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源頭無包裝
不製造垃圾的購物方式

設計:柏林NAU 建築工作室
設計:柏林NAU 建築工作室 | Photo: © Michael Brown

零包裝超市——這可行嗎?柏林的兩位女士就正在做這一嘗試。

作者: 尤利亞妮• 維德邁爾(Juliane Wiedemeier)

我小時候一心想要拯救環境,其中一個辦法是從電視裡看來的——在一部系列影片裡,幾個具有環保意識的小孩在購物時把商品所有的包裝都直接拆下來留在店裡,以此來告訴人們,我們每天會製造出多少一無用處的垃圾。我那時也想照著做。

但我母親對此並沒有那麼熱衷。即使她允許我把包裝麥片的多餘紙盒和包裹香蕉的保鮮紙丟進超市垃圾箱,她也絕不會考慮自備一堆瓶瓶罐罐去超市,再把大 米、麵條甚至是牛奶從原先的包裝裡倒騰進去的。於是我在避免製造垃圾方面的熱情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但當我在報紙上讀到“源頭無包裝”這則新聞的時候,兒時 的故事重又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年內即將在柏林克羅伊茨貝格(Kreuzberg)開張的名為“源頭無包裝”的超市,其創意和我那顆幼稚的“環保心靈”想要實現的願望 非常接近。其理念是讓人們放棄包裝這種理念東西,而是把要購買的產品從大的容器中直接裝進自備的瓶瓶罐罐裡。“源頭無包裝”超市裡供應各種商品,從麵條、 麵包和蔬菜這樣的日常食品到伏特加、再到面霜,應有盡有。店家計劃供應的產品多達六百種,其種類與一般的平價超市大體相當。如果買東西的人只是臨時路過或 是忘了自備分裝桶,他可以向店家借用盛器,或是使用可回收的環保紙袋。

零包裝超市的兩位創辦人米麗娜•格里姆波夫斯基(Milena Glimbovski)和薩拉•沃爾夫(Sara Wolf)說,她們兩個在晚上喝酒聊天的時候總是看到廚房裡的垃圾桶被堆得滿滿的,於是便想到了這個主意。在其他人那裡,類似的計劃往往本身也會像垃圾一 樣很快被拋諸腦後,但格里姆波夫斯基和沃爾夫卻從中醞釀出了一個商業方案。目前該方案已多次獲獎,其中還包括由思愛普(SAP)軟體公司和聯邦家庭部聯合 頒發的獎金。這使得她們的起步階段相對容易。開店所用的啟動資金是通過大眾集資的方式獲得的,總共募集資金超過十萬歐元。許多參與了集資的個人都認為這一 創意值得支援,作為回報,同時他們也獲得了這家超市贈送的優惠券或是購物罐。人們對零包裝購物的興趣似乎的確是存在的。

但這種店的衛生狀況究竟如何呢?直接把散裝食品隨意堆放在店內供人自取在德國是行不通的,例如為了確保所提供的麵包絕對新鮮,超市會將麵包放在封閉式的金屬容器裡,而顧客則不得不頗費周章地將夾子探進去自取。重要的是確保任何顧客都不會直接接觸到散裝食品。

兩位實施者承認這一點確實為“源頭無包裝”超市帶來了一項挑戰,但她們同時也表示這個問題已經得到了圓滿解決:一方面,她們使用了所謂 的“散貨容器”,即底部開口的封閉式儲物箱,顧客可以通過這個開口來盛取麵條或豌豆一類的散貨。而對於花生醬、乳酪或是牙膏等產品則採用了其他一些解決辦 法:“除此之外我們還使用多格式料罐——這種東西和糖果店裡常見的那種容器差不多,顧客可以使用鏟鬥自取產品——或是擠取式容器。” 散裝產品從大的包裝 袋和貨罐裡倒出,再被裝進料罐;袋子和貨罐大多來自於當地的小供應商。雖然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零包裝”,但兩位店主承諾,在貨品運抵超市之前她們也會 同樣注意避免垃圾的產生。  聽上去似乎米麗娜•格里姆波夫斯基和薩拉•沃爾夫以及她們率領的六人團隊已經為秋季開業作好了充分的準備。但我還抱有兩個小 小的疑慮,一方面,當初母親認為帶著一個裝滿空罐子的大包去超市購物太過麻煩,現在想來,她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沒有道理呢。

另一方面,“源頭零包裝”的實踐者並非“零包裝購物”這一想法的始作俑者——一年前在倫敦的哈克尼區(Hackney),我就曾誤打誤 撞地進入一家名叫“零包裝”的小店,這家店內的所有食品都被盛放在大桶裡,一個塑膠袋都沒有,看上去真是妙極了。眼下的“源頭無包裝”超市卻並非如此;但 店家表示,這並不能歸咎於“零包裝購物”的理念:“倫敦三分之二的營業場所在過去都是由餐飲佔據,‘零包裝’起不到什麼作用”。而柏林卻並沒有類似的計 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