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王全安

王全安
王全安 | © 王全安

連接導演王全安和德國的不僅僅是《圖雅的婚事》(2007)和《團圓》(2010)在柏林電影節上帶給他的金熊和銀熊。

  難怪1965年出生於延安的導演王全安會感覺自己緊緊地與柏林聯繫在一起: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有四部電影在柏林電影節上放映:2002年論壇單元放映了他的《月蝕》,2004年全景單元放映了《驚蟄》,2007年競賽單元放映《圖雅的婚事》,2010年,他的電影《團圓》成為柏林電影節的開幕電影。2007年,王全安的《圖雅的婚事》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電影金熊獎。2010年,他和金娜憑藉電影《團圓》獲得最佳編劇銀熊獎。

  此外,王全安有四部電影與德國攝影師盧茨·賴特邁爾(Lutz Reitemeier)合作,兩人於2000年在柏林認識。

1. 你最近在忙什麼?

我最近在忙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參加柏林電影節。回來以後整個中國傳媒讓我非常疲憊,我一直在說第60屆柏林電影節上開幕電影的事情。

  同時我已經開始為下一部電影《白鹿原》做準備。這是陳忠實寫的一部非常有名的小說,寫於二十年前。之前它一直是禁止拍攝的。中國很多導演都想拍,張藝謀、陳凱歌、吳天明一直到我,現在終於可以開拍,前後等待了20年。

2.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德國?是怎麼開始的?

我最早和德國的接觸應該是在音樂方面,我喜歡古典音樂,喜歡巴哈。而且我之前也喜歡讀哲學書籍,德國的哲學和文學都很重要。但是最直觀接觸的恐怕還是奔馳,在我很小的時候看到奔馳,感覺它像一輛夢幻汽車,那時候坐在一輛汽車裏就像一個夢想成真的時刻一樣。

  真正接觸德國是我去放我的第一部電影《月蝕》。2002年它在柏林電影節青年導演國際論壇上放映。那也是我在德國度過的第一個春節。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在我工作中間合作的德國人其實不少,這幾年來除了第一部電影以外,我後面的四部電影全部是和德國的攝影師盧茨·賴特邁爾合作,還有燈光師。現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又有了彼得·唐納(Peter Donner)這個合作者。我發現我特別能夠和德國人一起工作和生活,我們既有非常不同的地方,又有相同的地方。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是因為我本身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我發現德國人也有這種毛病。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他們都力求完美,重視細節。電影其實是一個細節的東西,長期合作讓我信任德國人,我們一起完成了很多高品質的電影,而且我們還一起在中國鄉村裏困難的條件下工作,都能戰勝困難。

  從我個人和德國人的關係來說,影響最大的還是《圖雅的婚事》在柏林電影節上獲得金熊獎這件事情。可以說它改變了我的人生,甚至影響了整個中國的電影現狀。張藝謀導演二十多年前獲得金熊獎對中國電影的改變就更大了,這次其實也是一種改變,電影變得更年輕,更具個人化的視角,這樣一個中國電影時代徹底來臨了。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麼?

最美好的經歷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不用再談電影節了,電影節顯然是美好的經歷,我們談談普通的事情。

  在德國日常生活中讓我覺得最美好的事情是:在柏林做第二部電影的後期製作時,閑暇的時候我們可以到柏林的一個類似於郊區的地方,每天到那邊的湖裏游泳。人們一般是黃昏的時候去,很多人會裸泳。第一天我還有點拘謹,第二天我也脫了一起游,我真是感覺非常非常的自在,很和諧,一切都很美好,完全地融入到自然的環境裏,那可能是我最愉快的經歷。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麼?

其實不愉快還是挺多的。柏林讓人最不愉快的是它的天氣。每次和我們一起起行的女士們總是抱怨無法展示她們漂亮的衣服,但這似乎不是我最不愉快的。如果去德國的次數少,可能還會記得,去的次數多了,就模糊了,現在好像想不起什麼不愉快的了。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我個人最愛吃的是德國的香腸,香腸種類非常多。我每次去柏林都會胖,就是因為我太愛吃那裏的早餐了,德國的早餐應該說是吃起來最好,品質最高的一個。

7. 對你來說什麼“最德國”?

如果要我從智慧的範圍來評價,我覺得巴哈是最德國的。因為我覺得在人的智慧創造的東西中,音樂可以說是最好的東西。在音樂裏最好的,我個人最喜歡的是巴哈。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柏林電影節嘛。主要是我覺得柏林電影節對中國電影藝術影響重大,其實與世界其他重要的電影節相比,柏林電影節和中國電影的聯繫是最緊密的,可以說如果張藝謀導演的《紅高粱》當年沒有獲獎,我不知道中國電影的歷史是什麼樣的。那是中國電影的轉折,中國電影從那個時候開始面對整個世界。我也去過其他的電影節,柏林電影節和它們如此不同。包括這次如此重要、如此隆重的第60屆柏林電影節,沒有選擇荷里活明星那種熱鬧的電影作為首映,而因為電影本身的故事和主題與柏林之間的關係而選擇了中國的電影《團圓》。這種獨立正體現了柏林電影節的獨特,同時也表現了柏林電影節的自尊。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問題是值得羡慕的德國人太多了。這個太難回答了,眼前我能想到的是一個做古典吉他的大師馬蒂亞斯·達曼(Matthias Dammann)。前一段時間我想學古典吉他,於是給他打電話想買一把他做的吉他。他告訴我他每年做只做十來把琴,不會多做。後來聽說我40來歲,說這還可以,也許往後排個十年,他的琴來了我還能彈。我很羡慕他這種作為一個藝術家的狀態,我覺得這很值得中國人學習。因為中國人都很忙,忙著追逐金錢,包括我們這些很有名的人也都很累。從他身上我看到一種智慧,能夠平衡生活和工作之間的關係的智慧,適度就可以。那麼什麼是適度呢?所以如果要交換一天,我願意交換他的一天,因為他的一天完全是自己主宰的,而不是被環境或工作主宰。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德國人有一種務實的習慣,很實際、很實在。中國人比較缺乏這種品質,中國人太聰明了,做一件事情總是喜歡走捷徑,這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覺得中國人需要向德國人學習的是用實實在在的態度面對事情,應該注重內在品質的追求,而不僅僅是外在的。我想這也是德國人最讓全世界感到尊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