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龔琳娜

龔琳娜
龔琳娜 | © 龔琳娜

龔琳娜是中國新藝術音樂的開拓者。她與她的丈夫,德國作曲家老鑼(Robert Zollitsch)生活在巴伐利亞。2009年,多個歐洲音樂節上都有她的身影。

  龔琳娜,1975年出生於貴陽,是中國新藝術音樂的開拓者。17歲時,她開始在北京的中國音樂學院學習聲樂。她作為獨唱歌手,2000年獲得全國青年歌手大獎賽銀獎和“全國觀眾最喜愛的歌手獎”,從而名聲鵲起。

  2001年,龔琳娜錄製了她的第一張個人專輯:《孔雀飛來》。2002年,她對中國民族音樂進行了實地采風,自此之後,中國民族音樂的不同風格和技巧融入了她自己的作品中。她的名為《走生命的路》的光碟,收錄了許多她自己創作的作品,2006年,這張光碟進入了歐洲世界音樂排行榜的前列。評論家認為龔琳娜是能演唱最多不同風格音樂的中國女歌手。近來,龔琳娜主要演唱由琴伴奏的歌曲,林晨奏琴,王華吹簫,為她伴奏。龔琳娜同她的丈夫、中國新藝術音樂的作曲家老鑼(Robert Zollitsch)以及他們的兩個孩子生活在巴伐利亞州的基姆湖附近。2009年,龔琳娜將在歐洲和中國的多個藝術節上演唱。12月她將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在北京登場。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最近我在國內給一些大學和學院做音樂會,主要是古代歌曲琴歌的音樂會, 還要講課。同時在研究中國的文人音樂,研究它的表達方式和演唱方式,如何理解古代詩詞,並用音樂來把它演繹出來。今年我會參加歐洲的一些音樂節。7月3日至7月5日我應邀參加德國最大的世界民族音樂節“TFF Rudolstadt”, 此外還會參加在芬蘭舉行的高斯蒂寧國際民間音樂節。今年秋天我也很可能去參加比利時的“歐羅巴利亞-中國藝術節” (Europalia),今年的主賓國就是中國。

另外,我很期待12月在北京與中國最早從事現代音樂作曲的作曲家羅忠镕合作搞的一場特別的音樂會,用現代譜曲的音樂唱古詩詞。羅先生上個世紀80年代留學德國,他的作曲技術現在所有的人都在學,但他寫出來的歌沒有人來唱,因為唱歌的人不能理解怎麽唱。羅先生今年12月就85歲了,他從未聽過自己作品的音樂會,所以我覺得我有一種責任把羅先生的歌唱出來給他聽,以彌補老先生音樂生涯的缺憾。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是怎麽開始的?

2002年我認識我現在的德國丈夫老鑼時開始接觸德國。2002年7月他邀請我去德國看TFF Rudolstadt世界民族音樂節,一個嶄新的、不一樣的世界向我打開了大門。來自世界各地各種風格的民族音樂人、音樂家登台表演,大部分人都很真實,沒有豪華的舞台和漂亮的衣服,把不一樣的民族音樂混在一起變成一種新的東西。這讓我感受到了中國的一句老話“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可是一個不夠開放的民族是無法走向世界的,因為它老保有自己,它不願意看別人。我在那個德國音樂節上看到了開放的民族性音樂的生命力,當時我就覺得這就是我願意去努力的方向,所以很高興在2009年,也就是7年後的今天,我能被這個音樂節邀請去演出。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影響很大。老鑼改變了我對音樂的觀念,讓我對中國文化的“根”更加注重。我也開始研究和汲取民歌的唱法,把它放入我新的作品中,用中國韻味的音色、技術和審美標準融合現代的作曲技術,找到一種整體狀態非常有傳統中國特色的“韻”。在德國的舞台上我有很自由的空間,可以自己按照聽眾的習慣來安排藝術表演。西方聽眾與中國聽眾的欣賞口味不同,我會根據這其中的變化改變整體曲目的安排和演唱方式。我把中國傳統的,讓人覺得刺激的音色和柔美、低沈的音色搭配起來,讓整台音樂會變得十分豐富,既讓觀眾獲得滿足又向他們展現了與其他中國音樂會不一樣的唱法。生活上,我和老羅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中也找到了一種新的力量。我們對待不同的文化習慣,吸取彼此好的方面,揚長避短,相互補充,所以我覺得我們的生活很幸福。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最美好的經歷是跟大自然的接觸。我從小在城市長大,不懂大自然。住在基姆湖我每天都去森林裏散步。冬天的時候德國很冷,霧很大,我就覺得害怕。之所以害怕是因為我的氣和大自然的氣不平衡,大自然的氣強於我的氣,我發現這就是中醫裏說的氣虛。從那以後,我就每天光著腳在森林裏走,我讓自己完全地接觸氣,感覺自然,感覺自己好像就是一棵樹,或者是小動物。後來我突然就感覺到了自己的氣,十天以後我的氣就越來越強,與自然的氣越來越平衡了,也不再害怕了。我從大自然裏學到人和天地的氣合在一起,領會了從小聽到的“天地人和”思想。

5.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我在德國沒有很不愉快的經歷,但有一些讓我覺得困難的事。譬如剛到德國的時候我要像一個孩子一樣從頭學習,學德語、學開車、學騎自行車,還要照顧我的兩個孩子。有時覺得真的很難。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因為我主要住在巴伐利亞,所以我很喜歡吃那裏的傳統菜,比如酸菜和烤豬肉。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我覺得德國人有一種“硬度”。因為這個“硬度”我覺得和德國人打交道非常踏實,誠信又實在。但有時也由於這個“硬度”,在某些方面過於呆板,不夠靈活。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德國人的嚴謹和做事認真的態度。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當然是德國的音樂!我非常喜歡巴哈、舒伯特的音樂,德國帶給我直接影響的也是音樂方面。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我不願意和搞藝術的人交換,因為我在這個圈子裏已經體會過了。如果有可能,我想體會一下完全不同的生活,譬如跟那些帶著帳篷的登山者交換,在山裏過24小時完全和現代社會不同的生活。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德國打掃衛生的習慣。中國炒菜很油膩,通常很多人碗都洗不乾凈,而廚房也會變得很油膩。用德國人打掃衛生的方法效率高,掃地、拖地、洗碗、擺餐具,又快又整潔,這對每個家庭都很實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