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在稻田與高爾夫球場之間

石家住宅;依照傳統宅院風格修建的適應新時代的建築形式
石家住宅;依照傳統宅院風格修建的適應新時代的建築形式 | Photo: Rufwork.

新一代建築師公然反對大型建築工程以及國際明星建築師在中國的主導地位。通過利用農村當地空間進行建築設計,他們促進了中國建築文化景觀的升值,並有助人們對新建築的理解。

      一片片住宅樓宇被法式雕塑簷楣和希臘式水泥柱裝飾著,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雖然其中一半處於空置,但不乏雲集一系列令人矚目的國際明星建築師的作品,這兒有一個弗蘭克•蓋裡(Frank Gehry)的作品,那座建築則是由紮哈•哈迪德(Zaha Hadid )創作——中國的建築熱潮方興未艾。      

現狀與改革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鄧小平推行的影響深遠的改革不僅決定了中國的經濟增長和成功路線,隨之而來的城市化還造成了中國社會的急劇轉型和對環境破壞的影響。   

     自鄧小平的改革以來,原本以過著集體生活為主的農民人口中出現了比例日益增長的城市居民。中國的城市化比例今天已經達到50%左右(2011年),按照中央政府的預算,這一比例在2030年要上升至70%。截止2025年,中國將有三億五千萬農民成為城市居民(中國在2012年制定的十二五計劃),而美國整體人口才不過三億一千萬(2012年)。   

     因為經濟增長熱潮和對現代化的追逐,鄉村被改建、遷移或者整個被城鎮取代。對當地建築文化傳統的保留與延續充其量只佔有次要地位。      

農村與城市化

       與此同時,農村人口和鄉村空間都是中國城市化的推動力。儘管戶口制度的影響力在近幾年有所減弱,但一如既往地對中國農村的城鎮化產生重大影響。   

     這個制度的一個作用便是將城市居民與農村居民分隔開來。它造成的結果是中國傳統的城鄉關係在經濟增長過程中被日益扭曲,城市和鄉村的價值觀與規則彼此發生猛烈碰撞。   

     因此,城市和鄉村已經不可能被明確分開,實際上正相反:魚塘與國際工廠比鄰相接;農村裡蓋滿基建工程;稻田旁就是大型住宅高樓和用圍欄圈起來的高爾夫球場,而遭人冷落的稻田中間密密麻麻地分佈著剛修建了一半的五層單戶小樓,正等著它們的主人從城裡回來。      

農村與建築

     中國的年輕建築師開始越來越多地探究農村城鎮化和中國建築文化的問題。他們強烈呼籲人們深入研究當地語境並因地制宜地進行開發。為了尋找適應時代的替代方案,他們重新拾起傳統的材料技術和建造技術,讓當地居民加入建築過程,從而拓寬了常規的建築實踐。   

     在香港大學的宣導下,建築師團隊“城村架構”(Rural Urban Framework,簡稱Rufwork)於2006年創立,其任務便是去應對上述問題。這個非盈利組織的建立者是林君翰和約書亞•伯爾喬夫(Joshua Bolchover),主要與社會公益組織和中國農村的政府部門合作。   

     在香港大學的支援下,他們的工作定位於研究與實踐之間——一個充滿張力的領域,吸引了許多建築系學生和年輕的建築師參與其中。他們沒有商業壓力,不僅可以從學術角度,也從實踐角度為中國農村的景觀建設提供創意和動力。   

     城村架構的工作最初起源於一次去琴模村的自駕旅行。旅程共八小時,從香港經深圳進入珠江三角洲,最終抵達廣東和廣西交界處的偏遠農村。在城市與鄉村地區之間跨越,看到正處於城鎮化進程中的鄉村,這兩位建築師心中冒出了一個問題:他們如何能在這個基本上沒有建築師和建築參與的過程中發揮作用?   

     在過去六年間,城村架構已經進行了超過18個農村的改造。每一個農村因為地理位置不同,受到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影響也不同。一些村子完全被納入一個緊密的城市結構中;隨著城市擴展,鄉村的田地交給了地產商,或者被大型基建工程蠶食。其他村子則自行瓦解:傳統的祠堂倒塌,住宅樓宇被棄置。另一些村子則因為年輕人進城務工而只有孩子和老人留守,鄉村和家庭的社會結構受到破壞。   

     城村架構用小型的建築項目來適應每個村子各自不同的狀況。在廣東省的琴模村,城村架構建了一座新學校,修葺了一個傳統的庭院。這個庭院今天已成為了整個村子的社交中心,在這裡村民與香港嘉道理農場的工作人員一起開發全新的農業技術。在石家村,城村架構蓋了一棟適應新時代的住宅樓,既吸收了傳統的夯土合院式住宅的特點,又加入了持續的供水系統和沼氣系統,使之現代化。在桐江和木蘭,建築廢料的迴圈利用成為當地新建小學的主題。在嶺子底和太平,通過修復和新建古橋,農村又重新和它們的農田相連。   

     在每一個項目中,城村架構都力求做到兩點:一方面採用該項目可取得的有限材料來發展出適應時代的建築語言,另一方面從每個村子和鄉村城市化的語境中理解建築。他們不僅以這些工作提升了當地建築傳統的評估價值,而且也為中國農村的持續發展提供了思路,在處理中國文化景觀方面另闢蹊徑,因此成為了先鋒,造就了上佳的範例。
 
     本文章是在歌德學院出版《回歸:在適當語境下實現中國農村改造》(Homecoming: Contextualizing, Materializing and Practicing the Rural in China)一書(Gestalten出版社,2013年)時所作。該書還介紹了黃聲遠、謝英俊、華黎、劉家琨、林君翰、孟岩、童明、王維仁和張軻的充滿靈感的設想。約書亞•伯爾喬夫、弗蘭克•迪克特(Frank Dikötter)、杜鵑、張永和、科爾•羅斯卡姆(Cole Roskam)、菲力浦•提那裡(Philip Tinari)、羅賓•維瑟(Robin Visser)和朱濤為本書寫了導言並做了歷史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