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可持續發展
脂肪所帶來的環保議題

 
© colourbox.com

一個令人傷感、卻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在漢堡包的兩片麵包之間留有嚴重的二氧化碳排放足跡。不過,諸如瑞典的馬克斯漢堡包(Max Burgers)、美國的人造肉生產商「超越肉類」(Beyond Meat)和「不可能食品」(Impossible Foods)等公司,都已經開始尋找有利於大氣環境的替代品了。

作者: 菲利克斯·唐克(Felix Denk)

    站在馬克斯漢堡包櫃檯前面準備點餐的顧客,可以從菜單上選取自己想要吃的食物;不過今天,人們在「豪華芝士煙肉巨無霸漢堡包」(„Grand de Luxe Cheese ‘n‘ Bacon“)與「哈路米芝士漢堡包」(„Halloumi-Burger“)之間的選擇已經不僅僅是口味的問題,相反,吃什麼同時也是一件與氣候有關的事情。一個豪華芝士煙肉巨無霸漢堡包在生產的過程中會產生3.3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哈路米芝士漢堡則僅為0.6公斤。瑞典這家漢堡包連鎖公司在旗下130個門市的菜單上,不但標明漢堡包的配料、價格,同時也標註漢堡包在生產過程中釋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馬克斯漢堡包公司是全球第一家在菜單上標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餐廳,而且早在11年前就採用這樣的做法。該瑞典公司希望通過這種舉措,促進顧客傾向選取對大氣環境有益的產品。創建於1968年,當馬克斯漢堡包公司開始檢測自己的「環境保護收支平衡表」的時候,相關人員很快就注意到,企業運作模式真正的問題在於兩片麵包之間,也就是在漢堡包的牛肉餡上。工作人員發現,公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部分來自於這些牛肉餡料,具體的數字為53%

人們在「豪華芝士煙肉巨無霸漢堡包」與「哈路米芝士漢堡包」之間的選擇已經不僅僅是口味的問題,相反,吃什麼同時也是一件與氣候有關的事情。

 

是否存在有利於氣候環境的漢堡包

    對此,該連鎖企業馬上採取了相應的兩項舉措。首項措施,他們努力開發素食漢堡包和純素漢堡包。到2016年,馬克斯漢堡包公司素食和純素食品的種類翻了四倍,而且新增的選擇是該公司引入市場最成功的產品。同時,該公司積極投入環保項目。為了估算在產品生命周期各個環節裡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對大氣造成的污染,他們決定將顧客往來門市途中牽涉的碳排放量也計算在內,這一部分應該大約佔到生產某一產品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10%。這個數字意味著,每個漢堡包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當量是生產量的1.1倍。該公司通過投資環保項目,例如在烏干達(Uganda)等地區植樹造林,用於抵消相應的碳排放量。
 
    當然,這種計算方式依然存在著含糊不清的地方:舉一個簡單的例子,顧客是獨自開車前來?他是路過順便買漢堡包,抑或特地繞路到某個分店?也許還會出現一家五口走路過來的情況?不過,第三方審計師是根據國際標準組織(ISO)頒布的ISO 14021環境管理標準(即全球性的工業標準,Din-Norm)來確定碳中和參數,從而對生產過程進行監控。
 © colourbox.com
    實際上,這些為了保護大氣環境所做出的努力令人矚目,已經成為快餐行業越來越重要的元素。夾在漢堡包中間的餡料爭議尤其多,為此人們需要努力開發出新式配料。而「超越肉類」公司則是這場攻守戰中的一個典範:這家來自洛杉磯(Los Angeles)的美國企業用豆類蛋白來做漢堡包餡料的做法引起了轟動,而做出來的漢堡包幾乎與牛肉漢堡有著一樣的口味。這家加州企業在網站上對自己的商業模式作了以下陳述:我們公司致力於促進健康、保護環境、珍惜資源和善待動物,並在根本上貫徹著以上原則。
 
    李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也堅信這樣的準則,他們二人都是該公司的投資者。除此之外,「超越肉類」食品公司顯然還有相當多的投資者。這家新創公司在2018年上市並公開發行股票,而事實上,它是美國去年最成功的新上市公司之一:其股票市值在上市之後的兩天裡翻了三倍。

為了保護大氣環境所做出的努力令人矚目,已經成為快餐行業越來越重要的元素。

 

植物類漢堡包有利於保護資源,卻陷入了轉基因大豆的困境

    比「超越肉類」更有進攻性的是它的主要競爭對手「不可能食品公司」,這家公司令人滿意的環境保護收支平衡表同樣得益於用大豆製成的素食夾餡,該公司自主研發一種以植物為基礎原料、名為「血紅素」(Heme)的配料,使得素食餡料甚至也會像牛肉餡那樣流出「血色的肉汁」。正如其在自己的網站上以典型的矽谷式驕傲所宣傳的那樣,不可能食品公司將拯救世界作為自己無出其右的使命。不管怎樣,這家食品公司生產的純素食「不可能漢堡包」,比起傳統的以牛肉做餡料的漢堡包,要少佔用96%的土地、少消耗87%的水資源,而且廢氣排放也要少89%。
 
    然而,這樣的成功卻也帶來了成長的煩惱。自從今年4月份「漢堡王」(Burger King)在其地處聖路易斯市內和市郊的59家門市開始售賣「不可能漢堡包」以來,由於需求量過大,為「不可能食品公司」帶來原材料供貨跟不上的問題。如何解決呢?是否應該從巴西進口大豆?如果這樣做,又會使該公司的環境保護收支平衡表變得糟糕。於是,這家加州公司決定採用當地出產的大豆。但是,大豆卻是轉基因大豆。同樣,製造血紅素的燕麥,即讓「不可能漢堡包」看上去多汁且流淌血色「肉」汁的原材料,也面臨轉基因的問題。
 
    轉基因問題同樣也會阻礙低碳排放的漢堡包進軍德國的腳步。在德國,許多人反對轉基因食品,該類食品必須特別標識出來。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人們是不可能在德國的商店裡找到轉基因食品的。這就是說,有益於環境保護的漢堡包餡料,恐怕只能寂寞地躺在箱子裡而無人問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