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變化中的城市
德國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嘗試

法蘭克福的夜景,德意志銀行大樓
法蘭克福的夜景,德意志銀行大樓 | Photo: iStockphoto.com / Maciej Noskowski

作者: 阿爾佈雷希特•霍夫曼(Albrecht Hoffmann)

     大城市的吸引力一直在持續,從全世界來看,大城市的居民人數一直在增長,城市生活成爲發展趨勢。百萬人口城市如倫敦、巴黎、柏林、漢堡或慕尼黑對其市民具有吸引力,並讓他們高度滿意,這是城市觀察機構“Perception Survey”於2006年對75個歐洲城市和15個德國城市考察的結果。而這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城市和大都市吞噬著周邊的土地,破壞自然空間,消耗75%所生産能源,在世界範圍內對80%的二氧化碳排放負有責任,大城市經常無視窮人和饑餓者,放任他們聽天由命,大城市的汽車交通則污染空氣。2011年的《歐洲地區年鑒》指出,31個歐洲城市的大部分市民,其中包括巴黎、倫敦、柏林、漢堡和慕尼黑,認爲空氣污染及失業率的增長是這些城市應嚴肅對待的問題。

     1996年德國聯邦政府的國情報告就已指出,城市“能最清楚和最迫切地感受到消耗資源和增加環境負擔的生活方式以及經濟形式所造成問題,這些生活方式和經濟形式在世界範圍內威脅自然資源和生態體系”。與此相對,1992年聯合國在里約熱內盧舉行的關於環境和發展會議認爲,在可持續發展方面,城市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城市接近公衆,與國家層面相比,可以更快地實施政策,可以與市民及當地重要的活動單位如企業、協會、學術機構或非政府組織一道,制定自己的行動規劃並予以實行。這些行動規劃可以在解決當下的挑戰時,同等兼顧專案的社會及經濟和生態效應,而不使它們互相對立。

     本地層面的強項 

     自1995年以來,德國總計1.2萬個城市、地區和縣市中的數千個在“全球思維——地方行動”的口號下,開始進行可持續發展的戰略和專案,加強其內部發展,實施氣候保護和一體化的城市發展規劃,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及建立一個可持續的管理體系。此外,它們還促進市民的積極性,並加入國內及國際的合作網路,諸如歐洲與熱帶雨林地區的氣候聯盟、能源城市組織,以及支援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地方政府聯盟或歐洲土地聯盟等的合作。

     2010年,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即聯邦政府關於持續發展的顧問委員會,邀請了20個城市的市長到柏林參加第一屆“可持續城市”對話。其中也包括杜塞爾多夫(60萬居民)、漢諾威(50萬居民)和慕尼黑(140萬居民),以及人口少於10萬的城市,如博登湖畔的康斯坦茨。

     市長們在其“四項要點”中指出,無論是德國聯邦和各州在政治和資金方面的支援,還是聯邦、州及社區之間的資訊與經驗交流都亟需得到改進,以共同促進可持續的城市發展。“四項要點”涉及的是戰略性的問題,如輿論參與、社區財政的可持續性、可持續性作爲社區基本任務和在所有政治層面的可持續性活動的協調等。

     爲此,市長們2011年發表了由德國城市研究所完成的個案匯總:《城市,爲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德國》。這些例證展示了爲實現重要的持續發展目標所採取的策略、調控和管理方案:例如政策方針和調控任務,各種義務的確定和認同,公衆和社會機構的參與形式和共同決策的可能性,以及社區預算資金的保證等。

     未來工作坊城市

     2012年5月,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選擇了16個市縣,給予最高爲25萬歐元的資金,資助它們推行教育和研究部倡議的《未來工作坊城市》計劃。這一計劃出自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維爾弗里德•克勞斯(Wilfried Kraus)提出的口號“我們的城市必須變化,以更具可持續性”。

     社區的高層協會,如德國城市議會和德國縣、市議會是這項資助措施的合作者。大學和研究機構協同參與公衆討論,並對所提出方案的實施提供支援。比如斯圖加特目前在制定一個“能源路線圖”,包含至2050年的方案措施。步行交通在城市的生活質量方面的意義和作用在這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將在未來的幾年中,在“斯圖加特步行者論壇”的協助下對此進行調查。與此相應,康斯坦茨以“兩千瓦社會”爲目標,爭取在市民的參與下將人均能源需求降至兩千瓦。

     城市希望以這種自我嘗試來展示,“如何可以達到一種可持續的生活方式”,聯邦教育部的新聞發言如此說道。漢堡附近的小城諾德施泰特爲自己定下的目標是,到2040年成爲一個零排放城市。市民,特別是兒童和青少年,被期望參與這個計劃從設想到實施的整個過程。

     除此之外,很多城市多年來都強調氣候保護,爭取企業的二氧化碳減排,啓動對企業內氣候保護和繼續培訓的資助計劃,如漢諾威實施可再生能源的攻堅戰,而慕尼黑的目標是到2025年通過再生能源自主滿足能源需求,或加入歐洲能源獎體系。

     加入歐洲能源獎的城市和社區有義務每年對它們的氣候保護措施和相應的專案進行系統地分析,找出可持續的氣候保護的潛力,提高節約潛力,並從中制定並實施一個帶有約束性措施方案的工作計劃。歐洲能源獎的專家不僅僅檢查和評估實施情況,並與地區一起確定後續的方案,在能源節約和再生能源使用方面的成就還將被授予金、銀、銅獎。

     其他地區則聘請市民進入顧問委員會,以使他們參與社區的可持續發展過程,例如萊比錫的顧問委員會和協調組。愛爾福特市通過同名的互聯網論壇爲市民參與和協助社區決策方面提供多樣可能性,而超過115座城市的市民參與制定他們的預算(市民預算)。市民獲得邀請,通過互聯網對目前的預算提出建議,評估社區的節約規劃或提出其他選擇。然後對這些建議和提案進行評估並綜合成一個市民喜愛的排名表,獲得票數最多的建議會進入委員會的預算討論。

     漢堡的未來委員會代表著100多個社會群體,他們嘗試了另外的方式,自2003年以來,每年按照30條漢堡發展指標來檢查城市的可持續性。這些指標分爲三大類:第一類爲“可持續的城市發展”,其指標包括地域面積、水、社會融合或年齡結構等。

     第二類爲“地區和全球可持續性的責任”,其指標爲,例如關於氣候保護、能源消耗或通過生態産品的公平貿易促進南-北平衡等。第三類則是“可持續發展潛力的保持”,指標爲公共預算的健康結構、政治參與或創新能力等。未來委員會對“健康結構”的理解是這樣的預算能夠“使後代獲得滿足自身需要的資金餘地”,因爲後代“不應被今天一代人所造成的欠債和利息所拖累。”

     未來委員會最後在一份報告中公佈結果,以顯示漢堡在多大程度上是可持續發展的。市政府本身不公佈持續性的評估表。其他城市也不公佈,雖然已經有相應的指標體系,像漢堡那樣的,或出自德國環境組織的體系。在2001至2004年間,這個組織在聯邦範圍內的“未來社區”的競賽中測試大約60個指標和質量標準,是在社區實行這些標準之前。175個城市和社區參加了這個競賽,只有少數的幾個城市,如目前正在完成其第三個可持續性報告的波恩,至今還在使用這些指標。

     德國的可持續城市發展展示了多種多樣的方案,並有部分高質量的專案得到實施。但迄今還沒有一個城市擁有一個整體性戰略。儘管如此,在過去20年間,可持續發展的目標被成功地帶入了社區討論,贏得了社區的高層組織對此的注意,也吸引了衆多的市民、協會和企業積極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