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中國小眾出版
探討出版的可能性

《在克拉科夫的十日》攝影書內頁
《在克拉科夫的十日》攝影書內頁 | Photo: ©Jia Zazhi

受到當下數位化潮流的影響,國內獨立出版既不繁榮也不蕭條。但經過獨立出版人不斷地實驗,小眾出版物正呈現出更多樣的形式,承載更豐富的理念。
 

作者: 愛米

全世界的人都在說印刷媒體日落西山,數字媒體才是未來,但也仍舊有相當多的雜誌、報紙、畫冊誕生。正如英國雜誌《Monocle》所說,媒體自己內 容做不好,可不要怪時勢。同時,在一個全人類都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創立自己的發聲平台、意見領袖越來越受到重視的時代,受眾樂於聽到豐富的、迥異的聲音,著 迷於萬花筒般的觀點表達,這為主流出版以外的小眾出版創造了比以往更大的讀者群。中國小眾出版的出現有其歷史背景的原因,受到出版政策因素的影響,私人無法註冊新的出版社,獲得正規出版所需要的書號、刊號,並在書店及報刊 亭、卓越亞馬遜等主流銷售渠道進行銷售,和國外對小眾出版(或曰獨立出版)的定義不甚一致。即使有著政策的限制,但近些年,仍舊有不少熱愛紙質媒體的年輕 人在全國乃至全球範圍內進行自發性創作,自主印刷出版限量的雜誌、畫冊、藝術家手工書等紙質出版物,通過一些獨立書店、買手店寄賣,或在淘寶等電商網站銷 售。網路社交媒體的繁榮,為以往處於半地下狀態的小眾出版提供了更多的曝光機會,極小範圍的傳播如今得以接觸到更多的大眾。當然,小眾出版之所以小眾更多 的是因為其內容本身就小眾,小說、詩歌、攝影、插畫創作等範疇,乃至鄉土建設、有機生活等新興的主題,相對於大眾群體更關注的吃喝裝扮等內容,仍舊是不那 麼主流和親民的。

縱觀大陸區域近些年的小眾出版項目,無法以繁榮或蕭條來形容,它似乎就一直存在在那裡,有一批出版項目不再繼續,又有一批新出版項目誕生,像是 一個沒有高潮的故事。當一個媒體報導了某一批小眾出版項目,就會在某一段時間突然出現一堆小眾出版專案的報導,風來風去,小眾出版的小鳥仍舊站在牠們的枝 頭。因為小眾出版多是個人或鬆散的團體行為,且多數並非盈利項目,所以,出版物的持續性一直是比較大的問題,這其中涉及到印刷資金、出版物的製作和銷售管 道的開拓所需要投入的精力等方面的問題。當然,仍舊有不少的小眾出版單位在以一己之力,陸續在出版及手工印刷、出版物展覽、小眾出版書市等領域埋頭耕耘。 本文中,我們選取了視覺領域的小眾出版社或限量印刷品來進行介紹。

攝影類出版的擴張

由關注攝影的線上博客延伸出的 “假雜誌”社,致力於中國年輕攝影師作品的發行與推廣,其陸續出版了孫彥初、劉垣、塔可、楊圓圓、蘇文等攝影師/藝術家的畫冊,並且代理銷售國內外的小眾 出版的攝影畫冊,近年活躍於國內外的攝影節、攝影書市,成為了中國小眾攝影出版社的代表。

以對攝影愛好者及大眾為物件做攝影普及教育的OFPiX工作室,由在大學院校教授攝影的老師任悅發起,她創立的攝影網站“1416教室”,曾發佈了《攝影如奇遇之還鄉》盒子等出版專案,該專案的原點“還鄉計劃”仍舊在網路上延續。

