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顏峻

Yan Jun (颜峻)
Yan Jun (颜峻) | Photo: Bryan Spencer

顔峻,1973年生於蘭州,畢業於西北師範大學中文系,現居住和工作在北京。

     顔峻作爲音樂人可謂是個多面手,多年來積極活躍在音樂評論、音樂藝術活動策劃、即興音樂演奏,乃至詩歌創作等不同方面。作爲樂評人,顔峻寫有樂評約一百萬字,是1990年代中國地下搖滾主要推動者之一;作爲獨立音樂和藝術活動策劃人,顔峻近年來致力於實驗音樂和聲音藝術的創作和推廣,創辦了撒把芥末音樂工作室,也是中國最早的音樂節迷你迷笛策劃人;作爲聲音藝術家,即興音樂演奏者,顔峻創建過鐵觀音和背信棄義的雙魚座人等多支樂隊。

     顔峻曾作爲樂手多次赴德國演出,包括參加德國柏林“跨媒體藝術節”、科隆“Frischzelle”多媒體即興音樂節、科隆“音樂三年展”等。2010年顔峻還在德國科隆、柏林和烏帕塔爾等地進行個人電子樂巡迴演出。

     顔峻也曾多次與來華的德國電子樂音樂人合作,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2月底至3月初,顔峻與德國音樂人奧拉夫•豪赫茲(Olaf Hochherz)共同主持了由歌德學院支援的密集即興音樂工作坊系列“半獸”,並且組成“臨時即興委員會”,在撒麗不跳舞音樂節上演出。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主要是忙兩個樂隊的演出,一個是“臨時即興委員會”樂隊,是純實驗性、純即興的音樂,我也是該樂隊的發起人。另外還有一個“茶博士”五重奏樂隊,這個是相對比較傳統的音樂,以一個茶道師爲中心,每次演奏時這個茶道師會現場表演不同的茶道,我們4個樂手會演奏相應的音樂。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最早是20世紀90年代開始聽德國的搖滾樂,當時印象很深的是“倒塌的新建築”樂。另外1999年還第一次在北京參加了霍吾道(Udo Hoffmann)的爵士音樂節,可以算是我第一次在現場聽德國樂隊的演奏。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德國的電子樂給我印象很深,比如施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那一代20世紀50年代開始的德國電子樂,在當時可以說是非常前衛的,但也非常有歷史感,像一種獨自的精神王國。我覺得自己從中也能夠産生豐富的精神體驗。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前不久有一次在柏林,一天之內我在不同的場合見到了10個剛搬到柏林不久的朋友,而且他們之中只有一個是德國人。柏林現在正在吸引著全世界的藝術家。我非常喜歡在柏林這種大家都是外地人的感覺,就是那種不拘束於日常常規的新生活的感覺。

     5. 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有一個德國音樂人,總是不回我郵件。只要是關於我的事,請他幫忙之類的郵件,他都不回覆;但如果是關於他的事,他會回覆得很快……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我印象比較深的有德國的土耳其烤肉,那當然是源自土耳其的食品,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在德國的土耳其烤肉我覺得不錯。另外還有啤酒:有一次在科隆一個飯館吃飯,那裏的規矩就是每次你喝掉一些啤酒,來回巡視的服務員就會主動把你的啤酒杯填滿,除非你用酒杯墊蓋在酒杯口上,表示你不想再喝了。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就是那種追求最基本的材料感和強調思考的結合。比如在視覺藝術上,我感覺“最德國”的作品可能就是那麽一大塊鋼鐵或水泥或任何可能的一種材料,不加任何裝飾,很冷、很具視覺衝擊力。這種材料感代表的就是一種純粹、一種本真,因此在單純的視覺衝擊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對思考的強調,探求思維的極限。其實音樂也是這樣,德國是電子音樂的起源之一,而且是用電子合成器,從最基本的振動中創造聲音,這是聲音的材料感。

     8. 德國文化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共產黨宣言》,我小的時候覺得能從中感受到一種精神的激勵,一種去嘗試做不可能的事情的精神。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和我的一個德國樂手朋友,他叫尼古拉斯•布斯曼(Nicolas Bussmann),一方面是親身體驗一下德國樂手的工作環境,跟中國樂手的工作環境很不一樣,能用上很好的音樂器材,很靠譜。另外他住在柏林一個土耳其人聚居區,那裏有很多有意思的土耳其商店和小書店、小出版社,我很喜歡那個環境。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能夠勇於面對現實的態度,即是是那種充滿創傷和痛苦的現實,也能夠實事求是地面對,而不是遮遮掩掩,視而不見。其實這種態度和音樂都是相通的,希望中國也能有更多的音樂少一些裝飾,更簡單、更現實、更“材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