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夜
夜晚之光

華山上的星夜
華山上的星夜 | © mararie (CC BY-SA 2.0), via flickr

在中國古代的思想中,夜晚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鑒於我們在當今的都市社會中對待夜晚的方式,我們不妨重新關注古代哲人的智慧,從陰陽互根的角度來觀察白天和夜晚相互滲透的關係。

作者: 林小發(Eva Lüdi Kong)

  當今生活中的夜景,讓我們聯想到的恐怕更多是路燈、車燈和霓虹廣告的光。曾經寂靜與幽暗的夜,在當今的都市生活中似乎越來越多地摻雜了白晝的特點,燈火通明,熱鬧喧嘩。當我們回顧西方文明的發展歷史,也能發現黑暗被逐漸消解的趨勢:基督教以上帝之光消解異教的陰暗,啟蒙主義以理性之光消解非理性的一面,而日益發展的工業文明則以實際的燈光照明消解夜的黑暗。到了今天,我們似乎已經可以提出這麼一個問題:我們是否還需要夜晚?

光明與黑暗相互相成

  對此,中國傳統思想能給我們提供一些富有深刻含義的想法。古人恰恰以白晝與夜晚的對立關係為主導思想,來關注自然界中光明與黑暗、溫暖與寒冷等相互作用。眾所周知的陰陽太極圖就形象地展現了這種對立統一的觀念。在這樣的思想中,白天與夜晚是平等的,於是只有兩個對立面的共存才能形成一個完好的整體,而過分擴大其中一面則必定造成一定的危害。

  將太極圖與卦象相結合的《十二辟卦圖》,最為形象地展現著陰陽兩極的消長,同時給太極圖賦予了明確的順時針方向:下面是夜晚的黑暗,上面是白天的明亮,而時間則不斷在兩極之間循環往復,由暗而亮,由亮而暗。 《十二辟卦圖》

  卦象中的陰爻(--)代表陰暗、寒冷、下沉的力量,陽爻(一)則代表明亮、溫暖、上升的力量。陽爻在卦象中的增長也就表明了光的逐漸增強,陰爻的增長則表明了光的逐漸減弱。

一切自然迴圈的基本模式

  這個模式在中國傳統思維中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與呈現一日之時的鐘錶盤不同,它並不限於一天的時間,而是包含所有自然迴圈,如一年四季、月亮盈虧、萬物消長,甚至天地宇宙的終始本末。中醫以此闡釋人生的成長與衰老,道家以此描述呼吸過程和周天功等修煉方法,而宋代理學家邵雍甚至在此圖的基礎上細緻入微地計算了人類歷史的階段發展。

  這個模式中最受關注的部分,恐怕是底部子時的那一段,也就是從坤卦(䷁)到復卦(䷗)的轉換。仔細觀察兩個卦象,能看到坤卦(䷁)由六個陰爻組合而成,以此象徵黑夜、寒冷、消滅的一個時間段,而復卦(䷗)中卻從底下長出了一個陽爻,相當於萬物消亡之後的第一點生命之光。邵雍在一首詩中說:“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

  似乎在這陰極陽生的時刻中,發生一次決定性的停頓,讓生命之光得以復活,正是老子所說的“有生於無”。在道家思想中,這一時刻隱藏著生命的奧妙,對一年而言是冬至,對一天而言是子夜,對人生而言則相當於受孕的時刻、對天地萬物而言相當於世界的起源,甚至佛家所說的明心見性,也在這樣 一個“無念真如”的停頓中發生。

夜晚的天空

  中國古代用“玄”字形容深夜的天空,而“玄”同時也是深奧莫測之意。遼闊無邊的天空給我們展開的那種幽深的黑色,為人類展示了最大的一個奧秘。老子也就在“玄之又玄”之中看到了“眾妙之門”。夜晚不僅僅給了我們黑暗,也給我們打開了一個通向光明的大門:我們恰恰是在夜深時才能夠最清晰地看見天空的無數星光。星辰的布列、行星的軌跡、月亮的盈虧,以及群星圍繞北極星的周旋運動等現象,為中國傳統思想的形成奠定了一個重要的基礎。

  當今,我們是否應該重新關注夜晚,重新珍惜寂靜、幽深甚至是消亡?或者應該說,我們在崇奉光明、向陽、正面的同時,也不應忽視其對立的一面。這樣我們一定會更加深入而全面地認識我們的世界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