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三億煙民
中華煙民共和國

中國有三億煙民
中國有三億煙民 | Photo: © Lui Chen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煙草消費國與生產國,兼之國民中半數成年男子都是煙民,中國改善本國香煙文化的這條道路依舊漫長、迂迴且怪異。

作者: 陳路(Lui Chen)

由國務院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簽署的最新禁煙法案規定在所有公共場合禁煙。在一個有三億煙民站在各個角落吞雲吐霧的國度裡,即便不是一個中國通,也看得 出在所有公共場所、甚至包括每個小飯館強制推行禁煙令的荒謬性。但正因這項法案試圖改變公眾對吸煙——這項有著深刻而複雜社會根源的消遣活動——的一貫態 度,這一舉措受到了廣泛認可。

中國的禁煙措施始於十七世紀的明朝,當時崇禎皇帝昭告天下,所有癮君子都要被處極刑。而清代的法律更為嚴苛,單單是持有煙草就有可能被砍頭。可即便有這些 嚴厲措施,直到二十世紀初,煙草仍以吸聞或口服的形式在整個中國大行其道。十九世紀,美國進口捲煙來襲。這類捲煙的廣告將香煙包裝為上流社會人士的舶來愛 好,廣告背景往往是二十世紀早期金迷紙醉的大上海。

之後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和毛澤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試圖限煙禁煙。不過黨派領導卻似乎享有豁免權。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是出了名的老煙槍,不時以夾著根煙的姿 勢出現在官方影像上。如今氾濫全國的“中南海”牌香煙原本是毛澤東的特供煙,鄧小平更因執政時期每日煙不離手而知名,他抽的則是奢侈的“熊貓”牌香煙。

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利潤很快成為主導,煙草的生產量和消費量也隨之飆升。中國煙草總公司佔有90%的市場,在該公司的大力扶持下,煙草流通極易,煙稅極低;儘管香煙被禁止在電視和雜誌上做廣告,煙草推銷也未受到嚴格控制。煙民人口增加到幾億,各種香煙牌子也在全國各地湧現,發展出不同的香煙文化。在四川一帶流行的是“嬌子”和“熊貓”,而北方一帶的選擇則是西安的“好 貓”與北京的“中南海”。再往南是中國頭號產煙地雲南,那裡的玉溪捲煙廠投資建設學校、公園及公路;“紅塔山”更走出雲南,成為中國第一銷售品牌。

在中國,任何可想像到的社交場合中,吸煙幾乎是慣例,敬煙也成為無論對熟人或陌生人皆通用的社交禮儀,這是中國獨特的香煙文化。敬煙被視為一種致意方式, 使對方不至因你的在場而感到不自在。參加婚宴的賓客會被奉上擺在銀質托盤裡的昂貴香煙,修理自行車的師傅也會被敬一支煙,以示對其工作的感激。抽煙也逐漸 成為男性陽剛之氣的一種標誌,男人以抽煙增強相互間的認同感和情誼。抽煙喝酒這兩種流行的惡習,成為社交場合中表達恭維與敬意的媒介。

而香煙資訊戰更以一種離奇而出人意表的方式影響著中國文化偶像、公眾人物的外在形象。充滿爭議的上海中國煙草博物館被公認為誘使青少年認同香煙文化的宣傳 陣地,館內展示了一張作家魯迅的肖像,這位上世紀文化偶像的照片附有如下解說:“魯迅戰鬥的日子——與煙相伴。”可在魯迅自己的回憶錄裡,他卻提到了自己 試圖戒煙但終歸失敗的經歷。他在55歲的年紀死於肺結核。而在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家人不得不站出來,為莫言將為中國煙草山東實業有限公司 代言這一傳聞闢謠。一個煙草論壇,貼出了莫言手夾天價“泰山”牌香煙的照片,下附一段文字:“莫言三支煙,一支遙寄北國瑞典,一支珍藏故鄉高密,最後一支 夾於指間,為自己點燃創作的佛光。”控煙專家們懷疑這一謠言正是“泰山”牌香煙製造商散佈開的,而莫言的家人則在微博上聲明:“我父親過去不會,現在不 會,以後也不會代言煙草。”

現今,在中國內地每年有超過140萬人口死於各種吸煙引發的疾病,佔了相應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據國際煙草控制政策評估項目的一項研究表明,多數中國煙民 並不知道吸煙會導致中風以及心臟病。面對證據如此確鑿的健康隱患,中國政府也無法再視而不見了。若干省市已經頒佈公共場合禁煙的法律法規,但在實際執行上 卻仍十分鬆懈,那些遠離主城區的地方更是如此。2014年初,一條禁止各級黨政幹部在公共場所吸煙的通告公佈出來。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代表伯納德•施賀德 博士認為,應當在香煙包裝盒上花更多心思,以關注健康的圖片替代目前印在包裝盒上的那些基本沒效用的文字警告——因為在其它國家,大圖片警語被證實行之有 效。

煙草銷售能夠帶來豐厚稅收,而且煙草行業牽連龐大的勞動人口,由此,中國政府對煙草政策向來抱持極為複雜的態度。公共衛生利益常常同經濟利益發生衝突。這意味著在可見的將來,中國現有的3億煙民,加上新增的煙民人口,以及另外的7.4億二手煙民,仍然會維持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