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電影中的科幻世界
從巴伯斯貝格出發,到太空旅行

法斯賓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間》劇照(局部)
法斯賓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間》劇照(局部) | © 法斯賓德基金會

大約100 年前,德國電影裡首次出現登月的情景。此後德國製作了多部可以和好萊塢大片媲美的長盛經典作品。

作者: 厄恩斯特∙施萊肯貝克(Ernst Schneckenberg)

    早在1902年電影業的早期,就可以在喬治·梅里愛(George Méliès)導演的電影《月球旅行記》(Le Voyage dans la Lune)中看到人類登月的情景,這部電影以科幻作家朱爾·凡爾納(Jules Verne)的同名小說為基礎,和正確的科學事實相比,影片更為關注的是人類的想像力。25年以後,德國電影首次出現了登月一幕,這是弗里茨∙朗(Fritz Lang)導演的影片《月裡嫦娥》(Die Frau im Mond),該片製作複雜,拍攝時啟用了影片《大都會》(Metropolis)的部分技術人員。1929年10月15日《月裡嫦娥》在柏林烏法宮(UFA)電影院舉行了首映會,出席的重要人士除了媒體大亨阿爾弗雷德·胡根貝格(Alfred Hugenberg)和美國大使,還有諾貝爾獎得主愛因斯坦,後者可以說保證了本片的科學嚴肅性。事實上弗里茨∙朗在涉及登月火箭的相關事務方面,聘請了當時的火箭研製先行者赫爾曼∙奧伯特(Hermann Oberth),他研製的火箭不僅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日後製造的太空火箭類似,而且也與戰爭中使用的V1和V2火箭相同。所以納粹德國的秘密警察下令銷毀所有為此電影製做的火箭模型,以便對新武器的研發進行保密。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弗里茨∙朗為拍攝電影發明的火箭起飛倒數計時環節後來的確成為載人火箭起飛前的固定程式。
 
    弗里茨∙朗這部長達三小時的太空電影是UFA電影公司的最後一部大型默片,之後截至1933年,有一系列大成本電影緊隨其後問世,它們都被打上烏托邦的烙印。這些電影都是關於大型技術項目的科幻片,例如影片“F.P.1 Doesn’t Answer”講述的是人們為了加強歐美之間的飛行交通,在大西洋建造巨型降落台。影片《隧道》(Der Tunnel)講的是在歐美之間建造地下通道,影片《黃金》(Gold)反映的是在核反應爐的幫助下,鉛變成了黃金,古老的煉金術夢想得以成真。在其中兩部電影中,漢斯∙阿爾伯特(Hans Albert)扮演的德國英雄完成了技術上的創舉。

告別太空 

    1933年之後,納粹德國的電影政治專注於內容明朗且富有戲劇性的題材,此後納粹政府斥資拍攝了多部有關歷史領袖的歌功頌德的大型電影,如《歐姆克呂格》(Ohm Krüger),《弗里德里希大帝》(Der große König),納粹政權對能給人類帶來福祉的科技英雄沒有興趣。1943年正值二戰期間,UFA電影公司為紀念公司成立25周年製作了電影《男爵明希豪森歷險記》(Baron Münchhausen),在電影中漢斯∙阿爾伯特扮演明希豪森男爵,登上了月球,不過他乘坐的不是火箭,而是炮彈。
 
  •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 Bavaria Film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 Bavaria Film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 Bavaria Film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局部)
    50年代在冷戰的陰影下,科幻電影在美國進一步發展壯大,成為流行的電影類型,同類型的關於未來的電影也在蘇聯蓬勃發展。同一時間德國受到了戰爭重創,人們更願意在反映故鄉的電影中尋找歸屬感和安寧,而對表現科技前景和征服宇宙的電影沒有興趣。就算電影製作者有這樣的想法,也會因為缺乏資金而以失敗告終,況且當時的德國人不具備相應的技術知識,這就更是一個障礙了。 

民主德國的太空電影 

    聯邦德國60年代的電影業沒有發生變化,但東德在1960年繼弗里茨∙朗的《月裡嫦娥》之後首次嘗試拍攝太空電影。影片叫做《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飛船》(Der schweigende Stern),這是在東德影院上映的第一部科幻電影,是《人造衛星1》(Sputnik1)上映後的兩年半。《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飛船》由波蘭科幻作家史坦尼斯勞·萊姆(Stanisław Lem)的同名小說改編,彩色寬銀幕片,講的是飛向金星的科研遠征,製作費用非常昂貴,由位於巴伯斯貝格的德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DEFA)與波蘭電影公司聯合製作。當時人們打趣道,由於《前往金星的第一艘太空飛船》中科幻未來的佈景,東德一年的電影製作都泡了湯。
 
