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人物
克勞斯-迪特•雷曼(Klaus-Dieter Lehmann)

克勞斯-迪特•雷曼
克勞斯-迪特•雷曼 | © 歌德學院

在2010年5月與中國中學生和美術學院大學生的交流給歌德學院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克勞斯-迪特•雷曼博士教授1940年出生於布雷斯勞,曾獲得物理學和數學碩士學位。70年代初在美茵茲的馬普學會工作,通過圖書館學國家考試後,從1973年起擔任美茵河畔法蘭克福城市與大學圖書館館長。

  1988年起雷曼擔任法蘭克福德意志圖書館總館長,此後他成功地將前東德的萊比錫圖書館合併至德意志國家圖書館。1998年他被任命為位於柏林的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主席,任職期間,他主要負責柏林博物館島的重建。2002年以來他擔任歌德學院副主席,並於2008年接任尤塔•林巴赫(Jutta Limbach)任歌德學院主席。

  2010年5月19日,雷曼與德國前聯邦總統霍斯特•克勒(Horst Köhler)率領的代表團一行訪問上海世博會,一同蒞臨“德中同行之家”舉辦的有關文化對話——“合作代替自我展示”的討論環節。此外,他還與中國對外語言文化機構孔子學院/漢辦簽署合作協議。

1. 你最近在忙什麽?

忙於同中國打交道,而且涉及方方面面。一方面,從慕尼黑來中國之前,我看了慕尼黑雙年展上演出的中國歌劇《泉》。這齣戲讓我了解到相當現代,富於想像力的中國。此外,我一直在看書:包括幾本小說,還有一本大部頭《當中國統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為了到北京時,多少有備而來。

2. 你從什麽時候開始接觸中國?

2003年,我曾去過香港,但因為其他的機緣。2006年我任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主席時應中國文化部的邀請來到中國大陸,主要是參觀中國眾多的新建博物館並提供諮詢。我與另外兩名同事花了兩周多的時間穿越這個國家,這是我經歷的最為激動人心的旅行之一。當時德國舉辦的世界盃比賽正如火如荼,我們除了觀看博物館,還遇到了大量群情激昂的中國年輕人,他們臉頰上塗抹著德國國旗黑-紅-金的顏色,為德國國家隊載歌載舞,吶喊助威。那是我第一次與中國親密接觸,信息量大而且充滿感情色彩。

3. 與中國的交往給你的工作或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

我在中國才設身處地理解到,這個世界的中心和邊緣真的改變了:中國在急速發展,也不乏問題——這讓我意識到,只有共同應對,才能塑造未來。我相信文化是其中的關鍵。

4. 你在中國最美好的經歷是什麽?

最美好的經歷在於與年輕人的相遇,主要來自兩個經歷:一次是在“學校:塑造未來的夥伴”(PASCH)項目,我在課堂上與年輕人一同討論,感受他們對德國的熱情和好奇,這讓我深受啟發。他們的德語知識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一次是與從事藝術的年輕人相遇。在我訪問期間,南京藝術學院的學生在美術館展出他們的畢業作品,包括繪畫、攝影、時尚與設計,可謂人才濟濟。最為美好的還是那種氣氛——開放、充滿動力、多姿多彩。全新的一代正在成長起來,他們具有非常、非常多前人所沒有的,更為自由的理念。

5. 你在中國最不愉快的經歷是什麽?

中國國內航班時時延誤,卻既不告知晚點時間,也不提前通知登機口的變更。對於日程安排緊湊的人來說,這很讓人心煩。

6. 有沒有你最喜歡吃的中國菜?

無論如何有中國菜餚經典——鴨子,我在北京烤鴨和南京鹽水鴨之間難以取捨。但我覺得,我似乎更喜歡以酥脆可口著稱的北京烤鴨。

7. 對你來說什麽“ 最中國”?

我注意到“最中國”的是中國家庭的凝聚力,不論漂泊多遠、不論遷移多久,家庭一如既往地具有強大的凝聚力。

8. 中國文化方面哪種成果給你印象最深?

中國文字,書法藝術。儘管我不懂中國文字,但還是對它十分著迷。一個國家的文字也是藝術,這別有意味。

9. 如果可能的話,你願意和哪個中國人交換一天生活?

由於我自己是從事文化事業的人,幾乎負責過所有形式的展示,所以我希望做點完全不一樣的事——比如當一個巨型開發項目的施工負責人,同時能體現如何協調“舊”與“新”。

10. 你希望把中國的哪些習慣或理念帶回國內?

圓桌。圓桌不僅用於吃飯,也適於談話和談判。德國人應當丟棄有棱有角的桌子,圓桌能帶來全新感受。

更多履歷信息

克勞斯-迪特•雷曼教授曾榮膺包括聯邦一級十字勳章,柏林聯邦州勳章,奧地利科學與藝術一級十字榮譽勳章,以及德意志文化委員會頒發的文化格羅申獎(Kulturgroschen)在內的諸多獎項。他是法蘭克福大學、柏林洪堡大學榮譽教授,身兼貝塔斯曼基金會、美茵茨科學與文學學院、柏林-布蘭登堡科學院董事會成員,德國書商協會的和平獎基金會委員,他曾獲慕尼黑大學榮譽博士學位。此外,2009年以來他兼任紐倫堡日耳曼國家博物館的管理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