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探險
麥加朝覲——穆斯林的身心之旅

朝覲期間穆斯林朝聖者在麥加大清真寺內
朝覲期間穆斯林朝聖者在麥加大清真寺內 | 版權:Ashraf Amra APA

幾百年來中國每年都有虔誠的穆斯林前往麥加朝覲。時至今日他們仍一如古人,克服肉身的勞頓,踏上一場精神之旅。

作者: 祁學義

  朝覲是伊斯蘭教的五大基本功修之一。其阿拉伯語謂之“罕吉”,本意為“傾慕”、“禁止”、“前往”,即以崇拜唯一的真主為目的,奔赴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在特定時間、特定地點完成特定的宗教儀式。完成朝覲者榮獲“哈吉”稱號。

朝覲是穆斯林個體耐力的挑戰

  歷史上,海、陸兩條通道構成了中國穆斯林朝覲的主要路線。陸路者,大都是朝覲者與有朝覲意願的相識者結伴而行,或徒步,或騎驢馬、或乘駝,沿古絲綢之路向西,穿越中亞或西南亞大陸,到達阿拉伯半島。途中要涉河川沙漠,免不了風餐露宿,饑寒病痛,或遇攔路劫掠,一次往返要長達一至二年。

  中國穆斯林的朝覲史,有文字記載者可追溯至明初。據載,明初著名航海家鄭和及其祖父、父親都到過麥加朝覲。在當時嚴峻的海路阻隔下,鄭氏父子能赴麥加朝覲,其伊斯蘭信仰之虔誠可見一斑。清代雲南伊斯蘭經學大師馬德新的《朝覲途記》,記述了他歷經辛難從陸路朝覲的經歷。彼時,馬德新隨馬幫穿越“蠻煙瘴雨”的西雙版納,進入緬甸古都曼德勒,從莫伊洛瓦底江揚帆而下,到達仰光,再乘大帆船西行,經錫蘭(今斯里蘭卡)、新加坡、印度、阿拉伯海、紅海、最後在吉達港登陸,又換乘馬、驢、駝行進兩晝夜,最終進入聖城麥加,歷時一年半。民國時期,伴隨穆斯林經濟條件以及朝覲路途的改善,赴麥加朝覲者逐步增多。上海成為商埠後,中國穆斯林遂放棄陸路,改行海路,由滬乘船前往,一次朝覲往返需半年至8個月。

  無論何種朝覲路線,歷史上的朝覲之旅可謂任重道遠,充滿艱險,且前途未卜,是對穆斯林個體耐力的挑戰。迄至今日,受惠於交通工具的發達便利,朝覲環境及條件有了極大的改善,但風險依然存在。朝覲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覲者同期雲集麥加,加重了城市的承載限度,不可避免發生事故。與此同時,由於朝覲者身份不同,語言各異,勢必產生諸多問題和困難。許多朝覲者由於言語不通,生活多有不便,加之多為第一次出國門,置身異地,面對全然陌生的人文環境、懸殊的時差氣候、迥異的飲食衛生等,一時難以適應,造成心理壓力,因此患病甚或客死麥加者亦不鮮見。如若朝覲季節時逢酷暑,尤為如此,在高達近五十攝氏度的高溫下,朝覲者頭頂烈日履行各項朝覲儀式,依然堅持去禁寺參加每日五次禮拜。此等艱難,實為對朝覲者身心的一次磨礪。

朝覲是穆斯林個體的心靈洗禮

  《古蘭經》有云:“凡能旅行到天房的,人人都有為真主而朝覲天房的義務。不歸信的人[無損於真主],因為真主確是無求於全世界的。”(儀姆蘭的家屬章:97)基於此,朝覲是穆斯林中有能力者終生一次的主命義務,此“能力”包括身體健康,具備經濟條件,路途平安的保障。朝覲者於每年伊斯蘭教曆12月8日至12日5天時間裡,完成受戒、駐紮米納山谷、駐阿拉法特平原、射石、開戒、宰牲、環遊天房、奔走於薩法與麥爾維兩山丘間等一系列儀式。如先知穆罕默德所言:“誰完成了朝覲,其間未涉淫詞,未作奸犯科,回家時猶如其母親剛生下他時一樣純潔。”整個朝覲,就是一個追憶過去、反思懺悔己惡,同時憧憬未來美好生活的過程。

  穆斯林遵奉《古蘭經》之箴言:“在朝覲中當戒除淫辭、惡言和爭辯。”(黃牛章:197)朝覲者身裹兩塊白布(即一片披巾和一片裹巾),禁染香塗油,禁理髮剪甲,禁伐砍草木,禁殺生,禁情慾,其行為言語受到嚴格制約。簡言之,朝覲期間,穆斯林須嚴以律己,強化耐力,專心事主,以提升自己的信仰。對此,朝覲者務必謹言慎行,非禮,則勿言勿視勿聽。

  朝覲是集各種體驗於一體的宗教功修,來自世界各地執不同言語的數百萬穆斯林同聚於一地,身著統一的服飾,口誦統一的祈禱詞,以同一節奏進行同一種儀式。朝覲儀式無人指揮,全憑自覺有序。朝覲者肩並肩地構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合成一曲雄宏的旋律,體現出一種團結自律,也每每讓置身其間的人切身感受到世界穆斯林超越種族、民族之囿,平等團結的撼人心境。這種令人歎為觀止的壯觀生動場面歷時一千三百餘載,延綿不輟。

  朝覲作為伊斯蘭信仰的規約之一,有其重要的現實意義。就穆斯林個體而言,朝覲時的震撼場面也對朝覲者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許多人朝覲歸來,還會對歷經的朝覲盛況念念不忘,甚或歷歷在目,同時也會自覺不自覺地以哈吉之身份要求自己,滌濾身心,從而洗練了其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