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米歇爾•西弗(Michael Schiefel)

米歇爾•西弗
米歇爾•西弗 | 攝影: Jörg Grosse-Geldermann © 米歇爾•西弗(Michael Schiefel )

2009年前往香港爵士音樂節的邀請為這位柏林的爵士歌手開啟了中國的大門。

  爵士歌手米歇爾•西弗(Michael Schiefel)1970年出生於明斯特,作為獨唱歌手多年來在德國國內外名聲鵲起。2010年3月中,他再次登上中國的舞台。他最獨特的地方是他的“循環技巧”(Loop-Technik):米歇爾•西弗借助一個循環儀器,使自己的聲音變得多樣,並產生間離效果,以至於他可以自己演唱合唱中的多個聲部,甚至在聲音上能替代整個合唱團。他的演唱包括聲音藝術作品,也包括抒情歌曲。米歇爾•西弗在不同的樂隊表演,這顯示了他演唱的多樣性:例如他在鄉土爵士樂範圍,同JazzIndeed樂隊合作,在現代爵士方面同顫音琴大師達維德•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樂隊或同特里西安爵士大樂隊(Thärichens Tentett)合作。2001年以來,米歇爾•西弗在魏瑪李斯特音樂學院教授爵士演唱。他生活在柏林。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最近一段時間,我主要是忙於旅行。我剛出了一張個人專輯,內容是有關旅行的。專輯的名字叫《My Home is my Tent》。最近一段時間我不僅去了中國,而且也去了其他地方,比如在印度、近東地區、美國和歐洲巡演。所以目前我的狀態是“不在家”。

2. 你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是怎麽開始的?

一切都是由我應邀到香港參加一次爵士音樂節開始的。在那裏我認識了同行爵士歌手趙可。後來我還收到來自北京和上海的邀請,我也去了,然後一切就這麽發生了。

3. 與中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中國對我的生活肯定是有影響的,在音樂方面還聽不出來,現在還太早,但影響是有的。我處理新材料的方式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一開始來中國的時候,我出於興趣試圖在谷歌上搜索“著名中國古典作曲家”,但沒有多少結果。然後我發現,這裏注重的是某一段流傳的旋律,至於誰寫這些作品則沒有那麽受關注。歐洲正好相反,人們通過偉大作曲家的名字可以很好地了解古典音樂。

4. 你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對我來說,愉快的感覺和喜出望外的感受總是不斷交替出現,這讓我覺得很有意思。最美好的經歷是很難說的。深圳的一個文化場所給我留下了特別的印象,就是OCT 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我想,與那裏的一個活動組織者見面,對我來說,是迄今為止最美好的經歷。我想,與人交流總是讓人最高興的。

5. 你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生過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有一次我在上海走進一間書店,看到一個保安對一個想買書的女人大喊大叫。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因為我不懂中文。如果一個人到了一個新地方,而且不懂那裏的語言,他就有可能覺得這個地方特別好,特別和諧。然後又會出現一些瞬間,把人帶回現實中,發現原來這裏人與人的關係也很平常,這裏的人有時也會心煩意亂。就是這麼一個瞬間。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有,就是餛飩,我特別喜歡吃。我本來就喜歡吃各種各樣的餃子,但我覺得餛飩特別棒。

7. 對你來說什麽“ 最中國”?

我覺得,“最中國”的就是中國人進行交流的方式有些含蓄。常常是有人說了些什麽,我要到兩個月以後才明白,他為什麽說這些話。在德國不是這樣的。我認為,德國是一個能夠非常直接進行交流的國家。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主要有兩點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方面,中國文化的歷史如此久遠。比如漢字就讓我非常著迷。另一方面就是目前中國如何處理文化上的變化,這個國家如何努力促成這樣的變化。特別是當我們考慮到必須要組織那麽多人,正發生這麽多事情的時候。我們不會簡單地公開讚美,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恰恰是有些事並不成功,但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一切都讓人印象深刻。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如果我現在想一想,也許就是和趙可交換。他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有相似之處。這就是說,我肯定能領會、理解他的生活中的某些東西,但有些東西則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一種混合狀態對我具有吸引力。

10. 你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一起吃飯是一個非常好的理念。在德國,不在一起吃飯已經變得很極端了。我當然也喜歡獨處,但我認為吃飯的時候大家能聚在一起是更好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