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焦點:Web 2.0時代
分享中學習

上海的一位數學老師將自己錄製的教學視頻發至網上,供有需要的學生免費共用。
上海的一位數學老師將自己錄製的教學視頻發至網上,供有需要的學生免費共用。 | © Lai Xinlin, ImagineChina

Web2.0給在線教育帶來了怎樣的最新發展? 歐洲和中國與美國相比在在線教育方面又有哪些差別和機遇?網路教育研究者毛向輝就此撰文分析。

作者: 毛向輝

  從參加柏林的網路大會 Re:publica 回來的路上,在法蘭克福機場轉機時,我從網路上觀看了一個具有里程碑性質的新聞發佈會:哈佛大學宣佈和麻省理工學院共同創建新的線上教育平臺edX。這一舉措並非只有象徵意義,而是實實在在地將我們每個人帶入了網路學習的新空間。

  阿恩特•阿格爾瓦(Anant Agarwal), 這個新平臺的首任總裁,一周前還在親身親為地為edX的前身技術平臺MITx做體驗測試。他親自教授一門線上課程,並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員們在“課堂”上討論細節問題。課堂是全球網路,課桌是電腦、手機和各種平板設備。有的學生在通勤的地鐵上,有的學生在中國的山東省讀高中,有的學生剛從伊拉克戰場回來,還有曾經被麻省理工學院拒絕過入學申請的學生。阿格爾瓦先生在新聞發佈會上將這一新型線上教育平臺稱為是一場革命。

  實際上,這已經是十年來第二次革命了。

     “開放課件運動”的機會

  2002年10月,麻省理工學院宣佈開放全校上千門教學講座和課件由此開啟了開放課件運動(OCW, Open Courseware),也由此對公眾敞開了象牙塔大門,促進了大量的學校開始進入這個領域,主動把自己的教學講座和課件提供給公眾自由訪問。由此,超過數萬種課程從不同的大學網站或者公共資訊分享網站可以訪問,並被志願者翻譯成為多國語言。不過OCW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資源過剩。其實很多人並沒有動力去訪問這些開放的課程,除了少數課程,其他課程很少有人真正看完,與學校教育相比,顯然少了教學過程的設置。

  互聯網再給人們一次的社會變革的機會。也正是從2002年開始,全球掀起了 Web 2.0的熱潮。這股熱潮起源於草根化的網路日誌(博客),最終衍生為各種內容的分享。而所謂2.0,不算是技術層面的變革,而在浮現出來的社會意義。

  分享主義:“分享越多,得到越多”

  Web 2.0 也奠定了社會性網路(Social Network,或稱社交網路)的基礎,促成了臉譜網站,推特等虛擬國度的誕生。如果按人口統計,臉譜網站已經是世界第三大國,僅次於中國和印度。主動分享者在網路上更容易被識別和認可,逐漸形成自己的跟隨群體。而他們分享越多,與跟隨者之間也就逐漸穩定為一種類似傳統媒體的“出版——訂閱”關係。這種關係不是單向的,而是多對多(Many-to-many)的關係,所以會形成資訊的回路,讓知識在傳播路徑上得到加工並返回更多給原始的分享者。基於此模式,分享主義就浮現出來,成為了網路上大量使用者集體創作的助推哲學。分享主義加強了資訊的“信用資本”,也讓分享者的價值得到迴圈積累,形成“分享越多,得到越多”的效應。維琪百科是分享內容的最典型案例,而席捲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也與新媒體傳播方式息息相關。

  新一代的線上課程形式:Mass Online Open Course

  在這種理念下,2011年出現了新一代的線上課程形式,我們稱之為MOOC(Mass Online Open Course),也就是“規模化線上開放課程”。這裡面的“規模”既代表了開放課程資源的數量增加,也表示課程的傳遞方式發生變化,更加有社會性。教學的活動與開放課程內容之間開始關聯起來。麻省理工學院當年的OCW還有一些精英主義的套路,似乎說即使我們開放了課程,你也未必學習得到真諦,因為你需要資格(錢或入學成績)才能夠來接受授課。但是2011年,斯坦福大學打破了這個常規。一門叫做“人工智慧導論”的課程,由兩名斯坦福教授塞巴斯蒂安•斯倫(Sebastian Thrun)和彼得•諾維奇(Peter Norvig) 設計,不但將階段教學講座完全放線上上,而且公開招募學員,同步學習。在一定截止期內,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註冊參加學習,學習完課程通過考試還可以獲得課程的結業證書。結果怎樣?非常震撼,在不到兩個月時間,全球就有超過12萬人報名,最終有2萬人完成課程,獲得了斯坦福大學的課程學分。

