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奧運會 七個瞬間

七個瞬間
七個瞬間 | © DOON 東

由七個瞬間看2032年奧運會,玩味科技“導演”的黑色幽默。

  孫羊在泳池完成第29次轉身後,暫時排名第二的智利選手阿萊航德羅還剛剛在旁邊泳道朝他的方向游來。當這場1500米自由泳決賽還剩下最後50米時,孫羊起碼領先了5秒。但他絲毫沒有懈怠,反而游得更起勁了:因為那道代表著世界紀錄、由鐳射投影出來的金色線條,就在他身前不遠處。這是2032年奧運會首次採用的新技術:歷史以具象的方式參與了當下的競爭。

  首次派出一個改造人參加奧運會網球比賽的機械人代表團本來有機會贏得一面金牌,可惜事與願違。通過3D列印技術及無機物製造的改造人“R2DII”在網球男子單打比賽中一路殺入決賽:他的核心處理器能夠在三百分之一秒內分析球速和進攻角度,並針對對手的特點擊出準確而致命的一球。事實上,他也贏得了決賽:6:0和6:1(唯一輸的一局還是因為執行了“安慰對手”程式),把世界排名第一的人類打得落花流水。但R2DII的設計者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因為缺少小便程式模組,R2DII未能通過賽後的尿檢,因此失落金牌。

  他並不是保安——儘管這一刻,他正牢牢盯著眼前的十六個螢幕。的確有那麼一點像監控錄影:這十六個螢幕上的一切同時發生,它們是同一時刻的不同空間切面。這是2032年奧運會的電視觀眾觀看足球轉播的方式:仿佛一個多鏡頭錄影裝置,十六個不同視角的轉播鏡頭並置在電視牆上——俯拍鏡頭適合展現隊員的運動路線,平行跟隨最後一名防守員的推軌鏡頭則可以用作清晰地判斷越位,還有教練及看台上嘉賓的表情鏡頭以及專門重播慢鏡頭、仿佛總是沉溺在回憶裡的那一屏——他同時觀看著這一切。他最愛球網內側的視角:每當進球時,它高潮般的震顫仿佛在證明先前的等待都是鋪墊。

  第一次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的高樓走鋼絲比賽發生了巨大爭議:一路領先的法國走鋼絲選手菲利浦·格朗在大幅領先並接近終點時突然停下腳步,他從褲袋裡掏出iPhone 12s及特製手機支架,將之固定在平衡桿一端玩起了自拍,甚至在連發三張Instagram後都沒有其他選手超越他,隨後,他才慢悠悠走向終點。四位裁判一致認為結果有效,因為走鋼絲比賽規則中並未有禁止運動員使用手機的條款;但輿論普遍譴責這一不尊重對手的行為。

  2032年奧運會太空分會會場的自由體操項目是在一個10立方米的銀色光空間裡舉行的。在無重狀態下,太空人的翻騰和轉體就像慢動作般飄逸舒展。俄羅斯太空人的表演主題是“身體之詩”,用身體的姿態類比俄文字母,可惜評委多數不懂俄文。略顯荒誕的是,採用同樣表演主題(“身體之詩”的難度系數是3.3,是當時難度系數最高的太空自由體操動作)的英國太空人卻奪得了冠軍——他戲仿了奧斯卡·王爾德的詩句“我們都跌進了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並將之置於新的語境中:“我們都跌進了太空裡,有的人還浮了起來。”

  LVR(Live Virtual Reality)即時虛擬實境技術在2032年奧運會中被廣泛使用。觀眾戴上LVR眼鏡,便可以嶄新的視角觀賞奧運會:從水底觀看游泳比賽;從墊子的視角看跳高運動員過竿後落下;水球被製作成全透明的,通過球體正中央的微型LVR攝錄機可以展現來自水球本身的奇異的“主觀視角”;同樣的技術也用於跳水項目,微型防水LVR攝錄機被安裝在泳帽的頂端。LVR眼鏡還有豐富的資訊查閱功能,只要使用特製手柄虛擬觸碰運動員,便可查詢即時統計資料及歷史資料。

  2032年奧運會最有趣、也最出人意料的,是在正午舉行的點火儀式——與最新被列為競賽項目的走鋼絲比賽一樣,點火儀式也反映了在一個高科技普遍進入日常生活的時代裡,人們悖論般的、對於“真·真實”的反向需求。十二名火炬手身穿極具未來感的貼身全鏡面禮服(除了眼睛外,全身都被鏡面覆蓋)圍繞在火炬台上方。隨後,巨大的圓柱形冰塊緩緩升起,火炬手高舉火炬,漸漸將巨大的圓柱形冰塊融化成一面用以匯聚陽光的透鏡。熊熊聖火在這一刻燃起,冰塊透鏡漸漸消失於無形。2032年奧運會就此開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