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賽璐璐上海
默片與都市文化

《神女》拍攝現場,上海,1934年;
《神女》拍攝現場,上海,1934年; | Photo: Unbekannt

上世紀20年代至30年代的上海老電影近年逐步遺珠重現,最近重映的一部影片竟是遠從挪威的存檔中找到。

作者: 湯惟傑

2014年的6月15日,對上海影迷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就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之際,一部80年前在上海出品的默片,經過修復後重新在上海電影博物館展映。

放映現場氣氛非常熱烈,上海輕音樂團的交響樂配樂,令觀眾驚喜之餘,也使他們明白,原來在默片時期,人們並非是在一個闃寂無聲的環境中欣賞影片,當時會有 樂隊或者留聲機伴奏,以增加觀影的樂趣。從1926年開始,歐美的觀眾已經慢慢熟悉銀幕上的角色開始出聲講話,神奇的聲音把電影帶入了一個新的時代。然而 直至1930年代早期,由於資金和技術的限制,中國電影仍然經歷著它最後的沉默階段。

中國傳統與“物質現實的復原” 相結合

這部默片時代的經典名喚《神女》,標題其實源自一個年代久遠的文學修辭,意指從事出賣自己肉體的卑賤女性。年輕的導演吳永剛在他這部處女作中就展示出了大 師的風範,他用近乎完美的影像語言表達了對身處社會底層的妓女的深切同情:銀幕上特寫一雙男人的腳移向另一雙腳,它們無疑屬於一位女性,然後,它們一同走 向遠處。整個過程含蓄而有力地揭示了女主人公令人悲哀的生涯。凝煉的畫面,圓熟的技巧,既展現了吳永剛對這一來自西方的視覺媒介的精湛把握,也讓我們感受 到他內在的中國藝術氣質。他幾乎本能地找到了一種將中國傳統的含蓄、簡潔的美學風格與 “物質現實的復原”( 筆者按:德國文化學者Siegfried Kracauer 語)這樣的電影本性相結合的可能性。

《神女》的首映時間,是1934年12月12日,地點是新光大戲院,這家影院位於上海城市中心,離最繁華的商業街道——南京路咫尺之遙。如今它還屹立在原地,儘管已顯舊態,卻仍然有許多影迷會去那裡欣賞電影,也藉此回顧一段與這個城市密切關聯的電影歷史。

離“新光”只隔幾個街區的福州路,可能是中國人與電影相遇的最早地點之一。從1897年到1907年的十年中,上海觀眾曾經在茶館中觀看電影,而放映者很 多來自歐美,這其中最大的一家茶館就是位於福州路的“青蓮閣”,現在,那裡是一家外文書店。1908年,在青蓮閣放映電影的西班牙商人雷瑪斯(A. Ramos)結束了他的茶館漫遊,轉而在蘇州河北面的虹口乍浦路建立了上海第一家電影院。許多人認為,這也是中國的首家電影院。

“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 流行於20年代

在《神女》複映後5天,2014年6月20號,影迷們發現上海國際電影節為他們準備了更多的驚喜。一部原本被認為已經消失了的中國默片出現在銀幕上:挪威 國家圖書館在諾爾蘭郡拉納市摩鎮電影收藏中發現了這部影片,並最終確認是1927年上海影戲公司出品的《盤絲洞》。由於1920年代的中國電影作品存世非 常稀少,《盤絲洞》的重見天日,無疑對我們瞭解早期中國電影史增添了重要的例證。

《盤絲洞》的導演,亦即上海影戲公司的創辦人但杜宇,不僅在中國電影史而且在現代美術史上也佔有一席之地,他國畫和西洋畫均有涉獵,並在商業藝術如月份牌 畫方面造詣很深,20年代上海諸多報刊常刊載他繪製的封面和插圖。與此同時,身處上海這個現代都會,但杜宇對“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 德國文學家Walter Benjamin 語)——攝影和電影——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據傳,他因為和朋友集資一千元,從即將離滬回國的外國人手裡購得一架“愛瑙門(Ernemann)”牌電影攝 影機,便立意創辦一家電影製作機構。1922年1月,上海影戲公司的首部作品公映,這也是中國本土創作的最早的故事長片之一。

由於資金規模小,上海影戲公司基本上是一間家庭電影公司,主要創作人員都是但杜宇的親屬或朋友。然而,1927年《盤絲洞》甫一問世,便在上海造成萬人空 巷的景況,票房空前的火爆,南洋地區也爭相訂購拷貝。據但杜宇的好友回憶,這部影片令上海影戲公司盈利高達五萬元,這在當時並不多見,而這番獲利也讓但杜 宇能夠大規模地擴建公司的攝影場,添置了汽車和其他用具和道具,並開始籌劃投拍下一部規模更為巨大的古裝巨片《楊貴妃》。

《盤絲洞》的成功,一方面的因素是它取材於一部著名且讀者眾多的神怪小說《西遊記》,並一度造成了1927年前後上海電影的古裝神怪片的改編潮流,許多家 影片公司拍攝了以《西遊記》為素材的電影;《盤絲洞》成功的另一原因就是但杜宇善於打造電影明星。片中飾演女主角的是但杜宇妻子,上海灘著名的“F.F 女士”殷明珠,她的別名其實是Foreign Fashion的縮寫。作為中國電影最早的一代明星,她在教會學校受教育,會說流利的英文,同時深諳歐美的現代生活方式,她衣著時尚,個性開放,會騎馬, 能開車,她和丈夫可能是中國最早同時擁有兩輛汽車的影壇伉儷。

“上海摩登”

非常有意思的是,挪威發現的《盤絲洞》版本,和當年上海報刊所詳細記載的有所差異。比如,片中一些表現女性角色穿著緊身服裝顯露出身體線條的鏡頭就被刪去 了。這一事實說明,當時部分歐洲國家的電影審查標準,比上海遠為嚴格。《盤絲洞》在挪威的發現也表明,早在1920年代,不僅上海市民在享受著西方物質文 化成果,而且歐洲的民眾也同時接受了來自上海的文化產品。

作為中國最早設立國際電影節的城市,上海擁有數量龐大的觀影人口,這個城市的電影文化和迷影傳統,源自於它獨特的電影歷史。本屆電影節當中兩部默片時代作 品放映時造成的轟動,因此顯得意味深長。也許,這不僅僅是對電影自身歷史的一次致意,也更多地和近20年來對上海的現代性形態的觀察和討論有著密切關聯: 上海因分有現代主義/世界主義文化資源而獲得了“上海摩登”的形象(Shanghai Modern),因而,這所城市在此期間生產的電影隨之成為驗證中國現代性的最佳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