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獨立出版社的興起
巧妙擺脫危機之道

在慕尼克文學之家(Literaturhaus München)舉辦的“我們需要不同的圖書”活動中,出版商丹妮艾拉•澤爾(Daniela Seel)正在推介她出版的圖書
在慕尼克文學之家(Literaturhaus München)舉辦的“我們需要不同的圖書”活動中,出版商丹妮艾拉•澤爾(Daniela Seel)正在推介她出版的圖書 | Photo: © Literaturhaus München

獨立出版社迎來了蓬勃發展的大好時機——它們出版的都是許多其他地方不願意出版的圖書。

作者: Wiebke Porombka(維碧可•波羅姆卡)

近年來,出版行業幾乎無一例外陷入了危機。一方面,新興媒體搶佔了書籍的部分市場份額;另一方面,蘭登書屋、邦尼等大集團影響力日益明顯,嚴重擠壓 了其他出版社的利潤空間。空前巨大的競爭壓力,還導致近年來市場行銷部門越來越有話語權,儘管還沒到決策出版內容的地步,但其份量已不容小覷。

注定要失敗?

如果只是瞭解上面列出的這些書籍出版和銷售的大體情況,乍看之下可能會感到詫異:既然形勢這樣嚴峻,為什麼過去幾年偏偏還有大量小規模出版社成立呢? 比如致力於詩歌出版的Luxbooks,比如在漢堡運營的Mairisch出版社等。常為紙質書籍附上有聲書的出版社Voland & Quist、以及Kookbooks、Verbrecher出版社等,已在出版業駕輕就熟。他們都是理想主義瘋子嗎?面對整個行業不景氣的大環境,這些出 版社是否注定要失敗呢?答案正好相反。

仔細琢磨會發現,這批年輕出版社的蓬勃發展完全合情合理。如今,新技術的發達使印刷變得十分容易,且成本低廉。不過,促使這股小出版社熱潮的形成,主要原因是由於缺乏市場潛力而被其他出版社拒之門外的圖書還有出版的需求。

既是出版社又是藝術家人脈網

丹妮艾拉•澤爾(Daniela Seel)是這批獨立出版商中獨具特色的人物之一。十年前,她創辦了小出版社Kookbooks,主要經營現代詩作品。出版的小冊子不僅在內容上別出心裁,在裝幀上,採用繪有精美圖案的封面,使市場上那些平庸的新書黯然失色。

丹妮艾拉•澤爾在談到自己的出版工作時,經常強調她最初的想法並不單單是創辦一家出版社:“一開始,我們成立了一個藝術家圈子,那是上世紀90年代, 地點在柏林。我們的圈子除了詩人,還有音樂人、造型藝術家等等。我們在一起舉辦了寫作交流以及其他活動。”後來成立的Kookbooks就是當時這些跨藝 術門類活動的一大成果。

儘管並不是所有獨立出版社都十分重視不同門類之間的聯繫和交流,但是我們基本可以確認,它們當中的大多數在進行封面設計時,並不是遵循出版業的陳規舊習,而是更樂於從音樂或其他城市流行文化中汲取創作靈感,在內容編排上也是如此。

堅持獨立思考的原則

籠統地說,這些新出版社更加緊貼時代的脈搏。它們獨立思考,不會被行銷專家牽著鼻子走、制作他們認為會大賣的圖書。當然,這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這 些出版社的確規模都很小,通常只有一到兩個人。這樣一來,它們也就避免了冗長的程式性工作,不必通過其他人或部門商定決議或實施方案。同時,這樣還可以達 到削減成本的目的。

但是,硬幣都有兩面,作為獨立出版人,他們必須承擔自我剝削的後果。常常有獨立出版商僅靠出版事業無法維持生計,還必須想法設法通過其他途徑來養家糊口。不過他們認為這是自由的代價,心甘情願為此付出。

由於這些新出版社不斷為圖書市場帶來嶄新而奇特的創意,因此很容易成為報紙副刊爭相報導的寵兒。媒體關注度對它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而對規模較大的出 版社而言,它們又是珍貴的創造力智庫。大出版社不僅可以時常汲取智庫中的設計素材和內容資源,而且由於它們擁有足夠的財力,支付得起更高的預付款,從而將 一些作者從小出版社手上搶過來。

書要能上架

獨立出版社的資金實力有限,這始終是一個問題。如果圖書進不了書店,上不了書架,再好的出版社也無濟於事。一般來說,小型出版社很難打入大的連鎖書 店。即使是進入普通書店,也需要有完善的銷售體系作為配套。Verbrecher出版社出版人約爾克•森德邁爾(Jörg Sundermeier)認為,運用高效銷售,小出版社也能推出暢銷書。“秘訣就是依靠口碑宣傳。當書商和讀者都主動向人推薦一本書的時候,這本書就取得 了成功的最佳前提條件。”由Wagenbach出版社出版的艾倫•班奈特(Alan Benett)著《自命不凡的女讀者》(Die souveräne Leserin)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因此,為了吸引更多人關注獨立出版社的作品,2013年3月的某一天,Mairisch 出版社的丹尼爾•貝思科斯(Daniel Beskos)發起了“獨立出版社圖書日”活動,其宗旨是要將這一天作為獨立出版社的紀念日。人們從獨立出版社購買書籍後,不忘把這件事發到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