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在汉堡的国学课
存在儲蓄帳戶中的國學

Traditioneller Gruß
Photo: Martina Bölck

位於德國漢堡的致謙學堂,中國傳統教育在這裡重新興起並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作者: 瑪蒂娜(Martina Bölck)

一個寒冷的周日上午,9點剛過,漢堡埃米爾-克勞澤-文理中學的院子裡逐漸聚集滿了華人小孩,父母帶他們來參加致謙學堂每周一次的課程。該課的特點在於:課程內容是學習古典文本中的中文,並且完全採用中國傳統的教學方法進行授課。

大部分身居海外的華人都希望他們的孩子能夠掌握母語,並且能瞭解中華文化。很多孩子因此要在周末參加額外的課程。如今,幾乎每個德國大城市的周末補習學校 都開設了中文課程,但是僅有這些課程遠遠不夠。即使連續學習十年,大部分的孩子也無法掌握足夠的漢字來讀懂中文報紙,致謙學堂校長楊嵋如是說。當楊嵋剛剛 成為母親的時候,她就試圖尋找一種有效的方法來教她的孩子中文和中國文化。台灣教授王財貴的一個報告使她茅塞頓開。20多年來,王財貴教授一直致力於維護 傳統的中國教育:朗讀與背誦儒家和道家的經典原文,這樣做能夠使漢字學習變得更容易,還能夠提高語言能力並向孩子傳授生活中的道德規範,因為性格的塑造是 傳統教育中的重要部分。

楊嵋與王財貴一拍即合並在2009年9月創建了致謙學堂,這是歐洲第一所以傳統的中國教學法立校的學校。楊嵋的第一期學員有3名學生,如今已經達到了70 名,年齡在2到17歲之間。該課程費用為每年450歐元。有些外地家長甚至不惜長途跋涉帶孩子來上課。例如,每個星期日,張運霞都要從距離漢堡以東110 公里外的什未林(Schwerin)趕過來,她說她童年的時候學的全都是《毛主席語錄》上面的內容。今天,她非常高興她的女兒能夠接觸到中國古典文學,並 且自己也能和她一起學習。

子曰:學而時習之

最小的學生一開始學習的是《三字經》,這是一部自13世紀就開始使用的教科書,主要是教授學生漢字、歷史知識以及道德知識,例如要愛父母,愛學 習。半年之後,學生開始學習《論語》和其他國學古典作品,例如《孟子》、《大學》和《中庸》。此外還要學習《老子》、《莊子》、《易經》以及學會朗誦古 詩。小孩子當然無法立刻真正領會文章的含義。楊嵋解釋說,學習這些古典文獻就如同在銀行裡開設一個儲蓄帳戶。以後孩子就可以對這些儲存了的知識加以利用。 “現金”當然必不可少,但是只有“現金”確是遠遠不夠的。

這裡的學習方法很簡單:朗讀、跟讀、大聲讀並且反復讀。學生周日來學校裡學習,每天還要在家複習這些學習內容。大聲朗讀能夠培養孩子的語感。恰恰是海外華 人的小孩更需要語感,因為他們平時與父母的交流僅僅局限在日常話題上。此外,在此過程中孩子幾乎不知不覺地學會了認字。因為他們在朗讀的時候用手指指著這 些漢字,堅持一段時間他們就認識這些字了。而學會寫字需要更長的時間。楊嵋胸有成竹地表示,實踐證明這種學習方法要比其他的學習方法有效得多。至於孩子是 要學古典的繁體字還是要學在中國大陸使用的簡體字,這個可以由家長自己決定。理想狀況下孩子兩種文字都學。

這種教育方式在中國實行了上千年,直到20世紀初的革命時期教育領域才發生了深刻的變革:儒學被認為是過時了的,新的口號是“學習外國”。處於引領地位有 影響力的知識份子,如作家魯迅認為文言文過於精英化,並致力將白話提升到文學層面。1912年,也就是中華民國成立的第一年,學校裡就廢除了古文的朗誦。 今天,人們又開始意識到傳統的重要性。以儒家思想為基礎的傳統價值觀和文化傳承教育在今天的教育領域又得以復興。現在,王財貴教授在北京也開了一家學校, 他的想法——將誦讀古典文章變成“自五四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文化運動”得到了很大反響。在一些社交圈中送孩子去讀國學課程是一件很時髦的事情。

葡萄與葡萄酒

楊嵋帶我參觀了學校的教室。一些年長的孩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機械朗誦著課文。有的學生心不在焉,還有一個男孩懶洋洋地半躺在椅子上,一些女孩則帶來了她們 的絨毛玩具。而教材真是名不虛傳:裡面沒有任何圖片。此時,4到7歲較年幼的孩子正在課間休息,在教室裡嬉戲打鬧著。一會兒他們將和楊嵋一起學習朗誦一首 詩。很明顯,她們對此很感興趣。孩子願意來上學麼?楊嵋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學習必須要刻苦,一開始可能有些難,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孩子就會接受這種模式 了。

儘管相關研究表明,背誦在西方教育界中仍然聲名狼藉,卻完全可以成為一種有效的學習策略。楊嵋堅信,中國傳統教育對於人的大腦來說是一種很好的訓練。孩子 通過背誦能夠更快更好地學會這些內容。但是,教育是否也應該包含質詢和闡述的能力呢?對此楊嵋也表示贊同。學習方法因年齡而異。10歲以下的孩子還不能夠 很好地分析問題,但他們有著很強的記憶力,那麼我們就應該在這時候促進孩子的這種能力。在此之後,孩子就可以逐漸開始學習分析問題,到了15歲或者16歲 的時候,他們就能夠更深刻地理解學習到的知識了。這時就可以將童年時候得到的“葡萄”釀成“葡萄酒”。

原則上在學習其他語言的時候人們也可以使用這種方法。楊嵋自己學習的就是印度學,並且和一位美國梵語教授結婚。學員在參加普通的課程之後,還可以學習書 法或者太極,以及古典英語和傳統印度舞。此外,楊嵋嘗試和許多的德國漢學教授溝通,共同探討在大學裡引入這種方法能否對大學生有所幫助。

但是,目前華裔家庭的諮詢就已經足夠楊嵋忙的了。致謙學堂早已衝出漢堡,聲名遠揚。該校一年四次提供為期一周的強化課程,前來參加的有來自全德國甚至歐洲 其他國家的華人。此外,楊嵋還有一個博客,用來為她的想法做些宣傳。2014年秋天,楊嵋和王財貴教授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歐洲巡迴演講。楊嵋甚至還收到了 來自美國的諮詢。現在,到處都有依照致謙學堂模式運作的學校開業。一開始楊嵋想為自己的孩子尋找好的教育方法,如今她的這種個人行為演變成了一種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