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回顧
中國科幻歷史簡介

1988年電影《合成人》劇照
1988年電影《合成人》劇照 | © 長春電影製片廠

科幻進入中國大眾的視野,似乎還是近幾年的事情,隨著劉慈欣《三體》系列科幻小說的流行和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的傳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瞭解科幻,這時才發現,科幻在中國其實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歷史。

作者: 宇鐳

近代之前(1840年之前)

    「中國古代是否有科幻」,就像「中國古代是否有科學」一樣,曾是爭論的話題。中國有著悠久的幻想文化傳統,《山海經》《博物誌》等對於人們認知範圍以外的天文地理物種資訊的描述,以《列子》為起始的對於機關技藝之術的想像,《莊子》等對於人與宇宙間關係的終極思考,以及衍生出的各種神話和傳說,都不難找到與後來西方科幻中所關注話題的相似點。西方科幻的誕生,同樣與其歷史上各種幻想文化的資源密切相關。
不過,中國人所形成的認識世界的知識體系,與西方後來形成的被成為「科學」的知識體系,方向上畢竟有較大差異,由於後者在近代以來對世界的深刻影響,這種差異在交鋒、碰撞和融合中被不斷強調,因此,我們通常不認為完全基於中國古代幻想文化傳統的作品屬於科幻,但是承認它在科幻的中國本土化進程中,是重要的文化資源。 

晚清(1840-1911)

    19世紀下半葉,在西學東漸的運動中,西方科幻從各種途徑進入晚清時期的中國,1872年,上海《申報》刊登了美國作家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的《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是最早在中國發表的西方科幻。到了20世紀初,更多的西方科幻從日本轉譯到中國,比如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的眾多科幻作品。這些小說當時被中國人稱為「科學小說」,在翻譯和閱讀科學小說的熱潮中,中國人開始創作自己的科幻作品。
1904年,一位署名「荒江釣叟」的作者在上海《繡像小說》雜誌上連載了長篇小說《月球殖民地小說》,是中國目前找到的最早的本土科幻作品。這部作品中,流亡海外的中國主人公與日本朋友一起,搭乘氣球環遊地球,尋找失散的妻子,最後前往月球殖民地。在隨後的五六年中,中國本土的科學小說創作經歷了一次大的爆發,新的小說作品和雜誌紛紛出現,取得了廣泛的社會影響,著名的有徐念慈的《新法螺先生譚》(1905)、吳趼人的《新石頭記》(1905)、包天笑的《世界末日記》(1908)、高陽不才子的《電世界》(1909)、陸士諤的《新中國》(1910)等等。

    科幻在當時的晚清中國流行,有多種原因,許多知名人士由於不同的目標去支援科學小說,比如著名作家魯迅看重科學小說的科普功能,希望借此提高國民素質,而政治名人梁啟超則看重科學小說的哲學和社會功能,希望用它來構想中國社會的未來。 

《從地球到月球》引發社會上廣泛的天文觀測熱潮,被認為是新中國最早的科幻小說。

民國(1911-1949)

    在晚清結束,民國建立的動盪戰亂時期,由於對科幻小說的社會期望落空,中國本土的科幻創作進入一個低潮但平穩的時期,這個時期影響中國的西方科幻主要是威爾斯的科幻小說,以及上海等租界傳過來的美國科幻雜誌。中國著名作家老舍在眾多作品中,也創作了一些科幻小說如反烏托邦小說《貓城記》,講述主人公去火星歷險遭遇了貓的世界,其中貓的缺點是對中國社會當時問題的諷刺。科普作家顧均正則通過對美國雜誌中科幻小說的學習模仿,創作了一系列故事雖然發生在中國,但是風格趨近歐美商業作品的科幻小說,如《在北極底下》,取得了一定社會影響。 

新中國初期(1949-1956)

    新中國成立後,受到國內環境的變化,人們對於國家和社會未來預期的影響,科幻創作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蘇聯科幻和凡爾納的作品被大量引入推廣,科學技術被認為是中國未來實現共產主義的重要元素,而科幻某種程度上被視為是一種科普的方式。

    1954年,有「新中國科幻之父」稱號的天文學家、科普作家鄭文光在《中國少年報》上發表《從地球到月球》,講述三個少年渴望太空探索,偷開一艘飛船前往火星的故事。這篇小說引發社會上廣泛的天文觀測熱潮,被認為是新中國最早的科幻小說。鄭文光隨後還發表了一系列備受歡迎的太空探索科幻小說,奠定了他在中國科幻史上的地位。

    這一時期的著名科幻作者還有童恩正、蕭建亨、遲書昌、劉興詩等,作品涉及到國際關係、未來技術奇蹟、對社會未來的展望、對本土神秘傳說進行科學解釋等等。這一時期的科幻小說全部為短篇小說,閱讀時,可以非常明確地感受到社會主義國家建設初期,人們對於社會、技術和未來的樂觀態度。1966年後,由於政治原因,中國的科幻創作暫時中止。 

這些科幻作品所傳達的多元化價值追求,遠遠超出了科學教育的範疇。

80年代(1976-1989)

    1976年,葉永烈發表了十年動亂後中國第一篇科幻小說《石油蛋白》,標誌著中國科幻在大陸掀起了晚清以來的第二次高潮。之後幾年,他的講述復活恐龍的短篇小說《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蹟》,和參觀未來中國的烏托邦長篇小說《小靈通漫遊未來》取得了巨大成功,後者的發行量達到三百萬冊,書中描繪的21世紀的中國景象,成為青少年心中「建設四個現代化」的理想目標,這本書當時的社會影響力,在科幻領域唯有這幾年劉慈欣的作品可比。

