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Web 2.0時代
“About me”——社交網路中的身份建構

臉譜網站上的你,和真實情形中的你
臉譜網站上的你,和真實情形中的你 | Photo: Nathan Batson

     無論是開會、赴約還是其他同陌生人見面的公私場合,這一招都屢試不爽——作爲一張最時髦的名片,由谷歌提供的人名搜索結果構成了我們關於某個人的第一印象。根據目前爲止的網上表現,每個人被賦予的身份也千差萬別,正如一個人名的大衆化程度會對搜索結果命中率産生影響一般。要想在茫茫人海中脫穎而出,“蘇珊•邁耶”或“米夏埃爾•施密特”(非常常見的德文名字)就必須採用獨門秘笈。

作者: 基克斯卡•內布拉斯卡(Kixka Nebraska)

     而今後這種情形將日甚一日,一個人在網上是否容易被搜到,將成爲職場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一份幾十年如一日始終在同一家公司流動、直到該員工告老回家的工作簡歷,在德國日漸稀有。自由職業日益普遍,跳槽已成家常便飯。面對如此情形,憑藉自身的資質與能力在搜索結果中躋身前列將至爲關鍵。

     打造數字身份究竟包括什麽? 

     勞雷爾•帕普沃思(Laurel Papworth)認爲,數字身份的建構從設置個人資料開始:在社交網站上,人們可以通過選擇圖片和頭像來拓展自己的身份,正如通過選擇聯繫人、好友或在Twitter上加關注一樣。告訴我你對誰感興趣、同誰互粉,我就能告訴你你是誰。一個人的聲譽來自於他在網上的種種表現,評論、留言的腔調與品位往往決定了他人對我們的印象。

     某個人是否樂於助人?他是不是只在需要網上求助的時候才突然蹦出來?凡此種種的細節都會在網路上記錄在案。相應地,網路上的信任也建立在個人資料、身份和自我聲譽相互作用的基礎上。這一切仿佛是一個自動強化的循環系統:每個站點都對下一個站點産生影響,同時又對之前的起到反饋和修正作用。如果一個人因爲別人的冷嘲熱諷而修改了原先設置的頭像,那麽新的頭像又將在個人網頁上招致各種留言和評論。

     自我感知與外部感知交互效應中的身份 

     在個人身份的確認這個問題上,自我感知與外部感知在不同層面上相互交織,彼此影響。然而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種交互作用究竟發生於虛擬空間還是現實生活並不重要,其作用機制都是相同的。

     自我既非一成不變,也沒有明確的輪廓和界限。人的身份在自我感知和外部感知(他人對我的揣測,我所認爲的他人頭腦中對我的揣測)的交互作用中形成。無論是在真實生活還是社交網路中,這個過程都別無二致。

     最新的研究表明,一個人在臉書等社交網路上所表現出的人格與他在日常生活中的呈現大同小異。如果一個人喜歡在臉書上誇誇其談,那麽之前在沒有網路的日子,他在酒吧裡和派對上也莫不如此。

     按自己的風格發展電子身份 

     對於所有從事網路方面職業的人來說,如何打造出獨一無二的風格,是建構個人網路身份的同時必須回答的一個關鍵問題。健全的理智,後天的習得養成以及潛移默化的自制力圈定了一個人網路言行的底線。這是否是歐文•戈夫曼(Erving Goffman,美國社會學家,譯註)所說的一種具有舞台效應的表演?由此看來,爲量身打造出個性化的數字身份,是不是應當求助於專門從事個人品牌管理的公司?網路上個人品牌的營建並不是通過動用所有現存網路資源而實現的,它僅僅取決於一個人的具體行動:獨樹一幟,富有創見,樂於助人,能夠積極面對並解決問題,只有具備這些他人所能稱道的現實表現才是關鍵。

     例如亨德里克•曼斯(Hendrik Mans)便爲自己塑造了一個獨特鮮明、讓人過目不忘的網路形象。在這張半身像里,他手舉一把刷子,讓觀者有些摸不著頭腦,卻又記憶深刻。筆者是在漢堡的一次推特網友聚餐活動中與亨德里克•曼斯結識的。活動成員們在推特上約好共進午餐,時間和地點已事先定好。在他的推特相冊裡,照片上的亨德里克•曼斯總是手拿一隻平底煎鍋——讓人一頭霧水。而正如我後來在餐桌上所發現的那樣,他不僅是位出色的牛排烹飪行家,而且還打造出了一個與1,600多個谷歌搜索結果相匹配的“牛排世界”,他的網頁外觀獨樹一幟,視覺方面的獨特性又通過相應的文字加以襯托和強調,一個和諧而統一的整體形象呼之欲出——不愧是一種非同尋常而又值得效仿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