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田蔓莎

田蔓莎
田蔓莎 | © 田蔓莎,攝影:Dirk Bleicker

從2000年與德國真正接觸開始,田蔓莎與德國戲劇界的聯繫就再也沒有中斷,她覺得柏林喜歌劇院對傳統歌劇的現代演繹給了她藝術創作很大啟發。

  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副院長田蔓莎,生於1963年,是中國著名川劇表演藝術家。1993年,她創立西南第一家小劇場“蔓莎梨園”,致力於川劇的宣傳與推廣。她演出的代表作有《死水微瀾》、《馬克白夫人》、《目連救母》等川劇,表演以外,田蔓莎還在上海戲劇學院授課,並從事藝術管理和導演工作。她導演的作品有:歌劇《胡笳十八拍-文姬》、京劇《死水微瀾》等,其中她表演的川劇《死水微瀾》被評論界稱為“中國川劇革新的里程碑”。

除了立足於中國傳統戲曲,田蔓莎還進行現代實驗劇場的探索。她舞台表演風格獨特,以活靈活現、細膩傳神著稱。她的作品力圖追求傳統與現代、古典美與現代美、思想內容與藝術形式的完美結合。2006年,田蔓莎出任柏林世界文化宮大型文化交流項目《在過去與未來之間的中國》的戲劇總監和策劃人,與當時同在柏林世界文化宮工作的約翰內斯•奧登塔爾(Johannes Odenthal)共同主編出版德文版《活的記憶——中國戲曲在當代》一書。她曾獲得“梅花獎”、“二度梅花獎”和國際劇協德國中心現代音樂劇場“特別獎”等獎項。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上半年剛忙完兩個戲的導演工作,一個是室內歌劇《胡茄十八拍-文姬》在澳門的演出,一個是京劇《死水微瀾》在上海的演出。10月下旬我將與中國藝術研究院邀請的二十多位專家、學者和藝術家一起去丹麥哥本哈根參加第二屆“中歐文化對話”會議。然後重排實驗川劇《情嘆》,準備參加比利時的“歐羅巴利亞-中國藝術節”(Europalia),其演出時間是2010年1月下旬至2月中旬。我們除了在比利時演出,還要去阿姆斯特丹和慕尼黑巡演。今年11月我會與巴伐利亞戲劇學院合作,在上海戲劇學院舉辦一個表演工作坊,我請到正好來上海參加國際藝術節演出的《狗鎮》的導演來學院進行交流。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德國?

是2000年才開始的。當時是因為香港“進念•二十面體”(Zuni Icosahedron)的藝術總監榮念曾(Danny Yung)邀請我參加他與柏林世界文化宮總監漢斯-格奧爾格•克諾普博士(Dr. Hans-Georg Knopp)策劃合作的 “香港在柏林——柏林在香港” 大型系列文化交流演出活動,我才第一次到柏林,接觸到德國。

3. 與德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與德國的交往,應該是我藝術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從2000年以後直到現在,我一直都在與德國的一些大學、藝術機構、藝術家在保持聯繫與合作。如:2001年我去不萊梅參加莎士比亞劇團的演出、去慕尼黑參加梅塔劇院組織的巡演,也去了慕尼黑大學、慕尼黑芭蕾舞劇團講課。03年至06年期間都在與柏林世界文化宮一起策劃大型文化交流項目。2006年我們在歌德學院的大力幫助下,上海戲劇學院派譴了10位教授、講師專門赴德國學習一個月,那次對大家來說都是一次很好的學習經驗和感受,對我來說受益就更多了。我們訪問德國回來後,上海戲劇學院就開始計劃與德國建立一種長期的合作關係,我們也開始計劃把一些德國重要的藝術家請到我們學院來給學生交流講課。目前我們已經請來了柏林喜歌劇院的歌劇總監布勒金•菲利普先生(Broeking Philip)和德國著名作曲家、導演海納•戈培爾先生(Heiner Goebbels)等。接下來我們還要邀請很多位重要的藝術家來我院交流。

4. 你在德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是在劇場看演出。因為觀眾的那種專注和對藝術家的尊重讓我很感動。還有就是我去爬山時,每當我遇上同行或迎面而來的遊人時,他們都會非常友好地跟我說一句“你好!”,讓我頓時倍感親切和美好。後來我也學會了說這句話,我認為這是人與人溝通最好的開始。

5.你在德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上。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德國菜?

我最喜歡吃的是肉麵包、香腸和酸菜。

7. 對你來說什麽“最德國”?

德國人的嚴謹和認真。當然,還有他們的汽車。

8.德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很多方面都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最深的應該有現代舞蹈、歌劇、音樂、博物館等。柏林喜歌劇院用現代方式演繹傳統歌劇的創作方法,尤其給我很大啟發。

9.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德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沒有想過要交換過別人的一天生活。我想,如果真的想去感受德國人的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去親身體驗和了解,這樣的感受會更真實些。

10.  你希望把德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他們做事的嚴謹和認真,還有就是藝術家對藝術理想追求的態度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