由雜誌編輯和攝影師創辦的Same Studio,非常低調地推出了多本具有實驗性的攝影Zine;, 如國內外多位元攝影師集合的《Lifestyles》、活躍的青年攝影師任航的《Food issue》、Same創辦人之一袁小鵬的《Same Paper vol. 1: Free Park》等,在印刷的紙張與尺寸、圖像的可能性上進行探索,相對走攝影畫冊路線“假雜誌”而言,Same薄薄的冊子更多融合了影像雜誌的特性。除了各種以攝影為主題的小眾出版社、工作室,還有不少攝影師出版個人的畫冊、影像Zine:作為私攝影領域先鋒的編號223除了與出版社發行其 個人旅行攝影文字書、攝影畫冊外,還通過其創立的個人影像Zine《VERSATILE》,不定期發佈一些更為私密、實驗性的攝影作品;廈門攝影師/設計 師董攀的《Nothing.cn玩生活》幾乎在每年底出版一期,至今已出版七期,黑白的膠片攝影、隨意的文字,好像年終的總結一般,是他朋友間廣為流傳的 新年禮物。除此之外,中國一眾年輕攝影師林舒、楊弘迅、任航、遊莉等,都會不定期出版自己的攝影畫冊。

不溫不火的雜誌類

相對如火如荼的攝影類小眾出版,雜誌因為牽涉到的人物資源、線索比較多,需要投入的精力也更多,但銷售價格通常都不會超過50元,種種原因導致 小眾出版中,雜誌的誕生和延續不易。2007年,筆者愛米和攝影師編號223創立的青年創作視覺類雜誌《TOO》曾出版了一期,之後做了時尚x攝影的展覽 項目,但出版項目進入停滯階段;廈門的自然生活類Zine《SALT鹽巴》在近幾年斷斷續續地出版了5期,每期雜誌在40-50頁左右,控制在 300-500本的印量,市場比較好消化;在北京創刊的美食生活Zine《吃的Really Want》,視覺風格隨意,薄薄的頁數採用騎馬釘,700本左右印量在北京、上海一些店鋪免費派發。杭州的DREAMER factory新推出了《P. s: under the rose》口袋書,結合書與雜誌的形式,裝幀創新而別緻。

插畫及手工書實驗

有部分的小眾出版愛好者選擇了手工製書的方式來分享自己或同伴的創作,解決了大部分的印刷廠對於起印量的限制問題(幾百本起),同時自己也可以 在印製方式上獲得更自由的探索空間。漫畫創作平台型的雜誌及個人作品集式的方式,在另類漫畫圈算是極為流行的。居住在北京的插畫師/藝術家煙囪參與主編了 另類漫畫《SPECIAL COMIX》(簡稱SC)和《敘事癖》,為愛好漫畫的年輕創作者提供了作品發佈的平台。前者在國際漫畫節上獲獎,後者早期採取低成本的黑白複印、小開本訂 裝方式,至今已出版九期。上海的插畫師周運疇以“奶粉周”的名字創立了他的個人Zine《丟哪Zine》,同樣是用影印機複印並在其上隨手作畫,讓每本都 是唯一;居住在北京的青年藝術家溫淩以印表機、普通色紙,列印和手工裝訂他個人的插畫書《One Day in My Life》、《54boy》等,獲得很low-fi的視覺效果⋯⋯ 對於動手能力強大的一眾畫家、插畫師來說,手工製書的確是小眾出版中最具有解放意義、最自由的方式。

小眾出版週邊延伸

隨小眾出版浪潮而起的還有包括“印物所”、“加餐麵包”等手工印製工作室的出現,他們在印刷工藝上進行各種探索與嘗試,力圖展現印刷品原初的魅 力。“加餐麵包”背後的香蕉魚書店曾印刷出版了青年攝影師陳思然、日本攝影師野田若葉等的畫冊,今年他們在上海開設印刷工作室,推廣自動謄寫版印刷 (Risograph),為國內藝術展覽及藝術家印製雜誌、畫冊,並合作出版新的Zine。

另一方面,大陸各地的攝影節、廣州書墟等有關視覺與出版的活動中,也特別設置了小眾出版的環節,逐漸形成了小型的小眾出版市集,讓更多的受眾接觸並認識中國小眾出版的代表作品及其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