    與此同時,一大批文革前老科幻作家重新開始了科幻創作,1978年,童恩正的科幻短篇《珊瑚島上的死光》在主流文學雜誌《人民文學》上發表。這部小說講述海外歸來的中國科學家在小島上進行新能源和武器研究,並為了讓科學離開資本的控制,與國外資本派來的敵人戰鬥的故事。這部小說於1980年被改編為電影上映,是中國科幻電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1979年,鄭文光的太空探索科幻長篇《飛向人馬座》出版,講述三位學生乘飛船穿越太陽系探險和從黑洞逃生的故事,這個故事技術嚴謹,框架宏大,背後還有著世界戰爭的國際政治和民族命運主題。

照片 《珊瑚島上的死光》© 上海電影製片廠     這個時期,引入中國的國外科幻不再限於蘇聯的作品,英語世界的科幻再次進入中國讀者視野,1980年出版的《魔鬼三角與UFO》是新中國翻譯的第一本西方科幻小說集,收錄了包括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在內的眾多英美科幻作家的名篇。一大批年輕作者如王曉達、鄭淵潔等紛紛開始了科幻創作,多家科幻報紙和雜誌在全國各地出現。
然而這個時候,科幻巨大的社會影響力開始被警惕,許多科幻作品超出了原本科普的框架,表達了更多對於社會問題和哲學問題的思考。80年代後期,針對科幻的政治打擊開始了,在五六年的時間裡,科幻在中國幾乎消失。

90年代(1990-1999)

    在80年代後期,中國眾多科幻期刊雜誌紛紛消失,但是四川一家叫做《科學文藝》的雜誌倖存下來,並於1991年改名《科幻世界》,它借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新階段,開始了中國本土科幻的復興之路。之後的一二十年時間,這本雜誌成為了中國科幻的代名詞。

    一批全新的科幻作家在這個時期通過《科幻世界》登場,他們的作品風格各異,有著鮮明的個人特色,被成為「新生代」科幻作家。其中劉慈欣、韓松、王晉康、何夕四位作家,作品量大,影響力廣泛,他們堅持創作直到今天,代表了中國當下科幻創作的最高水準,被成為「中國科幻四大天王」。這一時期出現的新生代科幻作家還有星河、楊平、柳文揚、淩晨、趙海虹、潘海天等。

    這一時期的《科幻世界》雜誌,圍繞以中學生為主體的青少年亞文化群,培養作者和讀者社群,借著新時期中國對於科學教育的重視推廣科幻,並大量引入國外科幻作品。這些科幻作品所傳達的多元化價值追求,遠遠超出了科學教育的範疇。這個時期科幻文學還未能進入主流文化的視野,還只是小圈子的類型文學,但是已經為一二十年後科幻在大眾領域的流行埋下了種子。

    1999年,全國高考作文題是一個科幻命題《假如記憶可以移植》,引發了全國對於科幻題材的關注,《科幻世界》的月銷量達到40萬冊,成為全球發行量最大的科幻雜誌。這一年參加高考的考生中包括電影《流浪地球》的導演郭帆和製片人龔格爾。 

21世紀初(1999-2010)

    隨著20世紀末高考作文題事件,眾多青少年作者和讀者進入了科幻領域,幾年之後,隨著中國進入互聯網時代,無數科幻社團和網絡論壇在中國各大城市出現,形成了一個具有鮮明特色的青年文化群體。一批生於上世紀80年代前後的,更加年輕的科幻作家開始湧現,這些作家包括陳楸帆、郝景芳、夏笳、江波、遲卉、飛氘、長鋏等,他們的作品最早也是在《科幻世界》雜誌發表,但影響力已經開始擴展到其他文化領域的人群和平台。這些作者的作品更具有個性化色彩和時代氣質,將許多科幻領域之外的文學類型和小說技巧帶進了科幻中。然而此時中國科幻的領軍人物,依然是上世紀開始創作科幻的劉慈欣,2006年他的長篇代表作《三體》開始在《科幻世界》連載。

    此時除了科幻世界,還有許多其他科幻發表平台,如《九州幻想》《世界科幻博覽》《科幻大王》等,許多科幻領域之外的文學刊物,也紛紛開始發表科幻,但科幻發表和討論的主戰場,已經開始向網絡論壇和電子雜誌轉移,許多科幻愛好者還開始了關於科幻電影的嘗試。 

《流浪地球》劇照 《流浪地球》© 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最近幾年(2010-)

    2010年前後,中國科幻環境再次發生較大變化,一方面,隨著發表科幻的平台變多,《科幻世界》不再是中國科幻的唯一代名詞,整合華語圈科幻力量的華語科幻星雲獎成立,每年舉辦一次中國科幻大會,對一年來的華語科幻作品進行總結。另一方面,隨著微博、移動互聯網等新的網絡工具的流行,劉慈欣的《三體》系列開始被大規模傳播,吸引了大眾領域對科幻的關注,幾年後,這種關注隨著《三體》獲得雨果獎達到頂峰。

    科幻的流行,正好與近幾年中國文化市場的 “IP”熱潮重合,大量資本開始進入科幻市場,數家經營科幻的公司成立,多個科幻主題徵文比賽出現,關於科幻的學術研究論文紛紛發表,中國科幻與海外的交流也愈加頻繁。更加年輕的科幻作者開始嶄露頭角,尋多作者開始採用與科幻文化公司簽約的方式來經營自己的創作和收益。許多科幻改編電影的製作被提上日程,關於「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討論出現,並隨著2019年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的上映成為現實。

    中國科幻將走向何方,我們還將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