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探險
超越語言的感通

馮程程在柏林
馮程程在柏林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香港劇場編導馮程程講述她在不會德語的情況下去德國觀賞戲劇的有趣經歷。

作者: 馮程程

  先後兩次到柏林,幾乎每天晚上都進劇院。我步步為營,檢查自己的門票,心想在沒有搞清楚“Reihe”(排號)和“Platz”(座位號)是什麼之前千萬不要入場──坐錯座位固然尷尬,更重要是當其他人入場時都氣定神閒,你總不能像烏蠅一樣橫衝直撞!在柏林劇團(Berliner Ensemble)的半環形大堂,我便緊張得要向兩位帶位員先後查詢和確定我的座號!

  有一次在邵賓納劇院(Schaubühne)看瑞內‧波列許(René Pollesch)的戲,他最喜歡運用高密度的語言。演出沒有字幕,一小時左右的演出我只聽懂一個詞:“Capitalism”(資本主義)!但歌隊的演繹非常有節奏感,我把對白都當成音樂來聽。另一個晚上,我看克里斯托‧弗馬塔勒(Christoph Marthaler)的新作,觀眾看得很開心,笑聲不斷,我推測裡面有很多流行文化的符號,極盡戲謔之能事。雖然既不懂德語,更不了解德語文化的語境,但我很是享受,享受著在台上台下,在觀眾之間流動的親密和睦。在那一刻我暫時去掉了身份,純粹投入到一個臨時的群體,有一種現場的,無形的默契在其中。一種超越語言的感通。這是劇場的魔法。

  不過在邵賓納劇院(Schaubühne)看托瑪斯‧歐斯特密耶(Thomas Ostermeier)的《哈姆雷特》(Hamlet)時,就沒那麼“安全”了。原以為是一場有字幕的演出,kein Problem(沒問題)!怎料,飾演哈姆雷特的那位萬人迷男演員在說獨白時突然直視觀眾,開始跟我們聊天。“第四面牆”消失,坐在前排剛好就在哈姆雷特面前的我,這回心虛了!(聊天是即興的,沒有字幕!)哈姆雷特跟觀眾你一句我一句,大家都笑了,觀眾席更出現追蹤燈打在答話的觀眾身上。當時我想,我坐的位置太好,於是處境也真危險!我很矛盾,王子跟我說話應該會很難忘啊,但答不上腔怎麼辦。我唯有連忙在腦中翻查我對初級德語的僅餘記憶:Ich bin Ausländer und spreche nicht gut Deutsch (我是外國人,不太會說德語)。心裡反覆默唸著這句歌詞,接下來跟王子四目交投時就這樣說吧!kein Problem!

  果然,王子看見我了!而他最後選了我……身旁的那個人。

  到底是幸還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