  MOOC的實質與簡單的分享課件不同,而是用創作維琪百科的分享方式學習。每個MOOC課程都是有充分的建制,包括內容製作、時間設定、講授者、輔導者、學習小組、開放參考材料、練習評測機制、證書等。看似是把傳統的教學過程完全網路化,但是實際的操作中則完全不同,除了學習者要有基本的網路素養適應其中自然形成的學習社群,對於教學的管理來說也是挑戰。關鍵在於加入大量的智慧模組和使用者之間的自我管理,否則不可能駕馭多達十數萬人同時學習一門課程,而這也是傳統課堂所無法想像的。整體來說,Web2.0和學習的共同哲學就是分享,但是一定要通過技術創造一種平臺來實現這種分享,而不是只告訴大家:你要分享。

  教育的新經濟學價值?

  社會成本在降低的同時,效率也在增加,如果我們能夠充分利用社會性網路等無邊界的技術,那麼我們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創造教育的新經濟學價值。傳統教育中的經濟、成本和回報是比較不合理的,我們現在可以讓教育中間的學習、互動、分享更充分,並有一個更好的經濟學理論去支持。正如詮釋Web 2.0長尾理論的科技作家克裡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所說:看似免費的內容策略,實際上是鞏固和提高優質高端服務的助推器。從分享主義的角度來看,分享的路徑就是增值的路徑,和資本的積累過程異曲同工,完全可以實現營利性與非營利性的分流。看似利他的分享起點,最終還是利己利人的完美組合。

  而隨著edX的推出,每個教育機構,今天又都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短短幾個月中,參與MOOC模式的除前面提到的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之外,密歇根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課程也都提供全套的線上服務。

  歐洲和中國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美國學校邁出了第一步,從歐洲來看,開放教育歷史已經很久(遠至20世紀60年代),但是從我過去幾年的觀察看,在網路上的教育發展並不充分。大批教育機構本身並沒有及時和網路及時相容,所以無論從十年前的開放課程運動到現在的規模化線上課程,都有旁落他家的遺憾。如此看來,歐洲各國確實還需要更開放,尤其要考慮到全球之潛力,並不在建造更多的圍牆和教師來應付擁堵的招生入學需求,而是無遠弗屆。

  中國的機會更與眾不同,除了接近40%的網路人口滲透率,更有積累十年的上億Web 2.0 用戶群:從寫網誌到圖片視頻分享、社會性網路,以及如今各大門戶網站運營的微博服務,處處和國際潮流同步跟隨。自從2010年哈佛大學教授邁克爾•桑德爾(Michael Sandel)的線上課程借托過網路字幕組的功勞一炮走紅,中國門戶網站從網易開始馬上意識到網路的注意力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娛樂炒飯,而是實實在在的知識。在一段小小的版權糾紛後,網易開始正式推出開放課程頻道,隨後其他網站也尾隨而至。由此也帶動了一批中國大學主動開始分享,將上千門課程講座的視頻材料交給這些網站發佈。

  雖然如此,一直被外界看作“山寨”的中國,在是否能夠真正接受MOOC方式變革上更進一步,也不無障礙。各個學校,除了在開放性內容方面要更加大膽,還要涉及製作、運營和高品質的服務,與傳統體制的摩擦力不小。但是正如英國《衛報》記者約納坦•瓦特茨(Jonathan Watts)在離開中國前所說,“在這裡,什麼都不確定,什麼都可能”。

  無論如何,中國的網路使用者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看全球學校如何做了。

 

  毛向輝,華人網路社區裡最早開通並致力於推廣博客的人之一,有“中國博客第一人”之稱。同時毛向輝也是網路教育和學習技術宣導者和研究者,目前任群智基金會主任,哈佛大學伯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