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奥马·法斯特
從影像裝置到驚悚片

奧馬·法斯特《殘餘記憶》
奧馬·法斯特《殘餘記憶》 | © 柏林電影節

現居柏林的以色列視頻藝術家奧馬·法斯特為本屆柏林電影節帶來兩部精彩的劇情片。

  奧馬·法斯特(Omer Fast)的成功並沒有秘訣。他出生於以色列,2001年從紐約畢業後,移居到柏林,多年來一直是全球最受矚目的影像藝術家之一。奧馬·法斯特熱衷表現記憶與虛構、現實與表演之間的模糊界限。他的影像裝置作品反映了集體對於影像記憶的解讀過程;他主要採用的方法是通過自己的製作,“重演”電視新聞和訪談節目。例如,在《辛德勒名單》片場的統計員、測試模擬器上的無人戰鬥機,或者色情雜誌模特,都是他片中的主人公。本屆柏林電影節,他攜兩部影片參展。

解構德國電視電影

  這部40分鐘的短片,《連續性》(Continuity),已於2012年卡塞爾第13屆文獻展上展出。而今天在“擴展論壇”單元中,人們看到的是一部劇情片——也有可能是幾部短片的集合?一對德國夫婦滿懷喜悅地迎接從阿富汗戰場歸來的兒子。但當同樣的場面在另一個兒子身上發生時,人們發現,原來這些人是“牛郎”。這對夫婦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影片中間穿插的回憶片段反而使這一切愈發撲朔迷離。通過若干個完全不相關聯、但又非常扣人心弦的蒙太奇,用法斯特自己的話說,他對德國電視電影的機制進行瞭解構,並將其與德國人對參與阿富汗戰事的各種觀念進行了對比。有些畫面,例如一個阿富汗家庭忽然聚集在家裡的一棵聖誕樹下,就很明顯是一種藝術塑造。

重建記憶

  而法斯特的第一部傳統意義的劇情片是《殘餘記憶》(Remainder),參加了“全景”單元。“重演”也是這部作品的關鍵字:突如其來的一場事故使倫敦青年湯姆失去記憶,卻獲得了 850 萬英鎊賠償金。他試圖用這筆錢從記憶碎片中重建過去的人生。片中充斥著各種藝術元素,法斯特常用的迴圈記憶貫穿整個影片,而這部影片背後還隱藏著一段對城市士紳化的非常有趣的評論。不過,從這部根據英國作家湯姆·麥卡錫(Tom McCarthy)的小說改編的驚悚片還可以看出,法斯特現在慣用的藝術手段與主流電影越來越近相似。換句話說:一不小心,他可能會是下一個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這位如今聲明顯赫的大片導演也是從1999年的驚悚片《追隨》(Following)起步的,他當時也採用了非常實驗性的拍攝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