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插畫
一門獨特的藝術

唐娜·喬·納波里《威尼斯的女兒多娜塔》插圖
唐娜·喬·納波里《威尼斯的女兒多娜塔》插圖 | 照片:© 亨麗埃特·索旺

插畫藝術正在德國蓬勃復興。鑑於電腦技術的廣泛應用,人們對傳統手工插畫的關注和讚賞與日俱增。

作者: 安德烈亞斯·普拉特豪斯(Andreas Platthaus)

  博洛尼亞兒童書展是全球插畫行業最重要的盛會。2016年,德國被指定擔任書展貴賓國,這正體現了對於舉世矚目的德國插畫師的肯定。因為在博洛尼亞,圖書插畫十分受重視。儘管過去十年,插畫行業在德國也贏得了不少聲譽,然而迄今為止,德國本土對這項職業的重視卻仍落後於國際水準。

用電腦做實驗

  正是由於電腦技術的廣泛應用,人們對傳統手工插畫的關注與讚賞與日俱增。不僅插畫界是這樣,排版體系等其他行業同樣如此。然而,回歸傳統的插畫師絕不是要從根本上放棄電腦的使用,而是常常將資訊技術的各種手段與其個人風格有機結合起來。沃爾夫·埃爾布魯赫(Wolf Erlbruch)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他身為全球最成功的插畫家之一,最近利用電腦繪圖,但也並沒有因此掩蓋他獨特的畫風。

  不過,擁有1300名會員的德語區最大的插畫師協會“插畫師組織”卻抱怨,該組織所代表的這個職業群體享受的工作待遇並不好。儘管從本世紀初開始,各大報紙和雜誌為了與早已被濫用的照片區別開來,越來越傾向於重新使用插畫,然而插畫的報酬卻止步不前。

來自低收入國家的動畫片

  繪本、動畫片、漫畫等勞動密集型行業的薪酬並沒有隨著大眾關注度的上升而同步增加,而另一方面在電腦輔助製作的壓力下,人們越來越希望畫師能夠迅速完成作品。

  動畫片製作由於需要大量人力,因而幾乎全部是在工資水準較低的國家完成。在德國圖書市場上,漫畫、繪本等插畫作品仍然沒有享有與法國、意大利、日本、美國等相同的地位。因此,大多數德國插畫師都不得不在工作中拓寬廣度,這不利於他們形成具有個人特色的風格。個性化線條、獨一無二的風格。

  • 《牙刷》,《美國插畫年刊》第20號封面 © Amilus Inc.
    《牙刷》,《美國插畫年刊》第20號封面
  • 阿克塞爾·舍夫勒《波西和皮普》 © Carlsen出版社
    阿克塞爾·舍夫勒《波西和皮普》
  • 弗朗齊絲卡·諾伊伯特、安徒生《夜鶯》 © 弗朗齊絲卡·諾伊伯特
    弗朗齊絲卡·諾伊伯特、安徒生《夜鶯》
  • 尤塔·鮑爾《大嗓門媽媽》插圖 © Beltz出版集團
    尤塔·鮑爾《大嗓門媽媽》插圖
  • 米夏埃爾·佐瓦的插畫 © Antje Kunstmann出版社
    米夏埃爾·佐瓦的插畫
  • 菲利浦·威希特《飛翔的雅各》 © Beltz und Gelberg出版社
    菲利浦·威希特《飛翔的雅各》
  • 羅特勞特·蘇珊娜·貝爾納《奧斯卡》插圖 © Gerstenberg出版社
    羅特勞特·蘇珊娜·貝爾納《奧斯卡》插圖
  • 《敘事詩大全》,塔蒂亞娜·豪普特曼插圖 © Diogenes
    《敘事詩大全》,塔蒂亞娜·豪普特曼插圖

  而個人風格是畫師取得個人成就的重要前提。對於目前活躍的插畫師中最有名的幾位,公眾都已形成特定的欣賞方式,並能辨認出其各自鮮明的個性化線條。這些插畫家包括:沃爾夫·埃爾布魯赫(Wolf Erlbruch)、羅特勞特·蘇珊娜·貝爾納(Rotraut Susanne Berner)、克里斯多夫·尼曼(Christoph Niemann)、尤塔·鮑爾(Jutta Bauer)、菲利浦·威希特(Philip Waechter)、弗朗齊絲卡·諾伊伯特(Franziska Neubert)、尼古拉斯·海德爾巴赫(Nikolaus Heidelbach)、薩比娜·威爾哈姆(Sabine Wilharm)、沃克爾·福勒(Volker Pfüller)、安珂·福伊希滕貝格(Anke Feuchtenberger)、克勞斯·恩西卡特(Klaus Ensikat)、薩比娜·弗里德里克森(Sabine Friedrichson)、阿克塞爾·舍夫勒(Axel Scheffler)、塔蒂亞娜·豪普特曼(Tatjana Hauptmann)、米夏埃爾·佐瓦(Michael Sowa)、亨麗埃特·索旺(Henriette Sauvant)、漢斯·特拉克斯勒(Hans Traxler)、比奈特·施洛德(Binette Schroeder)和亨德利克·多爾加滕(Hendrik Dorgathen)等。

  以上列舉的這些人當中幾乎沒有動畫藝術家或漫畫家的身影,這並非偶然。因為人們對插畫的認識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圖書和雜誌市場的影響,儘管對這一行業的一些年輕代表(例如克里斯多夫·尼曼就是個典型)而言,二者的界限早已消失。現在,如果有新人想要進入插畫市場,他首先就要準備好憑藉自己的畫作在網上和智能手機上立足,而這當中經常需要包含動畫元素。

“好看的圖書”原則

  插畫正逐漸脫離它曾經緊密依附的“文字”。“插畫”這一概念的拉丁語詞源“illustrare”表明了它最初的功能,即通過附上的圖畫來解釋文字。然而,如今的插畫在理想情況下,最好是脫離文字也能理解,因為這樣一來,它就可以在全球範圍內欣賞並推銷。這使得插畫師與過去相比,作為藝術家的獨立性更強,因為現在,作為插畫作品基礎的不再是外部的文字,而更主要的是插畫師自己的創意。

  但同時,電子書帶來的挑戰使得德國人開始回歸“好看的圖書”這一原則,這一點正好可使插畫師獲益。精美的圖書設計和裝幀應成為印刷品的有力賣點,而近年來,傳統文學出版社推出的插畫圖書的數量也有顯著增長。

全新的集體認同感

  因此,與動畫或漫畫不同,圖書插畫在德國除了法蘭克福書展和萊比錫書展外,竟然沒有專門的行業大會,這一點著實令人詫異。

  在人們一貫的印象中,插畫師都是獨立埋頭工作的,不過,法蘭克福的“Labor”和柏林的“Monogatari”等聯合藝術工作室正在慢慢糾正這種印象。同時,“插畫師組織”的會員在不斷增加,同樣說明在德國,行業的集體認同感正在形成,插畫這門藝術也在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