    10年以後,德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製作了一部本公司歷史上最為昂貴的電影——《信號——太空歷險記》(Signale-ein Weltraumabenteuer),同樣也是德國波蘭聯合製作。德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60和70年代製作的科幻電影與《星球大戰》以及美國其他類似的影片如《星際迷航》(Star Trek)在內容上有所不同,美國電影主要刻畫了人類在太空的爭端,而德國影片塑造的是太空人的故事,這些太空人都是多國選送的科學家,同時影片也保證了科幻的觀賞性,值得一提的還有影片《星塵》(Im Staub der Sterne)。但在觀賞性這一點上,從長期效果來看德國電影有限公司製作的電影並不能跟美國製作的越來越複雜的大片相比,所以這段歷史就成為德國電影有限公司歷史上一段有趣的章節。

電視裡的科幻 

    60年代美國和蘇聯競相通過登月的影片爭奪公眾的注意力,那時在聯邦德國人們也第一次目睹了太空歷險,不過不是在影院的銀幕上,而是在電視機熒屏上。1966年9月德國公共廣播聯盟開始播出7集的科幻劇《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Raumpatrouille. Die phantastische Geschichte des Raumschiffes Orion),每兩周的周六晚在新聞之後播出。該劇由德國公共廣播聯盟的子公司巴伐利亞電影有限公司在慕尼黑蓋瑟爾卡斯泰克演播室製作,花費了340萬馬克,是當時德國電視業最昂貴的電視製作,該劇收視率極高,很快就成為經典作品。本文作者當時也是對太空船非常感興趣的眾多年輕觀眾之一。該電視劇激動人心,令人耳目一新,之前人們只在電影院裡看過類似的美國電影。讓人失望的是,本劇只有7集,沒有後續。大約25年之後,這部電視劇在1990年被重新剪輯,晉級為一部影院的熱門電影。當然這也是人們的懷舊情懷所致。
 
    《太空船獵戶座號歷險記》是德國電視熒幕上僅此一例的太空劇,美國劇《星際迷航》後來在德國也有很多著迷的觀眾。之後也有人嘗試模仿美劇,製作德國本土的科幻劇。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羅倫·艾默烈治(Roland Emmerich),他1984年在士瓦本地區廢棄的洗衣機工廠拍攝了電影《諾亞方舟法則》(Das Arche Noah-Prinzip),影片講述一個發生在太空站的故事。人們嘲笑艾默烈治是士瓦本的史匹堡,後來他去了美國,1996拍攝了一部有關外星人入侵的電影《天煞-地球反擊戰》,成功變身為好萊塢「災難片大師」中的領袖人物。 法斯賓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間》劇照(局部) 法斯賓德影片《世界旦夕之間》劇照(局部) | © 法斯賓德基金會

科幻電影——電影產業的小眾產品 

    自70年代起德國斷續出現過個別科幻電影,它們都是使用活動佈景的低成本製作,這些影片表現了社會的災難性衰敗,例如賀瑪∙桑德斯(Helma Sanders)拍攝的《蛾摩拉最後的日子》(Die letzten Tage von Gomorrha),萊納∙埃爾勒(Rainer Erler)拍攝的《佳尼美德行動》(Operation Ganymed),後者明顯受到了經典科幻影片《人猿星球》(Planet der Affen)的影響。由法斯賓德導演,西德廣播公司製作的上下集影片《世界旦夕之間》(Welt am Draht)是一部富有原創性、製作精彩的傑作,該片起先在電視上播放,後來由於法律糾紛停播,時隔37年即 2000年才允許再次播出。在《黑客帝國》的「虛擬實境」成為科幻電影標準題材之前,《世界旦夕之間》就已經展示了虛擬世界設下的陷阱,電影情節是在一個偵探愛情故事中展開。法斯賓德和攝像師米夏埃爾∙巴爾豪斯(Michael Ballhaus)通過獨特震撼的手法,成功地完成了這部作品,影片中存在大量設有鏡子的情景,主人公在此必須要直面自我的虛擬鏡像。《世界旦夕之間》雖然是一部電視作品,但它卻是德國電影業中屈指可數的幾部精彩科幻影片之一。遺憾的是,這部作品是德國業界歷史上僅有的特例,其命運跟弗里茨∙朗導演的影片《大都會》、《月裡嫦娥》一樣,德國電影有限公司拍攝的太空電影同樣也只是曇花一現。在德國,科幻影片沒有變成獨立的類型,它既沒有能夠在電影界,也沒有能夠在電視界立足成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