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KOMMEN UND BLEIBEN自發項目
柏林設計師與難民的合作

kommen&bleiben, K&B與Refugee Club Impulse
kommen&bleiben, K&B與Refugee Club Impulse | Photo: kommen&bleiben, 2014

編織手工地毯、開發手機App、提供新機遇:柏林首個自發項目Kommen und Bleiben聯同設計師及藝術家向難民伸出援手。他們不僅塑造移民友善的德國文化,同時激發政治藝術的創意。

作者: 伊莉莎白·施威恩泰克(Elisabeth Schwiontek)


kommen&bleiben,聯合設計工作坊 kommen&bleiben,聯合設計工作坊 | © kommen&bleiben, 2014        世界各地因戰爭、恐慌、迫害和貧困致使越來越多人來到德國尋求庇護。對就讀於柏林藝術學院的學生里克·沃特金森(Rik Watkinson)來說,這是當下最具現實意義的話題。“我們最為關切的問題是,作為設計師,除了訴諸遊行和政治行動,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問題的答案是:“Kommen und Bleiben”(來了,留下)——由視覺傳達、工業設計、時尚及紡織設計專業的學生於2013年在院校的支持下發起的創新項目。“作為藝術家和設計師,我們想將德國友善的移民政策與難民融合一體。”沃特金森如是說,同時闡明項目的宗旨:“我們不是援助者,難民也不是受害者。我們邀請他們來到校園,這樣我們就能夠互相學習。”
 

kommen&bleiben,百慕大公園的項目首發 kommen&bleiben,百慕大公園的項目首發 | © kommen&bleiben, 2015        無論是實際生產還是組織社會活動——掌握正確的工具是必須的。學生著手處理語言障礙、溝通困難,以及政府批示及法律程序上的障礙——而且他們必須清楚認識到,來自敘利亞和伊朗、來自非洲國家及巴爾幹地區國家難民的生活不盡相同。“我們需要懂得分配角色和任務,獲得外界資源,承擔責任,然後作出決定”,Kommen&Bleiben項目發起人之一弗洛里安·胡斯(Florian Huss)如是說。

新柏林人的App

kommen&bleiben,網絡平台 kommen&bleiben,網絡平台 | © kommen&bleiben, 2015

       目前,該創新項目有三個具體實施的計劃,其中一個是為新柏林人解決實際問題開發的智能手機App。如何申請庇護?如何開立銀行戶口?如何尋找合適的居所?弗洛里安·胡斯在難民營逗留了幾天,在難民的幫助下設計了很多相關問題。作為視覺傳達專業的碩士畢業生,他計劃在畢業論文中闡述這款App的協同開發過程及資金來源。

       同樣在籌備當中的還有網站“Kommen und Bleiben”。該網上平台以八種語言倡議柏林的難民項目,建立社交平台,並促進聯繫。人們可以在這裡尋求政治認同、尋找合作夥伴或資源,或者發起項目。組織者正在與一位來自敘利亞的專家討論如何設計程式。

手工縫製地毯、動手組裝傢俱

CUCULA,集體-作品 CUCULA,集體-作品 | © Verena Bruening        難民已經成功為學生舉辦名為 “習慣的觀看方式”(SeeGewohnheiten)系列活動。例如,一位來自伊朗的女手工藝者開辦了一次編織工作坊,向學員展示如何投入較少的資金動手縫製地毯。

       名為Cucula的工作坊也在計劃中,Cucula是一家時尚設計初創企業,由柏林的藝術家及設計師與五位來自西非的難民在2013年共同創立。手工製造的桌椅獲得了很大的反響。Cucula曾在米蘭國際傢俱展、柏林DMY設計節及柏林“物件博物館”(Museum der Dinge)展出。Cucula的工藝品沿用意大利設計師恩佐·瑪麗 (Enzo Mari)的設計理念。他在1974年出版了一本關於自行組裝傢俱的指南——《益於社會的協同設計》(soziales Design für eine bessere Gesellschaft)

       柏林的傢俱製造者將這個理念發展成為一種社會融合的嶄新模式。這種模式的創新性在於發揮難民的能力及其天賦,突破管理或強迫其成為被動的接受角色。Cucula的目標是通過出售傢俱獲得收益,再加上獎學金,難民將有望實現經濟獨立。

开放的校园,创造性的交流

CUCULA,使者,集體-作品 CUCULA,使者,集體-作品 | © Verena Bruening        Kommen&Bleiben追尋的理念與此相似,同時激發政治藝術的創意。撇開任何批評系統的意圖,其實際意義在於提升生活質素。“我們希望著眼於富創造性或具潛力的工作,而不是財政赤字或其他難題”,弗洛里安·胡斯說。“作為一所教育機構,我們的藝術學院有大量資源。難民有機會使用我們的工作室,參與院校的活動,甚至自己組織活動。”開放的校園,創造性的交流:這才是適合柏林的計劃。畢竟,創新是這座城市最大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