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德國人在中國
冒險家、傳教士和大學生

德國傳教士在青島舊址標記
德國傳教士在青島舊址標記 | © Kirche: picture-alliance/dpa, Gourverneursresidenz: picture-alliance/akg-images/Bruce Connolly

他們來到中國時身份各異:外籍工人、殖民主、傳教士、醫生、建築師、商人、軍人、流亡者和大學生。下面是對德國人在中國的歷史的簡短概述。

在中國皇宮“打工” 

  德國"外派員工"留下的早期痕跡偏巧位於北京最熱鬧的交通要道之一:今日建國門立交橋西南的舊皇家天文台(亦稱古觀象台),16-18世紀來自歐洲的耶穌會教士曾在此工作,其中有幾位德國人,例如出生於科隆的湯若望(Adam Schall von Bell,1592-1666)。作為天文和數學專家,他們受到了明朝和清朝皇帝的青睞,但他們本來的使命——在中國傳教——卻未能如願。相反,通過這些傳教士,歐洲對儒家和中華帝國有了進一步的瞭解,對中國文化讚歎有加。

青島和生活在那裡的德國人
 

  為了去中國傳教而離開家鄉的還有蔚禮賢(Richard Wilhelm,1873-1930),在1899年。和許多其他德國人一樣,他被派往了當時德國租借的膠州灣(山東省),在青島落了腳。青島是一座由德國建築師建造的城市,1913年大約還有2000名德國人在那裡居住,而那裡駐紮的德國士兵差不多也有這麼多。德國人在那兒做管理工作或是在工業部門任工程師,比如在中德絲綢業協會。其他人則為獨立開業的醫生、藥劑師或工匠。還有一些人是大公司的代理(進出口貿易、德華銀行、山東路礦協會)。青島有一所德國學校,同時也為中國人創建了教育機構,其中有一所船塢技工學校,一所女子學校和一所德華高等學堂。由於中國1905年廢除科舉考試,之後,德國的殖民政策就打算貫徹自己本國的文化綱領,好與英美在中國興辦的各類學校競爭。頂多個別極其堅定的名人才能打破這種殖民意識,比如傳教士蔚禮賢:他與中國學者建立聯繫,把中國經典譯成德文。後來他到北京大學任教,成為德國漢學的奠基人之一,他孜孜不倦地為中國文化能獲得平等的理解而奔走。

冒險家和軍官 

  在中國的德國人中,既有蔚禮賢那樣的文化傳播者和用私人捐款創建了後來著名的上海同濟大學的醫生,同時也有軍官。在孫中山及其繼任蔣介石的安排下,這些軍官於上世紀20和30年代在中國擔任軍事顧問,負責國民黨部隊的重組工作。他們多數不是受德國政府委派,而是在德國重工業和德國國防軍中極右圈子指使下前往中國的。上世紀30年代開始了用軍火換原料的交易,希特拉和日本結盟後,上述合作才終止。此外毛澤東和他的遊擊隊也有德國顧問,比如李德(Otto Braun, 1900-1974),他受共產國際委派,前往毛的江西蘇區。

上海作為最後出路 

  飽受戰火摧殘的中國還為另一組德國人——猶太移民——提供了庇護。1937-1941年間,這些猶太人能夠逃亡到上海,從而避免在家鄉必死的命運,因為當時前往上海不需要簽證。其中一些流亡者在他們的新居附近開設了小買賣、裁縫店和咖啡店,而另一些猶太人則不得不忍受極其擁擠的住房條件和惡劣的衛生設施,而且經常食不果腹。儘管如此,猶太人還是開展了多種多樣的文化生活:他們建學校、辦德文報紙、上演戲劇和卡巴萊小品劇,還舉行體育比賽。後來幾年,局勢更為激化了:1943年日本管理當局強迫所有1937年後入境的猶太人搬入猶太人區,並對他們進行監視。1945年9月這個猶太人區才獲得解放。

在中國學習、工作和生活 

  今天上海又成為德國“外派員工”所喜愛的逗留地:根據《漢堡晚報》2006年的報導,大約有8000名德國人生活在這裡,他們中有商人、德國和中國公司的僱員、以及大學生,在各類交換項目框架下,這些大學生要在中國大學進行一學期或多學期的學習。30年前,情況還完全兩樣:那時為數不多的德國人——和其他西方來的外國人一樣——與中國人來往還受到各種限制。改革開放政策實施以後,才出現了人們普遍期待的寬鬆局面。看起來只有在今天,德國人和中國人才同樣有機會無拘束地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