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劉索拉

劉索拉
劉索拉 | © 劉索拉

她是非常成功的作曲家、人聲表演家和作家。2008年11月,劉索拉與德國現代室內樂團合作在香港演出六幕劇《驚夢》。她從2002年起出任柏林世界文化宮的國際顧問。德國觀眾對她音樂的理解使她有“如魚得水”之感。

  劉索拉,北京人,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1988年至2002年曾先後定居倫敦和紐約。1997年組建“劉索拉與朋友們樂隊”。她的音樂代表作有專輯《藍調在東方》、《中國拼貼》、《纏》、《六月雪》、《春雪圖》、《隱現》等,中國第一部搖滾歌劇《藍天綠海》也出自她的筆下。大型室內歌劇《驚夢》以江青的生平為創作靈感,該劇與法蘭克福現代室內樂團合作,2006年在法蘭克福首演,劉索拉親自擔任主唱。

  除了從事音樂創作以外,劉索拉還是一位作家。1985年她創作的小說《你別無選擇》在全國引起轟動,獲全國中篇小說獎。她的其他文學作品《行走的劉索拉》、《語音畫》、《混噸加哩格楞》、《女貞湯》等也都備受讀者關注,曾獲多項文學獎並被翻譯成多種文字。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最近剛剛和德國現代室內樂團(Ensemble Modern)合作在香港演完了《驚夢》,我們的合作是從06年開始的,這個歌劇已經在德國演出過,現在在香港重演。這個演出結束了之後,我現在開始寫一個關於跟鬼魂對話的小歌劇《自在魂》,這次是和英國指揮保羅∙席勒(Paul Hillier)和丹麥的聲樂劇院(The Theatre of Voice)合作,該劇將在2009年五月在英國上演。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是怎麽開始的?

我從2002年起被德國的媒體文化部(文化部)部長邀請為世界文化宮(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做國際顧問,為期五年,所以我從02年開始每年都要在柏林做項目。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我比較幸運,我接觸的都是德國精英的文化界人士和知識分子。在我工作的文化宮,整體上無論是領導還是普通工作人員都很誠實、很實在,而且工作認真。我感覺和他們在一起工作很踏實,而且能夠讓我想多學,德國那種踏實的分析方法特別好,由於德國的哲學傳統、理論傳統,德國人對於理論分析特別在意,讓藝術家特別想踏實地從理論上分析作品,更實在地創作,而不是在做純粹令人驚奇的東西。對生活的影響不是很大。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很難說哪個最美好。我每次工作都非常享受,但這不光是因為德國人,而是因為世界文化宮請來的各個國家的藝術家、專家,這個整體讓我很享受。和德國現代室內樂團合作感覺也很好,他們做事很簡單,沒有繞圈或者故意為難人,和他們合作很舒服。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沒有什麽最不愉快的經歷。我這個人經過不愉快就會忘了,肯定任何事情都有順與不順,不順也有原因,如果把這些是都記著並且羅列出來就沒有意思了。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我還是很喜歡吃德國酸菜的,不過天天吃我受不了。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對我個人來說,我和德國搞音樂的人說話感覺特別舒服,因為他們對音樂理論了解得特別清楚,我覺得這個特別德國。因為我自己對音樂理論和音樂美學感興趣,但很多別的地方的人都不在意。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都是從德國發源的,所以在德國有一個非常深厚的理論基礎,而且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音樂基礎教育特別好,這對我來說感覺如魚得水,比如有些東西在別的國家會引起驚奇或者詫異,大家不是特別明白你在做什麽,但德國人就很清楚,很多時候就連觀眾都很清楚。他們的頭腦也很開放,觀眾的素質特別好。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我是做音樂的,只能從我有限的經驗裏比較,我覺得德國的現代音樂非常發達。德國的學院派音樂教育非常好。上世紀60年代之前,德國的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在世界上都是領先的。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我不願意和任何人交換生活。(笑)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因為我在德國只是工作,我想把他們在工作中認真、嚴謹,而且不耍大牌、誠實、直接的特點帶回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