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獨立還是孤獨?
中國獨立動畫的發展現狀

吳超作品《發生》實驗動畫劇場,4頻~6頻迴圈,23分鐘,2013年
吳超作品《發生》實驗動畫劇場,4頻~6頻迴圈,23分鐘,2013年 | Photo: © Wu Chao (吴超)

獨立動畫是建立在獨立之精神上的一種動畫作品。中國動畫產業雖然在不斷發展,但是獨立動畫卻因為獨立之精神和支撐體系的缺失而盡顯孤獨。但是,仍有一群人在不停地實踐著他們的獨立動畫理想。 

作者: 宋磊

不久前,由知名獨立動畫人皮三發起的第二屆中國獨立動畫電影論壇在北京舉辦。這個項目時間為期一周多,包含了講座、放映會、影片大賽等多個單元的論壇,獲得了眾多獨立動畫人的捧場,卻沒有拉到贊助。

早在兩年前,我就和皮三一起討論過中國獨立動畫的問題。皮三對獨立動畫的一個定義我是比較贊同的,他說:“獨立動畫更多的是一種態度和一種獨立的精神。獨立思考、獨立創作、獨立判斷。”

獨立之精神的缺失

    “獨立之精神”,聽到這個字眼,我依稀回到了1919年 。但遺憾的是,和1919年的激昂澎湃相比,如今的中國獨立動畫就像獨立之精神那樣孤立無援,沒有市場。

    當然,我必須要承認在最近三五年,中國出現了以雷磊 、陳曦 、劉健 、吳超 等等為代表的一批新的獨立動畫人,他們的作品在海外動畫影展入圍並獲獎。我們通過《這個念頭是愛》、《冬至》、《刺痛我》、《追逐》這些作品,知道這些導演的存在,也瞭解到原來中國還有這樣一群導演在從事著獨立動畫的創作。

  如果中國是一個有著100萬人口的小國,那麼它有100個獨立動畫創作者,我覺得是很件幸福的事。但事實上中國是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國家,是一個有著 1000多所教動畫的高等學府、每年有40多萬動畫專業畢業生的國家,如果只有大約幾百人的專業獨立動畫人群體,那我只能感到一種悲涼。

    為什麼中國獨立動畫人這麼少呢?最根本的還是整個社會缺乏獨立之精神。這裡面有的人不會表達,有的人不敢表達,有的人不願表達,也有一部分東西是不能表達。所以說,這種精神的缺失,有主觀的原因,也有客觀的原因。

獨立動畫舞臺的缺失

    除了缺少獨立動畫人,中國還缺乏獨立動畫表演的舞臺。目前我獲知中國獨立動畫新作的最主要管道是海外動畫節展,哪個中國人的作品被海外節展收錄了,我才知 道原來有這麼一個人,他做了這麼一部作品,他有著這樣的思想,在技術上進行了這樣的創新。我很少能通過本國動畫節展發現這樣的人,雖然中國每年有至少80 個動畫節展在全國各地舉辦。

    皮三的中國獨立動畫電影論壇和深圳的獨立動畫雙年展,是近兩年國內主要的獨立動畫展示平台,但是目前它們都沒有政府背景。不知是主辦方在刻意回避政府,還是政府在刻意回避他們。

獨立動畫支撐體系的缺失

    在很多國家,獨立動畫項目是能獲得政府資助的,但是在中國,獨立動畫人很難從政府那裡拿到扶持資金。這是中國獨立動畫人生存環境困難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國 政府目前對動畫產業有較大力度的扶持,但是是出於兩個考慮:一個是保護文化安全,另一個是追求產業效益。對於既不能貢獻文化安全、又不太具有商業價值的獨 立動畫,政府關注的興趣不大。

吳超是我一直比較關注和欣賞的獨立動畫人。她的獨立動畫處女作《追逐》非常有意味,最新的實驗作品《發生》用三個不同的內容螢幕同時播放,創造了一種空間 觀看的場域。她從法國留學回來,目前在廣州一所學校裡教書。從旁觀者的角度看,我覺得中國高校的人事管理制度對她來說是一種束縛,她必須要花相當多的時間 和精力來發論文、評職稱,即使她對此可能毫無興趣。我們衡量一個獨立動畫人成功與否的機制是缺失的。一個獨立動畫人即使做出了多麼創新的作品,他也必須回 到中國國情中,回到傳統的評價體系內,去與數萬個平庸但卻諳熟體系規律的競爭者去競逐那可憐的幾個職稱升級的指標。

   這就是我觀察到的中國獨立動畫發展的現狀,可能有點悲觀。中國獨立動畫人的自尊和身份認同目前只存在於他們那個小圈子中,出了這個圈子,他們的價值不在。

    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仍能從皮三和他所推動的獨立動畫論壇中汲取到星星之火的力量。真心希望這個活動辦下去,也希望兩年後的下一屆中國獨立動畫電影論壇能夠找到屬於它的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