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二線城市中的美術館建設
二線城市的“畢爾巴鄂”夢

廣東時代美術館展覽內景圖
廣東時代美術館展覽內景圖 | Photo: © Times Museum

當談及一座美術館與一座城市的關係時,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將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帶動整個城市發展視為成功範本,以此共勉。對於中國的二線城市而言,他們更是個個都懷揣著一顆“畢爾巴鄂”夢。

作者: 羅穎

在業態相對完整的北京,以及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美術館升級戰的上海之外,二線城市憑藉美術館挺進當代藝術視野的路線幾乎出奇的一致,其中,尤以地產商驅動的 私人美術館為典型。例如深圳的OCAT 、廣州的廣東時代美術館、蘇州金雞湖美術館、南京四方美術館等。除了註冊非營利機構為企業帶來的隱性稅收福利外,美術館對地產的反哺效應也是顯而易見的。 “當時的想法是有華僑城的地方就有美術館,作為對到華僑城旅遊的人及華僑城的業主的一種承諾。” OCAT總館館長欒倩說。2012年,華僑城藝術計畫走出珠三角,陸續在上海、北京、西安、武漢四個城市建立OCAT分館,打造全國最大的美術館群。無論 在深圳總部,還是西安新館,“連鎖”美術館的建築主體均延用、改造樓盤項目出售後遺留的售樓部。相比十年前同樣脫胎于房地產的成都上河美術館、瀋陽東宇美 術館、天津泰達美術館,因資金鏈出現鬆動或投資人的投資方向和喜好發生轉換而難逃無以為繼的命運,近年出現的美術館似乎都顯得相對謹慎,他們都很清楚美術 館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經典的“開場白”,如何打好這場曠日持久戰才是勝利的關鍵。要知道,畢爾巴鄂古根海姆除了出自弗蘭克•蓋裡之手的奇美建築,更重要的是他們常常展出的是畢卡索、塞尚、康定斯基、保羅•克利和安賽爾姆• 基弗的作品。這一點,譚國斌看得很明白,“有了一個美術館,並不代表它就成功了,還得看藏品是否豐富。如果沒有藏品,那只能是一個空殼。一個美術館是用藏 品來說話,不是用一棟房子來說話。”在最近的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開館展上,譚國斌就自豪地拿出了88組藏品,而這還只占到他收藏總量的八分之一。藏品的 確是衡量一座優秀美術館的必要條件,但在中國,它目前還不是唯一條件。“以展代藏”,就是現存於許多美術館身上的普遍現象。比如已有近五年歷史的廣州時代 美術館,館長趙趄告訴我們,時代美術館現時以“無藏品美術館”的方式規劃展覽和進行相關運作。儘管針對個別的、因應時代美術館專案創作的藝術家作品,美術 館也會進行一次性的收藏。但目前美術館並沒有長期的收藏計畫,展覽專案以實驗性、過程性和研究性的非永久陳列項目為核心,主要還是將展覽作為兼顧國際性和 在地性的知識交流和生產平臺。

人們都說收藏藝術品永遠嫌口袋裡的錢不夠,做美術館也同樣如此。幾乎憑一己之力創辦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譚國斌就算過一筆賬,僅公共教育和日常運 營部分的預算,大概每年要投入1000多萬,這個數目還不包括展覽的費用。在這1000多萬中,他寄希望於政府能提供一部分補助;其次,尋找湖南一些大型 企業贊助;而餘下的60%都由他自己來承擔。同樣由他創辦的“藝術長沙”,已連續舉辦了四屆,資金是擺在他面前最大的難題。沒有企業做支撐的他,曾多次表 示希望政府能接受這座城市裡唯一的一個當代藝術盛會。

即使運營一座美術館困難重重,即使當地沒有藝術家資源、沒有畫廊、沒有市場,也無法阻擋二線城市那顆美術館的心。每座美術館都在絞盡腦汁適應 與所在城市合拍的節奏,填補與當地那些幾無藝術經驗的觀眾之間的鴻溝。比如西安美術館一半傳統一半當代的定位就是基於西安太強大的傳統,當代則很邊緣的現 狀。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開館時又在湘江邊點燃了焰火。對他而言,就是要讓藝術的邊界燃燒到普通市民中。煙花雖易冷,但他更期待的是造勢過後,能讓更多的 藝術家走進湖南,發展更多的本土藏家。

很難說是古根海姆博物館締造了一個關於畢爾巴鄂的神話,還是畢爾巴鄂這座獨特的城市賦予了它不同尋常的魅力。在美術館蔚成風潮的二線城市,私 人藏家希望借美術館來啟動當地的藝術生態;政府和地產商想借藝術之力,攀經濟的高枝;美術館無疑成為民間力量投身當代藝術的教科書。二線城市的美術館正朝 著“畢爾巴鄂”之夢奔跑,它就是一場馬拉松,誰能成為個中翹楚,最後拼的是體力和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