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工作時間外保持通訊暢通
不再隨時候命

時刻保持通訊暢通使得“真空時間”不再可能
時刻保持通訊暢通使得“真空時間”不再可能 | 圖片(局部)©Fotowerk – Fotolia.com

心理學家認為,通過智能手機隨時候命會讓僱員身心俱疲。一些德國企業開始認真對待這一問題。

作者: 伊娃·齊默霍夫(Eva Zimmerhof)

  周五下班後一小時,手機鈴聲響起。也許瑪蒂娜本不該接電話——她並非經理,只是普通職員,但這樣似乎顯得有些不太禮貌。她的上司還是直截了當地在電話中表示,她的專案成果不太盡如人意。一小時後,她又收到了上司的郵件,讓她周一早晨到辦公室見他。瑪蒂娜不得不一直惦記著這件事,幾乎無法入睡,她的周末基本上也就這麼毀了。

  這是一個杜撰的場景,卻是當今職場生活的鮮明寫照。根據資訊技術協會Bitcom在2011年聖誕假期前公佈的一項研究,71%的受訪僱員表示,即便在假期他們都必須保持手機和郵件暢通。另有多項調查顯示,晚間和周末時刻候命的員工比例佔總職場人士的27%至88%。普遍來看,女性更容易被聯繫上:Bitcom的調查顯示,隨時候命的女性比例為四分之三,而男性的這一比例相對只有三分之二。“在現代社會中,隨時保持通訊暢通已經是一種普遍現象了。”法蘭克福大學職業與組織心理學教授迪特·查普夫(Dieter Zapf)說,“此外,年輕一代對智能手機的依賴度程度更高,他們時刻都在使用手機,並且通過手機隨時保持私人聯繫。”

為何僱員難以抗拒?

  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中,保持通訊暢通在各領域都已是一種迫切需要——譬如某家企業希望進軍國際。對於管理者來說,隨時隨地保持電話和郵件的持續暢通無可厚非。但為何普通員工也不能倖免?他們並沒有義務在下班後必須保持聯繫——即便是配備了工作手機,這一切看起來也實在荒謬。

  “如果確實有必要在工作時間以外保持通訊暢通,那麼最好能夠形成書面規定,對於額外的工作量僱員也有據可依。”慕尼黑的勞工法律師福爾克·雷曼(Volker Lehmann)表示,“否則,將額外工作作為加班來處理將會十分麻煩。”

實現自我,犧牲健康

  壓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雇主通常並不向僱員支付這些超時工作的工資。人們如此樂於保持隨時候命的原因之一是:部分人需要通過智能手機來實現自我。“如果上司在下班之後來電,這當然表明了個人的重要性。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就是自我價值感的體現”,迪特·查普夫解釋說。儘管人們對於時刻候命所引發的壓力的態度不盡相同,職業心理學家還是告誡大家警惕無法從思想上擺脫工作困擾所帶來的“有害影響”。若休息時間無法得到保障,體力和精神會不斷被消耗。從睡眠障礙到職業倦怠,這些都是可能出現的症狀。此外還有對社會生活方面造成的影響:“如果父親在家中每隔半小時就要拿起手機通話,這顯然會激發家庭矛盾”,查普夫說。

  儘管如此,大多數企業目前並沒有嚴肅對待這一問題,原因之一就是他們的僱員並沒有對此表示抱怨。然而根據聯邦心理治療協會的資料,僅從2004年到2011年因精神疾病造成的缺席紀錄就增長了十四倍。這對企業造成的生產損失不可低估。

  “個體員工通常沒那麼容易違抗上司的決定”,勞工法律師雷曼解釋說,“然而在德國,企業工會在勞動時間和勞動保護這些議題上有共同決策的權利。這意味著,有責任心的企業工會能夠干預企業主管的不合理要求——特殊情況下甚至可以採取法律手段。”

1100名大眾員工得到企業工會的保障

  自由時間不容侵犯——人們對此領悟很晚。與之相關的是汽車生產廠商大眾集團的企業工會在2011年底取得的一次意義重大的勝利。根據一項企業規定,工作結束三十分鐘之後郵件將不再被轉發至工作手機,而只有在工作開始之前的三十分鐘這些郵件才能再次被調出來。雖然這一規定不適用於經理級別的管理者,但仍有超過1100名員工得以保障,在下班之後不再被工作郵件干擾。

  緊隨大眾集團步伐的是寶馬、彪馬、E.on、德國電信、拜耳等一些企業。例如能源企業E.on規定,下班二十分鐘之後不允許進行工作郵件往來,而德國電信也被員工敦促加強自我規範。根據該電信企業作出的一項承諾,除緊急情況外,企業員工不得在其休閒時間內被打擾。

  最近一項舉動是聯邦勞工部部長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2012年六月敦促出台明確規章。企業必須明確定義,哪些員工需在哪些情況下保持通訊暢通,此規定意在保障僱員不被超額工作所累。“休息時間應處於信號真空狀態。”勞工部長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