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再設計
倒退的哲學

I-Pad包
I-Pad包 | Photo: © Memory

在將綠色環保的概念注入設計的全球化浪潮下,中國本土也湧現出一批先鋒設計品牌,其以不同方式詮釋著“再設計”,再造衣銀行與記憶體再設計便是其中廣受關注的兩例。

作者: 九月

說起“再設計”(RE-DESIGN),不能不提的一個人是原研哉。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設計師之一,這位來自日本的平面設計大師在2000年舉辦了 一個名為 “再設計:二十一世紀的日常用品” 的展覽。展覽滲透著原研哉一直提倡的一種新的設計理念——“RE-DESIGN”。“RE-DESIGN”可以翻譯為“重新設計”或者“再設計”,就是重 新審視自己身邊的日常生活事物,從這些為我們所熟知的日常生活中尋求現代設計的真諦,給日常生活用品賦予新的生命。在全球化“綠色設計”的歡呼聲中,設計 師“再設計”的意識儼然已經內化為一種“自律”傾向,迅速蔓延開來。很快地,中國本土設計師從過去熟悉的事物中吸取新的靈感,設計出不少新的均能體現“再 設計”理念的品牌產品。

再造衣銀行——舊物的新時尚

很多人最初知道張娜是由於“再造衣銀行”(Reclothing Bank)。2011 年,張娜和朋友開始執行一個名為“再造衣銀行”的公益項目。他們將收集得來的人們丟棄或捐贈的舊衣物,清洗並拆分,拼接成新的面料,經過張娜的再次設計,變成全新的衣服。

這個項目的初衷源於張娜對舊物的喜歡。在她看來,一個人不需要太多衣服。“我們生活中有很多舊物,扔了可惜,留著又佔空間。這並不是為了環保而做,我 就是覺得人有時候要回去看看舊物,它包含了很多人的情感。你必須要慢下來,回顧過去,才能立足現在,才可以看到未來。”她笑著說,“這個項目循環利用舊衣 物,其實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加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一切。

如果說這個項目只是將舊物重新改造,這還並不是這個項目的閃光點。再造衣銀行與BRANDNÜ公益商店的祥子合作,張娜負責挑選舊衣,祥子組織北京的 失業女工團隊——同心互惠合作社的下崗女工依次對舊衣進行拆分、清洗、消毒,並按色系和材質進行分類,最後拼成不同形狀的布料:方塊形、三角形或是條紋 狀。而這些拼湊而成的布料最終成為張娜製作高級成衣的主要貨源。

經過幾年的努力,再造衣銀行已經有了一批忠實的擁躉。他們樂意並接受這種新式的設計,讓舊衣物煥發出時尚氣息。

“記憶體”再設計——小物件大智慧

2008年,魏明輝在清華美院畢業以後選擇留在北京,在一家公司做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就像大多數漂泊北京的年輕人一樣。如果不是北京奧運會期間的 “限制塑膠”運動,也不會創立“記憶體再設計”的品牌。那段時間,菜市場、超市都不准再提供超薄塑膠袋,一些不防火又特別容易遭破壞的噴繪布廣告被勒令整 改為吸塑材質。有天晚上,魏明輝和太太在家附近散步的時候,便被這些棄置的廣告布中“驢肉火燒”、“某某川菜”、“性用品”等字眼吸引住了。由於魏明輝的 太太喜歡做各式各樣的環保袋,他們便撿了一些帶有好玩字眼的廣告布回家,找了個擺地攤的小裁縫,以每個5元的價格做了200個環保袋。

周末,倆人就在798擺了個小攤,以每個18元的價格售賣這些購物袋。沒想到銷量奇好,也給了魏明輝很大的信心。加之他一直以來就很關注日本大師原研 哉的“再設計”理念,以及瑞士兄弟創辦的用卡車帆布篷面料製作的FREITAG品牌,於是他創立了屬於自己的舊物回收設計品牌“記憶體”。慢慢地,魏明輝 又開發了一系列再設計理念的產品,例如電腦包、錢包、衣服等。漸漸地,認識“記憶體”的人越來越多⋯⋯

現在他的作品已進入了UCCA藝術品商店、BNC薄荷糯米蔥等多家設計師店,他想改變國人“舊的就是便宜的、不好的”的觀點,提倡舊物也可以體現環保 意識及藝術觀念。他認為自己是用一種東西製造出另一種東西,並不是設計新樣式,而是設計新方式。倡導舊物利用,用舊材料做新東西,這就是“記憶體”再設計 的力量。

熟悉事物陌生化

原研哉曾為了再設計的展覽專門邀請了32名在當時已經很具知名度的日本設計師對日常用品進行提案,涉及物品包括衛生紙、火柴、茶包。其中一名設計師便 是2014年憑藉“綠色建築設計”而獲得普利策獎的建築師阪茂,他最擅長用紙作為建築材料。在那次展覽中,他的作品是捲筒衛生紙。這種衛生紙中間的芯是四 角形的,所以衛生紙捲上去的形狀也是四角形的。這個設計的內涵就在於,當你拉扯四角形紙卷的時候,你的動作會因為阻力變得不便。這樣一來,無形中就起到了 節約資源的作用。另外,四角形的設計在排列的時候彼此之間沒有空隙,節省了空間。

這個看似跟過去幾乎沒什麼兩樣,但是只要稍作修改,設計便得到所有人的一致好評。正如原研哉的書《設計中的設計》中的一段文字所描述的:“RE- DEDSIGN(再設計)的內在追求在於回到原點,重新審視我們周遭的設計,以最為平易近人的方式,來探索設計的本質。從無到有,當然是創造;但將已知的 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種創造。”

也許,這種倒退的哲學,才是再設計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