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李繼偉

李繼偉
李繼偉 | © 李繼偉

奧運會之夏,藝術家李繼偉裝扮了駐北京的德國大使館,2008年11月初,他又為廣州的德國大道設計文化亭。而李繼偉和德國的淵源還很深很深。

  李繼偉1960年生於北京。上個世紀80年代初,他就讀於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1990年就讀於維也納奧地利國家美術學院,師從馬格斯•博蘭斯基教授。畢業後一年多時間,他遊歷美國和加拿大各地,1996年起定居柏林。2003年,李繼偉再次回到北京。繪畫專業出身的李繼偉今天主要對裝置和設計感興趣,他通過它們可以與社會建立緊密聯繫。他在作品中尤其喜愛使用高科技材料。2007年,他為南京德國大道設計了文化亭“浮動空間”,2008年他用裝置作品“inForm狀態”裝飾了德國大使館。此外,李繼偉還設計建造了奧林匹克游泳館“水立方”中的“藝術地坪”裝置。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我不是最近忙,我一直在忙。最近和大使館剛做完“inForm狀態”的裝置,接下來就是在忙把這個裝置的畫冊印完,因為第一次做的時候有印刷的問題,我已經用了九天五夜和我的設計師一起在印刷廠看,我對畫冊的質量要求比較高。再一個就是忙廣州德中同行項目的文化展廳。當然後面還有很多別的項目。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我96年從美國回到歐洲,然後去了柏林,所以是從96年真正開始在德國柏林居住,開始在德國柏林從事藝術。我88年到奧地利學習了七年,畢業之後去了美國。美國很有意思,很大、很開放,和歐洲很不一樣,歐洲很好的東西到了美國就變成了十倍的翻版。所以回到奧地利以後,雖然我覺得奧地利很漂亮、很不錯,但是如果對於未來的創造還有更多的想法的話,我想在歐洲譬如柏林更適合一些。因為我是在北京生的,柏林和北京很像,有的人非常有禮貌、有文化,但是有的人說話非常非常的不客氣,直接罵人,也不太那麽講究。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德國和世界其他國家比起來是一個做事的地方,雖然談事是比較複雜的,方方面面的要求都要談,但是一旦談完了,就會放手讓你去做。當然,德國人也很直爽,德國人不拐彎的,我沒有說所有的,不過更多的德國人的觀念是直接的,簡單的。在追求質量方面,德國有很多的機械、設備,他們的想法也全部都是機械式的,直的,不拐彎的。但是有一個特別明顯的、很簡單的例子:德國的高速公路如果有修路,它的拐彎線是直的,而其他地方拐彎線還是圓的,中國人做事做得差不多;但在德國壓力很大,你必須把這個事做好,沒什麽可討論的。它給我的工作帶來很大的影響,從手工到製作,甚至包括材料。我對質量很感興趣。德國對的質量要求直接、清楚,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包括德國人的作風我也很喜歡:一、二、三,但是在做的過程中,一、二、三不一定能實現,所以你也需要一種很靈活的想法。我希望把準確和靈活這兩者放在一起。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我在德國發生的事多了,我覺得這個問題答起來很困難。一個最美好的經歷是我在柏林做第一個裝置,在惡魔之山(Teufelsberg)上,是大概有五、六十米高的廢墟的一座山。我用了七噸的鵝卵石,還有2000多個莫扎特巧克力,還有一個金屬的線——但是我根本沒有錢。我就直接找了一個公司,說我有一個想法,需要一個做石頭的公司。做石頭的老闆並不知道藝術,但是有這麽一個藝術家,一個神經兮兮的中國人來找他說我要錢、需要支持,他說好,就這麽簡單。這給我印象很深。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有一次我在柏林開車。德國人不是很有耐心,在我後面的一個人開著巨大的車,在黃燈掛擋開始準備走的時候就開始用特別髒的話罵“你這個小傻瓜會不會開車”。我當時在奧地利學習,奧地利人講話都用“您”做稱呼,這個人一上來就開始罵我,這個經歷讓我很不愉快。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最喜歡吃的德國菜……我覺得沒有太多喜歡的,因為我吃飯比較挑剔,不過相對來說德國的麵包還不錯,我很喜歡德國的黑麵包,或者是黑白麵包混起來,還有德國美茵茲地區有很好的葡萄酒,譬如雷司令的一種,不是特別甜的。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我覺得德國就是最直接的,方的,拐彎也是方的,但是很準確、很有邏輯、很理智。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我覺得是德國的個性創新、創作中的力量和它的自由。它做的東西都很有力量,例如福士甲蟲車。還有里希特,他不僅僅把材料作為一種顏色和藝術內容,他把這個用一個刮刀一刮,這完全是德國製造的一種藝術方面的表現。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和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這可不容易。我不是政治家,真的我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是如果有可能,我想和德國大使施明賢交換一天生活。或者一個更好的主意是:和在高速公路上畫轉彎線的工人交換一天生活。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我覺得是質量要求和邏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