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仇恨

你的名字是仇恨

晚餐時你吞下5根針,或6根
卻絲毫感覺不到它們的尖銳
你砸破金黃的雞蛋
是太陽不能孵化的私生子
一旦出生,他們就會弑父娶母
分割陽光燦爛的遺產
 

——許舜達

仇恨© Peter Forster

過去

做客歌德:賀繁怡

焦點:仇恨
賀繁怡關於猶太人在上海的歷史

居於上海的女建築師賀繁怡(Fanny Hoffmann-Loss)曾深入研究二戰時期上海為無國籍難民提供住處的虹口區。我們與她一同在虹口散步,請賀繁怡為我們講述猶太人逃亡的歷史。


 

  • 1/7
    1938年。在這裡活不下去了。
  • 2/7
    最後一次機會。
  • 3/7
    印度洋。我還會回來嗎?我的兒孫呢?
  • 4/7
    2020年。還有一學期。
  • 5/7
    奶奶的舊箱子。
  • 6/7
    如果奶奶知道了現在的情況……
  • 7/7
    再別發生!

''聯結''

漫畫家Elke Renate Steiner 聯結昨天與今天的漫畫作品。


現在

做客歌德:Tahir Della

焦點:仇恨
Tahir Della

塔利亞·德拉(Tahir Della),反種族主義反殖民化組織的負責人以及德國黑人自發組織(ISD)成員;在柏林的梅—艾姆河岸講述德國結構性的種族主義。

種族歧視 © 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焦點:仇恨
我不是病毒

「我不是病毒」(www.ichbinkeinvirus.org)項目脫胎自程式設計馬拉松#wirvsvirus(#我們vs病毒),由德國聯邦政府在2020年3月20日至22日舉行。在德國超過二萬五千人參與,提交了超過1500個與新冠病毒相關的項目建議。其中,「我不是病毒」是唯一一個聚焦新冠時期的種族歧視的項目。

“不是病毒”

在冠狀病毒期間,對我而言很重要的避免分歧,展現出自己自信而正面的自我形象(或者努力展現出這種形象)。
 
這幅插圖清晰展現了我的自我看待與外界對我的看待。在冠狀病毒尤為嚴峻的三四月份,在種族歧視方面,我相對比較幸運。但我也都是騎車出門,避免坐公車。
 
對於在德國遇到的關於我與其他亞洲人的刻板印象,我早已意識到並一直於此抗衡,與陌生的想像與期待抗衡。直到後來我才想到,自己在這一抗衡的態度中無法存在,否則自我就會被對種族主義的反應所左右,然而我必須要自由地發展自我。

Thi Ngoc Han Le,圖像設計師兼插畫家
tnhanle.de

仇恨© Peter Forster

 

對該焦點有任何看法?歡迎與我們聯繫!redaktion-peking@goeth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