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屌絲
與國人對自我認知的尋找:新一輪挫敗感與覺醒

“屌絲證”
“屌絲證” | Shi Yan / ImagineChina

如果垮掉一代的副領袖艾倫•金斯堡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他一定會爲中國的屌絲們寫首詩。而這首詩的開頭八成和《嚎叫》的開頭“我看見這一代最傑出的頭腦毀於 瘋狂”類似,比如“我看見這一代最傑出的頭腦都毀於女神”或者更無厘頭點——“我看見這一代最傑出的手紙都毀於蒼井空。”

作者: 蒲黃榆

“屌絲”及相關概念

     “屌絲”本是個上不得台面的詞,起源於國內足球運動員李毅的粉絲群體。該群體曾在網路論壇中發生分裂,其中一方用屌絲的稱謂來嘲諷另一方,進而衍生出一套 完整的概念組。它們包括如下幾個:屌絲,引申爲生理、財富和美感上處於社會底層的男性,矮、搓、窮。高帥富,指在生理、金錢和審美上佔絕對優勢的男性。白 富美,指和高帥富同一階層的女性。黑木耳指和屌絲處於同一階層的女性。女神,指屌絲心中渴望的求偶對象。

     因此,這套概念擁有基本的元敍事,即社會底層男性青年追求美女,而美女最終將被有錢的闊少佔有,底層男性青年最終只能獨身或與同一階層的女性青年結合。類 似的元敍事在全球文明史上普遍存在,其指向是社會中,人的政治、社會、經濟乃至生理等諸多屬性不平等的問題,而在心理上,它對應著人攀比——選擇的本性。

“屌絲”的流行

     與“屌”相關的詞其實是世界髒話界的通用詞,這類詞語本不應該是主流文化的口頭禪。在一個GDP無限風光30年,即將成爲或很可能已經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大 國,似乎很難想象屌絲這樣一個詞會成爲社會上的流行語。然而,這個詞在最近一兩年卻能夠在中國像病毒一樣迅速傳播,由小圈子擴展爲全國上上下下都知曉的流 行語,甚至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在2012年11月的十八大特刊中引用屌絲,將屌絲心態羅列爲社會的主要現象之一。考慮到全世界社會主義陣營的 官方話語從來以保守僵化著稱,一些媒體開始“論屌絲上了《人民日報》說明啥”,大捧臭腳。他們的觀點是,引用屌絲意味著官方語言進一步走向開明。

     不單單是媒體界引用屌絲,知識份子界也接受了這個粗鄙的詞語。2月中旬朝鮮核子試驗後,安全領域的知名學者朱鋒在《聯合早報》的文章中稱,在朝鮮的淫威面 前,中國成了“苦逼屌絲”。於是,即使在掌握話語權的精英敍事中,我們也能看到對中國社會的認知的分歧,一邊是大國崛起,一邊是苦逼屌絲,正能量VS負能 量,這是當下中國社會心理的糾結所在。

國人尋找自我認知的新一輪挫敗感與覺醒

     那麽,屌絲這樣一個髒詞爲什麽能夠在最近幾年中快速流行呢?在我看來,它標示著80年代至今,國人尋找自我認知的新一輪挫敗感與覺醒。1980年代那場文 化運動的挫敗感來自自我認知工具的缺失,他們專注於從黨性中掙扎出來,然而除了書本上的弗洛伊德和薩特,他們很難找到順手的真實榜樣。呼喚人性也因此起源 於欲望與超我間的對峙。王朔的痞子文學流行一時,在解構、自我嘲諷的路數上或可說是屌絲系的鼻祖,但迷茫大於自我認定,在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勢背後隱藏的 是各種找不著北。

     中國的搖滾先驅面臨同樣的困境。他們遭受外來的新音樂形式與歌詞洗腦式的震撼,但內心最真實的搖滾動機來自反傳統反父權的憤怒。1989事件後,中國進入 務實的市場化生活。他們只能發出沒有新語言表達新感情的困惑。所以中國的搖滾樂先驅們在90年代後期迅速分化,要麽商業化,要麽失語。

     真正可以作爲屌絲前傳的是1970年代出生的一批人。他們在開放的年代度過少年,沒有上一代人的歷史包袱,對於社會生活方式的美好想像來自西方大片兒裏的 場景,比如紐約、巴黎。在1990年代後期至胡溫時代前期,新一代人開始實現和全球同步的生活方式,接受都市文明、消費文化,喝星巴克、看原聲電影、穿耐 克、阿迪達斯的名牌。當錢包日漸豐潤,都市中產階級生活的向往成爲尋求自我認知的最大期待。成功學是最簡單粗暴的自我價值體現,而成功學加名牌加心靈雞湯 則成爲近乎完美的人生體驗。從《上海寶貝》作者衛慧喝的第一杯星巴克咖啡到《杜拉拉升職記》裏,主人公杜拉拉的第一件LV包,小資正名爲中産,這是一個邏 輯清晰的人生成長曲線。

     然而,隨著最近幾年大衆獲取資訊渠道的不斷擴展,一系列具有階層衝突的公共事件連續在互聯網上持續發酵。比如在某交通案件中,年輕肇事者在現場表達的“我 爸是李剛”,被提升、放大,成爲權力階層可以超越無視法治的標誌。郭美美事件,炫富的少女因爲公益部門的身份受到質疑,人們將矛頭指向其背後的“乾爹”。 這些事件也促使原本以小資、中産爲追求目標的新一代人無法再逃避現實的不公平,並逐步感覺到,中國似乎並不是一個靠個人積極向上就能過上好日子的春晚式社 會。扭曲的意識形態觀、不公正的權力結構等命題終於暴露。所謂“屌絲”和“高帥富”之間的巨大階層差距才實際是決定當今中國社會資源、發展機會乃至文明水 平的關鍵。新一代人在感到挫敗的同時,也開始了在互聯網上對特權階層高帥富的狂歡式的抨擊。而作爲“高帥富”的對立面的屌絲,正在逐漸變成非政治特權階層 的代名詞,顯得更符合大多數人的胃口,被視爲“政治正確”。這或許就是爲何即使當下中國財富的擁有者中,也不乏自認爲是屌絲的人士。比如以反特權著稱的年 輕一代言論明星兼賽車手韓寒公開稱自己是純正的屌絲,雖然他的版稅收入超過千萬,是中國寫作者中最高的之一。

     由此可見,相對於1989事件之後的中國社會生活中不斷強化的去政治化傾向,如今屌絲觀念的流行某種程度上則意味著一定程度的覺醒。而且屌絲一代與1980年代搖滾一代的不同在於,屌絲是在與世界同步的環境中成長的一代,自我認知上並不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