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夜
星與夜

05h 12m 70, 1990 (局部)
05h 12m 70, 1990 (局部) | Courtesy: Thomas Ruff

在“星”與“夜”等一系列作品中,湯瑪斯•盧弗以攝影的方式呈現了一段探索黑暗的奇幻之旅。在採訪中他還談到其作品所呈現的人對夜晚的感知。

作者: 尤里安•海訥恩

你本人與“夜”有著怎樣的關係?你是以“日升日落、周而復始”這樣一種理性的眼光看待夜晚嗎?還是抱以一種比較浪漫的態度?天色漸暗,人對世界的感受進入另外一種狀態,你喜歡這種感覺嗎?或者說,當早上天光漸亮,“夜的陰影”消退的時候,你會感到欣喜嗎?

我自己和夜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尤其不會對夜晚抱有浪漫情懷。一天之中任何時候的光線我都喜歡,比如當夜晚來臨,藍天隱退,日落月升,群星閃現在天幕上的時候;當然,人類也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光源,它們看上去也很有意思……

但無論如何,你還是偏愛通過一些超越肉眼的視覺方式來觀察想像當中的黑暗夜空,並將你觀察到的東西定格為影像。你從年輕時起就熱衷於天文學研究,這也是《星》這組作品的創作背景。你通過望遠鏡看到了什麼?或者說當你從歐洲南部天文台的圖片檔案中搜尋創作題材的時候,你看到的是什麼——是宇宙結構、是“看見與無法看透”之間的矛盾,還是抽象的構圖?

當天色變暗的時候,肉眼的視覺範圍也會達到極限。為了克服視覺上的缺陷,人類發明了諸多替代性的觀測儀器,例如通過微光夜視儀來照亮夜空,或是通過望遠鏡使瞳孔擴大數倍,以便能夠望向宇宙深處,辨別出放射微弱光線的物體。我嘗試通過這些輔助工具取得更多不同的圖像。望遠鏡提供的圖像更多地給人以一種抽象的感覺。人們從中觀測到的是一個準“二維”圖像,是一些由星辰組成的圖案,然後我們又將這些圖案與頭腦中熟悉的畫面聯繫在一起,從而無法對實際的空間形成深度認識。“觀看”永遠內含這樣一種必要性:對正在被“觀看”的物件究竟是什麼而展開的思考。
 

  • Nacht 10 III, 1992 授權:湯瑪斯•盧弗
  • Nacht 1, II, 1992 授權:湯瑪斯•盧弗
  • Nacht III, 1993 授權:湯瑪斯•盧弗
  • Nacht 14 I, 1993 授權:湯瑪斯•盧弗
  • Nacht 20 I, 1995 授權:湯瑪斯•盧弗
  • 17h 38m/-30°, 1990 授權:湯瑪斯•盧弗
  • 05h 12m 70, 1990 授權:湯瑪斯•盧弗
  • 16h 30m - 50°, 1989 授權:湯瑪斯•盧弗

為什麼《星》這組作品是採用豎直的肖像畫形式,而不是平鋪的風景畫形式?為什麼畫面的高度設計超過兩米?

當我終於拿到歐洲南方天文台的底片時,我對初次放大後的效果非常期待。那些底片是當時全世界最好、最清晰的星空圖像。最初我將畫面設想為一個望向遼闊宇宙的全景視窗,所以沖印出來的第一張照片採用了橫向格式。我連續兩周多在工作室裡反復對它進行觀察,然而圖像效果卻令我十分失望。儘管有著完美無缺的清晰度和所呈現的非常豐富的細節,畫面看上去卻有點乏味。於是我只好把它當作廢物扔在一邊,為了少佔一些空間,我把照片翻轉成豎直方向。突然間,原先的窗子竟然變成了一扇門:那情形仿佛是我可以通過這扇門走進宇宙。為了讓畫面看上去更加絢爛多彩,我又對尺寸做了一些修改。

《夜》這組作品是借助微光夜視儀拍攝的,微光夜視儀最初是作為軍用設備被發明的,其作用是為偵察敵情或是夜間作戰提供幫助。然而你的攝影作品卻給人以一種平淡、安謐的印象。

《夜》這組作品的奇特之處在於,雖然它是利用尖端技術拍攝的,卻很容易讓人聯想到19世紀的攝影作品。通過恰到好處的解析度和對比度,這些照片看上去就像是用某種過時的技術拍出來的一樣。其原因在於對夜間穿過該區域內的殘餘光電子進行了80,000倍的放大。事實上,照片呈現了憑藉肉眼或是常規圖像技術所無法看到的景象。我在電視上第一次看到這種照片是在第二次海灣戰爭期間,這項技術令我十分著迷。海灣戰爭是西方工業國家之間的一場石油爭奪戰。我索性把自己生活的城市也想像成作戰區域,在杜塞爾多夫及其周邊地區拍攝了很多不同的照片,其中既包括戰爭中的重要設施如橋樑、工廠建築和鐵路,也包括一些住宅的後院。後者讓人聯想起希治閣的電影《後窗》,畫面籠罩在一片綠光之中,那種氛圍很容易讓人想到某些犯罪場所,或是表現主義風格的電影場景。

也就是說,你對圖像生成技術的癡迷背後其實是一種對具體內容的興趣。你能再談得具體一點嗎?

我所關注的當然不止是技術或是通過攝影媒介而呈現出來的外部圖像。我的每一組作品都帶有很強的自傳色彩,並且和我這一代人的生活經歷和境遇相關,比如《內部》是對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環境的記錄。之所以能產生類似《星》、《凱西尼號》、《火星》這樣的作品,是因為我特別熱衷於天文學研究。《肖像》探討了在一個監控無處不在的時代裡我們這代人的身份;以《基底》和《jpeg》為代表的作品系列則是對技術、媒介及其應用的反思。此外還有一些以攝影史為題材的作品,如《物影》、《負片》等等。“人如何感知”在原則上構成我全部作品的核心,也就是人看到了什麼、如何看,以及他所看到的圖像會對他產生怎樣的影響。對我來說,理解這個世界如何運轉永遠是一種新奇的嘗試。

湯瑪斯•盧弗, 德國攝影藝術家,生於1958年。大學期間在杜塞爾多夫學習攝影並開始涉足概念攝影的創作。2006年以前曾在杜塞爾多夫國家美術學院主持史稱“杜塞爾多夫學派”的重要攝影藝術團體——“貝歇大師班”。拍攝過不同的人物肖像及建築物系列;1989年開始進行星夜題材的創作,此後利用夜視儀拍攝了更多的星空圖像,其中包括以美國航空航天局發佈的火星圖像為原型加以處理的《星空風景》。作品曾多次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