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中國的民營美術館
展望如何的未來

三川當代美術館,南京
三川當代美術館,南京 | Photo: Sanchuan Modern Art Museum

     中國當下的“美術館熱”近日在南京也“火了一把”。在2012年5月一個月之內,南京三川當代美術館、一山美術館相繼開館,並舉行了盛大的開館展覽。它們的共同點都是定位在當代藝術的範疇內的民營美術館。這樣密集的以民營美術館爲推手的當代藝術展在南京似乎還是首次,許多人感歎“民營美術館時代”的來臨。

作者: 陳瑞

 

原文首先發表在2012年6月的《畫刊》雜誌,在此有所縮略。

     現在才開始的。早在1991年第一家民辦公助性質的炎黃美術館建成開館後,民營美術館就已經開始在中國萌芽。2002年開始,民營美術館的第二波建設熱潮到來,北京今日美術館、上海證大現代藝術館、南京四方當代美術館等十幾家美術館在這一時期建立,同時它們開始參照西方美術館的運營模式進行探索。2008年後,由外資支援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伊比利亞當代藝術中心進入中國並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力,爲中國內地引來了新的運作模式和刺激,這引發了民營美術館建設的新的熱潮,上海外灘美術館、北京寺上美術館、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壹號美術館等在這一時期相繼建立。

     然而現在再回顧這些民營美術館的發展狀況,除北京今日美術館、上海外灘美術館等幾家美術館有著較好的運營狀況和較大的影響力外,許多美術館已處於關閉或半關閉狀態,特別是1998年創建的瀋陽東宇美術館、成都上河美術館等都在建館後的一兩年內就破産倒閉。

     一面是民營美術館的不斷建設,一面是已建美術館的不斷式微,“建美術館易,養美術館難”之聲不絕於耳,是什麽造成了民營美術館“冰火兩重天”的狀況?在南京三川當代美術館開館前言的第一段,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文字:“截至2011年12月31日中國藝術品拍賣成交總額爲934億,這一紀錄爲歷年之最,比2010年573億成交額高出63%。”毫無疑問,在藝術市場熱火朝天的背景下,資本介入成爲民營美術館興起的根本原因,但“資本退燒”後該如何應對也是當下民營美術館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

    民營美術館的軟肋

    雖然南京三川當代美術館館長劉菁多次強調三川美術館是在民政部門註冊的民辦非企業的藝術機構,投資人具有強烈的藝術理想和社會責任感,同時擁有強大資金支援,但是所有的民營美術館都會面臨的最嚴峻也是最現實的問題是:資金的保障、學術的延續以及專業化的管理。

     中國民營美術館建設起步初期,多是由房地産開發商投資建設的。一方面是因爲這些房地産老總有著與藝術相關的興趣和愛好,另一方面是想借美術館打“文化牌”,還是所謂“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的舊腔調,其實質是變相的廣告投放模式,最終還是有相當的利益考量。先排除美術館的公益性不說,這種模式作爲中國民營美術館早期發展的一種嘗試和誘因,其貢獻是不可否定的,但這種模式又有其地緣性的限制,也許在北京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在其他地域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而且歷史表明,這種模式也不是成功的,雖然今日美術館爲今典花園贏得了“京城最有文化的社區”的稱號,帶動了該樓盤的銷售,但而後每年千萬元的固定投入最終還是讓投資方難以承擔。

     作爲企業下屬的美術館不僅在組織架構和資金分配上很被動,而且對美術館的公益形象、非營利性質也是非常大的損害。許多民營美術館作爲母體企業的一部分,有的名字都和母公司一樣,捐錢給這樣的民營美術館無異於送錢給美術館的母公司,試問誰會願意捐錢給這些美術館?這也造成了企業美術館資金鏈的單一,美術館的經費與企業的效益休戚相關。所以民營美術館如果真的想做得長遠,就要按美術館的規矩來,最重要的就是將企業美術館轉化爲非企業的公益性美術館,只有完全轉化爲社會性質,才會得到社會的回報。

     對於中國民營美術館來說,比資金更缺乏的,是學術的缺失。當下許多民營美術館更多成爲企業的收藏機構,就連展覽也與收藏相關。這種收藏並不是爲了做文獻梳理,更多的是升值的考量。沒有長遠的學術規劃、科學的學術定位,學術研究更無從談起。

     此外,民營美術館之間缺少聯繫、交流也是目前中國民營美術館發展的軟肋之一。在展覽泛濫同時又缺乏真正好的展覽的當下,如果各民營美術館能夠加以聯合,整合展覽資源,在減少各自運營成本、提升學術影響力方面都是有益的。如果各自都想做“山大王”,都想靠自己的力量打拼,在當下民營美術館發展的起步階段,會遇到更多的困難。

     中國民營美術館發展模式探尋 

     中國民營美術館經過幾輪建設熱潮,也逐漸趨於理性,由從前的追逐“高大全”逐漸向小型化、專業化發展。如2008年成立的民生現代美術館,專注於中國當代藝術史的梳理,用展覽去書寫藝術史的模式,取得了良好的反響;成立於2011年的北京寺上美術館,以“清晰的地平線”爲題,對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當代雕塑、裝置藝術進行了文獻梳理,引起了相當的學術關注。這種以文獻補充展覽,以展覽書寫歷史的方式,是目前民營美術館在學術建設方面的一種新努力。

     具有外資背景的尤倫斯當代藝術空間以及上海外灘美術館等,由於館體的限制,每年的展覽並不是很多,但其從展覽模式的創新入手,通過獨特的展覽佈置結合開放的學術思維,爲觀衆帶來了全新的觀展體驗。在展覽的同時,進行了大量的公共教育活動,學術講座、獨立電影觀摩、藝術互動等活動遠超過展覽數量。這不僅爲展覽吸引了觀衆,爲美術館聚集了人氣,同時把美術館變成了藝術愛好者特別是文藝青年的聚集地,大大增加了美術館的文化附加值。有了人氣和影響,社會贊助更容易獲得,美術館相關的創意産品、門票收入、藝術圖書等銷售額也會相應地增加,美術館的運營也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