和巫医,也比喻为飞行员、船长和列车司机:“凡是有一个驾驶舱的职业都可以与此相比,这里只有一个人在其中,面对着众多的按钮和调节器,只有这一个人知道这一切怎么运作,而其他所有的人都在享受长长的旅途。唱片骑师承担长途旅行的责任,像梦游者一般安全地将自己所负责的所有人带往目的地——或者也到不了目的地。”

来自柏林的唱片骑师伊贝枯 ·伊贝枯 秋格鲁(Ipek Ipekcioglu) 补充说,感受能力和察觉听众情绪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尽管如此,这位女唱片骑师把自己的风格令人惊异地定义为《折衷蔓藤花紋的東方亞洲混亂融合 》(Eklektik Arabesk-konFUSION OrAsia) 并取得跨区域知名度的唱片骑士,在演出时还是采用事先设计好的方案。 她快速变换多种不同的音乐风格,在跳舞的听众中引发不同感受的变换,传统的土耳其、库德、阿拉伯或印度音乐与电音舞曲、"浩室"舞曲和流行音乐的混合,成了唱片骑师伊贝枯 的标志。

唱片骑师 《狂舞疯》(Illvibe) 是爵士钢琴家亚历山大·冯·施理蓬巴赫的儿子,他的乐器是Turntable(唱机转盘)。他和爵士广播乐队《荔枝酸奶汁》(Lychee Lassi)同台演出,就显示了他的音乐故乡所在。他的唱机和特别的唱片骑师音响是乐队音乐风格的有机组成部分。唱片骑师《狂舞疯》不是乐队的客人,乐队也不是因他来做客而即兴演奏,他是与乐队浑然一体的乐队成员。

德国电子音乐已经有很长的历史,并且至今对音乐制作有着影响,这一点也可以从电子流行音乐队《机能腐蚀》Dyko与沃尔夫刚·弗洛尔同台演出看出来。弗洛尔曾经是乐队《发电厂》Kraftwerk的鼓手,其严格而超前的电子乐作品在70到80年代获得世界范围内的成功。即使美国的电音舞曲先锋也与乐队《发电厂》有关,以至这一风格通过继续发展绕道重新回到德国的舞厅中,而且,连唱片骑师沃尔夫刚·弗洛尔自己都放这些音乐。他在作为唱片骑师登台前,作为鼓手在乐队《机能腐蚀》的音乐会上出场,这个乐队的歌手約翰·巴里· 带壳John Barrie Dyke也很明确以乐队《发电厂》音响为基点,并继续发展和更新这一风格。影片带领观众潜入一个活泼而有创造力的夜间音乐舞厅世界,使观众感受到最新的发展。
Goethe-Institut e. V. 2007
相关网页

德国电子音乐(简称EMAD)

近年最主要的进展情况和最新的发展趋势。有关知名品牌、俱乐部和音乐节相关信息链接及歌德学院精选的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