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高等教育
精英大學與服務型大學要互補並存

劉文楠
劉文楠 | 版權:劉文楠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歷史學博士劉文楠認為,精英大學更開放,更有服務社會的自覺;而普通高校則更有自信,更有理想和上進心。

作者: 劉文楠

  編輯約稿時要我回答這樣一個問題:“我們需要專門教授精英的大學,還是需要為更多人開放的服務型大學?”我覺得這個問題本身就帶有誤導性。叉燒,還是烤鴨?不能來份雙拼嗎?在我看來,精英大學和服務型大學並不是“魚與熊掌不可得兼”的排他性選項,兩種辦學理念完全可以並存,而且應該並存。

  我曾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求學。柏克萊是美國最好的公立大學之一,其辦校宗旨就是追求卓越,出過21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毫無疑問,這是一所培養精英的大學。但同時,這也是一所對公眾開放的服務型大學。柏克萊是最早開設並推廣網絡公開課的大學之一,任何人只要有興趣都能通過網絡聽到頂級學者的授課;柏克萊每年還從社區大學(community college,相當於大專)招收一定數量的合格學生作為本科三年級插班生;校內幾乎所有的講座都向公眾免費開放,還有大量講座通過網絡與全世界共享;學校與周圍社區也有各類密切的合作關系,比如我所在的歷史系,就與附近的監獄“結對子”,定期組織研究生去給監獄犯人上歷史課。柏克萊正體現了精英大學和平民大學的結合,其校訓“要有光(Let there be light!)”代表了啟蒙的理想,讓知識之光照遍每個角落。

  現代大學探索知識的未知領域,支持鼓勵原創性研究,教育青年成為有專業技能和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是知識生產和人才培養的核心機構。因此,對大學而言,所謂的公共服務精神,不應僅限於組織學生義務參加各類活動,還應該有組織有系統地把自己的教學資源與更大範圍內的公眾分享。越是知名的精英大學,意味著掌握著更高深更廣博的知識、更具有批判性洞見,也就越有責任去做知識的傳播者,啟蒙大眾,服務社會。

  我們需要培養卓越人才的大學,但之所以需要那樣的精英大學,不是為了去爭“世界一流”的虛名,也不是為了證明中國也能培養大師和諾貝爾獎獲得者,而是為了有一組強有力的“發動機”去制造原創性知識、培養高水平人才,提高國民素質和綜合國力。在這個意義上,精英大學如果滿足於“象牙塔”的高度,不能向更多人提供服務,才是不正常的,有悖於其存在的根本價值。考慮到中國的大學都是公立大學,大部分的資金都來自政府撥款,精英大學尤其獲得比其他高校多得多的資源,因此也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去回饋社會。我們需要精英大學,還是需要服務型大學?這個問題的錯誤就在於忽視了精英大學本應天然就具備的服務性和對社會應盡的義務。

  當然,有鑒於師資和資金局限,不可能也沒必要把所有的大學都建成高水準的研究型大學。為了滿足人才培養的不同需要,高等教育系統內部肯定會有不同類型的大學,而一個良性發展的高教系統,會保持各種類型高校的平衡發展,鼓勵相互間的交流互補。我認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我們更需要哪種類型的高校,而在於如何使不同類型的高校發揮各自更大的作用。精英大學可以通過幫助那些主要從事教學的大學(所謂的“二本”和“大專”)培養師資人才,接受來自這些普通大學的優秀學生短期交流甚至插班,提供網絡公開課和公共講座等方式,在更大範圍內發揮服務作用。而以教學為重的大學也不必自甘平庸,應不斷提高自身的教學和科研素質,對學生因材施教,尤其是培養他們的求知欲和獨立思考能力,不僅僅滿足於單純的職業培訓和知識灌輸。在高教系統內部,高教系統和整個社會之間,保持知識和人才的良性流動,才能真正有效地使教育資源轉化為人和社會的成長和進步。

  如果我們不把精英大學和服務型大學看成是互相排斥的選項,而是高等教育中互補並存的兩種理念,也許才是最好的選擇。我希望,精英大學更親民,更開放,更有服務社會的自覺;而普通高校則更有自信,對學生更負責,更有理想和上進心。如此,整個高等教育系統乃至整個社會都會受益。

  本文屬於焦點話題“何為理想大學?”。本焦點話題由經濟觀察網、搜狐評論、中德文化網聯合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