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由甲(Stefanie Thiedig)

由甲(Stefanie Thiedig)
由甲(Stefanie Thiedig) | Photo: Peter Gilbert

     由甲(Stefanie Thiedig)於1980年出生在德國北部的巴特奧爾德斯洛,畢業於漢堡大學的漢學和日爾曼文學專業。現居北京的她以自由職業文化經紀人的身份從事著與文字,圖片和電影藝術的相關專案。自2012年9月起,她接替馬雅(Maja Linnemann)女士出任中德文化網主編這一職位。她期待著在這個平台上,以更多的多媒體演示來改創出新意。我們想在此以“10話實說”的形式爲向您,我們的讀者,呈現並簡短地介紹,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給您怎樣的期待。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上周我對中德文化網的結構進行了熟悉瞭解。在涉及各種藝術門類的《文化視界》欄目和《焦點話題》欄目裡,基本每周都會推出一篇新的文章,同時還有的來自柏林或是中國北上廣三個一線城市的《都市專欄》,又或者是《10話實說》欄目的人物採訪介紹。抛開其他不說,我能出任的原因在於我所做的專案都與由記錄語言的多媒體相關。在我看來,僅僅是用文字來書寫語言作爲傳媒溝通交流的形式在中國已經不足夠了,因此我在去年開始轉向拓展圖片和電影方向。我們目前推出的焦點題目和我最喜歡的題目相關——“可持續性”,可以參考去年我和歐石尤(Julia Odenstein)共同製作的電影《進軍森林》。隨後更進一步我們將就“文化外交”這個話題進行深入討論,我期待關於這個話題會聽到各種不同的中德雙方的觀點。接下來的聖誕特刊會以簡潔的主題和有衝擊力的視覺將“媚俗”這一話題拆開進行分解。我的想法是最好能使用以一種競賽的形式:誰是最媚俗的中的媚俗——德國還是中國?關於“可持續性”的話題已經基本上編輯完成,但是我們還是很高興得到來自讀者方面的提議和靈感。除此之外,我正在著手準備在2012年9月14日在科隆城市公園舉辦的“中國文化碰撞”活动。我們希望借此機會來推出中德文化網的第一個多媒體組件。

2.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 

在2000年高中畢業後,我就直接來北京學習了一年的中文。這件事情的發生更像是一個偶然。那時的我一直在尋找一件能夠令我長期著迷的事物。很幸運的是中國沒有拒絕我,並且她把我帶入了一個至今還令我十分著迷的世界裡去發現探索。在中國的第一年裡,我去了很多地方旅行,也看到了很多鄉土風情。這只是個開端,隨後我在漢堡大學攻讀了漢學和日爾曼文學專業。2007年初畢業後,我又回到了北京。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之後,我於2009年初創建了文化財富,開始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從事中德兩國之間的文化藝術專案。這些工作獲得了歌德學院的關注,於是現在我來到一個不可忽視的文化交流的發源地。

3. 與中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說起來,到目前我生命中三分之一的時間以及自我有意識的生命中二分之一的時間都和中國息息相關。我感覺中國更像是我的一部分,但又和我出生的故鄉德國不同。而她是我在偶然中的必然選擇。這兩個國家,德國主要是因爲距離方面,已經成了兩極。我棲身存在於這兩個彼此緊密連接不可分割的層面中。 他們都在我的身上鑄造下印迹,而我又在這其中掌管著天際。

4. 你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總有一些小的事情令我感到高興。比如說當有中國人來向我問路,又或者當我這次經過長時間的夏季休假再次回到在北京的家中後,鄰居們在電梯裡熱情地說“你回來了!”還有那些熟識的小商販們友善地和我打招呼問候。

5. 你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總體來說,很遺憾在這裡的一些外國人依然存在殖民主義的思維模式。但是,會變得好起來的。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煮毛豆,就是夏天裡喝啤酒的下酒小菜。

7.對你來說什麽“ 最中國”? 

泰然自若。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中國四大經典文學名著,尤其是《紅樓夢》和《西遊記》,以及他們關於生活各方面領域的重要啓示。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據稱統治著這個國家的五百大家族中的某一位詭計多端,唯利是圖的大老爺。

10. 你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還是剛才提的泰然自若和時而的“沒辦法”精神,如果可能的話最好多一些。在德國,那些爲小事情以所謂的自我正義而夾雜著喋喋不休的抱怨和牢騷會令我很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