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阿爾伯特•施貝爾教授訪談
在中國,城市規劃比建築更受歡迎

亞伯特•史佩爾教授(Albert Speer)
亞伯特•史佩爾教授(Albert Speer) | ©Dongfang IC

國際知名的建築師、城市規劃專家亞伯特•史佩爾教授40多年來一直在國內外擔綱各種建築專案。他為歌德學院講述了他在中國的經驗,自1994年他多次在中國參與重大專案。

作者: 達努塔•施密特

  國際知名建築師、城市規劃專家亞伯特•史佩爾教授40多年來一直在國內外擔綱各種建築項目。他為歌德學院講述了他在中國的經驗,自1994年他曾多次在中國參與重大項目。

達努塔•施密特:您現在在中國有一家自己的事務所。中國人喜歡您建築中的哪一點呢?

史佩爾教授:中國正邁向國際化。過去中國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對外封閉的。而現在,中國人想讓自己的國家再度成為世界強國。在消費、交通等各方面的全面迅猛發展中,城市發展也隸屬其中。這個國家的東部正經歷著快速的城市化。與城市居民達到90%的老歐洲不同,在中國最多不過有30%的人居住在城市中。全中國超過一半的人生活在鄉村。

  作為德國建築師的我們倍受歡迎,因為我們帶來了歐洲的先進技術。歐洲城市已經有了幾百年的傳統。我指的是都市化、城市密度、社會和歷史背景。這些發展和經歷包括我們在德國所犯的失誤和從中得到的教訓,我們把這些都放入了帶來中國的行李箱裏。在不久之前,5年之前,中國還只有大型的衛星城市。現在人們則發現,複合功能型才是高效的。

緊密的網絡

能否請您談談那些年輕德國高校畢業生在中國的情況?

我們起初嘗試在法蘭克福訓練年輕的德國畢業生。當這些入門者首次在國外擔任工作時,總是會有一位年長的同事陪伴。在中國的10名城市規劃員中有四個年輕人。當然這總有點貿然試水的味道。

  在招聘面試的時候,我們會要求對方具備語言能力、靈活性和開放態度。畢業生必須願意在國外工作一年。我們是一個國際事務所,50%的訂單是國外的。也有來自不太“有吸引力”的地區,比如沙特阿拉伯或者非洲地區的訂單。我們會在全球範圍內工作。過去一年裏,我們曾在尼日爾河三角洲進行了一個城市的規劃。尼日爾河三角洲是那個國家最富有的地區,而當地居民卻掙扎在貧困的邊緣,時常受到環境災難的侵襲。我們規劃的是一個有50萬人口的省城。這對於當地人來說,是一個有決定性的改善。我們是與當地政府以及聯邦政府一起進行合作的。

您到北京的建築事務所已經有兩星期了。這次您在中國有什麽建築項目呢?

我每年都會到中國兩三次。我們為中國最古老的大學之一復旦大學建立了一個新校區。這個新校區隸屬於高新技術園。在那裏工作的是生物技術專家和集成電路製造者。大學生在這個校區將與研究所比鄰而居。這就是我們所設想的網絡互聯。

我們進行不間斷的技術轉化

  曾經有10年,我們在中國僅僅只有一個代表處。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依照中國法律建立了一個諮詢公司。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在當地製造工作崗位、基礎設施和居住空間。我們和曾經留學國外的年輕中國建築師有很多合作。我們擁有合作網絡,並且進行不間斷的技術轉化。

  我在中國本地的合作者之一是Li Yang總經理。她是建築師,在斯圖加特學得的這門手藝。她精通兩門語言,德語和中文都說得很棒。Li yang來自上海,是我們理想的中轉軸。

為什麽這種混合搭配對您來說如此重要?

德國人與中國合作方同舟共濟,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堅持的傳統。當你在當地還尚未壯大的時候,你不可能通過在另一個文化氛圍裏工作而改變周邊環境。我們的中國同事有不同的舉止,不同的思想和不同的生活。思想和創意的交匯是我們的宗旨。

您在中國有多少員工,他們都來自哪裏?

目前我們有10名員工,都是德國城市規劃員。因為在亞洲,城市規劃比建築更受歡迎。當下中國人在這方面自己也可以幹得很出色。現代建築的發展正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

  國際知名的建築師、城市規劃專家亞伯特•史佩爾教授40多年來一直在國內外擔綱各種建築項目。1973年,他開始為阿爾及利亞政府進行一項為期八年的策劃工作。隨後,在1977年他得到了沙特阿拉伯政府的首批訂單。這位城市規劃員在蘇黎世科技大學任教至1997年。

  迄今為止他所完成的重要項目包括:漢諾威2000年世博會的規劃,曼海姆的維多利亞塔,上海安亭新鎮,阿塞拜疆的巴庫大道,法蘭克福宴會廳的清理和科隆內城的規劃。

  史佩爾教授曾被授予法蘭克福城市的歌德獎章,德國建築與工程協會的建築獎和聯邦十字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