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袁順

袁順
袁順 | © Yuan Shun

藝術家袁順在柏林生活多年,2001年他甚至以柏林造型藝術家的身份獲得柏林文化局赴伊斯坦布爾的藝術家基金。2009年,觀眾可以在“柏林文化局基金會伊斯坦布爾獎學金得主群展1998-2009 ”中看到他的作品。

  袁順於1961年出生在上海。他很小就顯露出藝術才華,12歲時,他的一幅作品就曾在上海友好城市——日本大阪展出。1979年至1983年,袁順在北京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學習中國畫,他除了接受藝術教育之外,同時還受到軍事方面的培訓。1991至1994年,他在波蘭生活,期間經常前往柏林,至兩德統一後,那裏活躍的藝術創作氛圍使他獲得了很大啟發。1994年,袁順搬到柏林。2005年以來,他又移居北京,在798藝術區附近的一個工作室與柏林的女藝術家尤塔•波波(Jutta Bobbe)一起工作。

  袁順的藝術創作涉及攝影、裝置、影像和行為藝術等。他功底深厚的中國傳統畫技巧,以及他在軍隊生活的經驗在他的作品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他的許多作品的主題是風景、城市與建築,例如他塑造了風景模型,那是由自然、人類干預自然的痕跡和超現實主義的元素組成的混合體,然後他把這些模型拍成照片和錄像。2009年,在慶祝柏林與伊斯坦布爾建立友好城市二十周年之際,可以在這兩個城市欣賞到袁順的作品。

1. 你最近在忙什麼?

我正在準備幾個在國外的展覽:3-4月份在伊斯坦布爾將舉辦一個聯展,參展的是近20年來獲得過柏林文化局基金會伊斯坦布爾獎學金的藝術家,我是作為柏林藝術家之一參展的。此外還有在羅馬附近的Terni的聯展“地圖遊戲:變化動力”和6月份的威尼斯雙年展的專案。9月份我還將參加在布魯塞爾的一個中國當代藝術展。伊斯坦布爾的展覽10月份也會去柏林。

2.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在我大約14歲的時候,老師借給我一本阿道夫•門采爾(Adolf Menzel)的畫冊。當時他成了我最喜歡的畫家,我幾乎把裏面的素描全都複製了,包括畫冊裏面他的膝蓋、腳。就像是跟著阿道夫•門采爾旅行一樣,我後來在柏林的舊國家畫廊看到了他的原作,倍感親切。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德國人嚴謹的思維方式、德國的哲學和邏輯對我影響很大。去德國之前我的思維方式和生活都較散亂,到德國之後我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都相對有了改變,變得比較有規劃,有邏輯和注重結構性。同時我也又回到了對中國的傳統的重新發現。比如老子的哲學,孫子的戰略戰術等。不過,我在柏林的時候,中國傳統技藝不是我主要關心的東西,相反,當時我全部投入到當代藝術的裝置和行為藝術中,書法和水墨就不做了。我在德國教書法的時候,德國人經常會說我學生的字比我寫得好看……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麼?

最美好的是我得到獎學金的時候。我總共拿過四次獎學金,兩次是獲得沃普斯韋德(Worpswede)藝術家基金,一次是維佩爾斯多夫(Wiepersdorf)藝術家基金,還有2001年獲得柏林文化局赴伊斯坦布爾的藝術家基金。

5. 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麼?

我在德國參加過一個很好的朋友的葬禮,此外還在那裏離過婚。但是比較具體的不愉快的經歷可能是有一次因為誤會被警員帶到警察局,關了幾個小時。我那天想在東柏林的火車站退幾張火車票,結果售票員把我當成越南票販,給警員打了電話。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喜歡德國的丸子、酸菜、豬腿,加上啤酒。

7. 對你來說什麼“最德國”?

我想引用布萊希特的話“Nothing but grey.”回答這個問題。但是灰色並不是不好!比如,我當時從波蘭去柏林看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個人展,他用灰色用得特別好。博伊斯(Joseph Beuyss)也是,他用灰色氈子做制服等。還有我看柏林古根海姆(Guggenheim)博物館的里希特(Gerhard Richter)作品,有一組是八塊灰色的大作品,也非常酷。我認為灰色有一種永恆不變的質感。

8. 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我想是德國的歌劇。我不是很懂歌劇,因為歌詞難辨。但是,由於喜歡,我去聽了很多劇碼,有時一個月達3場之多。華格納和尼采是一脈相承的。德國的音樂非常有精神性、甚至在服裝和舞台設計等方面,都十分有表現力。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歌德。我曾去過他在魏瑪的故居,有位工作人員給我介紹一個木門上的小洞,據說歌德每天從那個洞可以看到對面窗戶裏的年青女子。當時他已經八十多歲了。我想擁有他這種永遠年輕的心態,並與他交換如此浪漫的一天……我還在那裏看到過歌德寫的信。我想像著,當外面傳來馬車聲時,歌德把鵝毛筆蘸到墨水裏開始書寫他的情書。這使我驚訝:“德國原來也有書法!如此之美!”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嚴謹的態度,對人類自身環境的責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