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建築和城市發展
中國的街道怎麽了?

北京西長安街
北京西長安街 | 圖片:樊甲山 / 東方IC

為什麽中國的很多城市的街道變成了大馬路、只承擔交通功能?為什麽車流把人群擠到角落裏去了?哪些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力量介入了街道的建構和變化,導致其違背了以民為本的原則?

作者: 陶東風

  本文是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中國街”選題策劃會上的發言,作者據此進行修改。  

  中央電視台要製作電視紀錄片“中國街”,這個選題非常好,因為“街”是政治與經濟、傳統和現代、個體與社會、重大政治事件和百姓日常生活、私人生活與公共生活等的交匯處。反思“街”,在某種意義上就是反思現代性和城市化,因為街道及其具體承載和體現的生活方式、文化傳統,在現代化、城市化過程中發生了急劇的變遷。但是必須強調的是,這裏我們不僅要反思一般意義上的現代性和城市化,更要反思中國式的現代性和城市化。

什麽是街道?

  “街”到底是什麽?它和馬路的區別是什麽?我的回答是:馬路是只有單一的交通功能,而街道不是。街道的核心是一個城市居民日常生活和公共交往、公共活動的場所。以居民為本,而不是以政府為本,以居民人性化的生活為本,而不是以方便政府管理為本,這是街道的規劃和建設應遵循的基本原則。中國街道的問題就是違反了這個原則。

  為什麽中國的很多城市的街道變成了馬路、只承擔交通功能?為什麽車流把人群擠到角落裏去了?哪些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力量介入街道的建構和變化,導致其違背了以居民為本的原則?正是在這裏,我們可以藉著街來反思中國的現代化、城市化、文化生態、生存環境等等。

街道與城市化、現代化的關係

  反思中國的街道,很重要的是研究中國城市化的歷史變遷,因為城市化的方式直接決定了街道的面貌。新中國的城市化經歷了政治型城市化、經濟型城市化兩個階段,現在試圖向文化型城市化轉型,但是困難重重。1949年到1979年的城市化是政府權力絕對主導的城市化,其所造成的後果是城市街道的權力印記無處不在。北京的街道最為明顯。長安街上幾乎所有的高樓大廈都是政府機關,是老百姓的禁區。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和中國的長安街最大區別在於:市民本位和權力為本的區別,方便生活休閒和方便控制管理的區別。這是中國政治權力主導的政治型城市化的結果。1979年後的經濟型城市化和街道建設在權力主導之外加上了金錢主導,其所導致結果是金錢的印記無處不在,並和政治權力的印記結合在一起。但是在金錢和權力的關係中,金錢又是服從於或附屬於權力的,因此,不能過分誇大商業化的作用和弊端。

  中國街道的最大特點就是整齊劃一,高度雷同重複,處處可以發現權力強行規劃的痕跡。看起來很整齊,但是實際是單調,因為它是政府權力強行規劃的結果。街道的多樣性和豐富性沒有了,到處是類似的街道和類似的房子,對行人設置了各種各樣的管制。

  中國街道另一個特點就是建得快,“死”得也快。“死”的方式多種多樣,死於天災的很少,更多的是被人為“搞死”。拆建、改造都可以是一種搞死街道的方式,修建仿古街也是一種搞死:以建設和開發的名義來搞死。很多著名的風景點都有大量由一模一樣的仿古建築構成的仿古街。

街道與公共生活、市民社會 

  街道的一個重要特徵是公共性,其重要功能之一是舉行一個城市的各種公共文化活動。但是在中國,由於權力和金錢的雙重壓制,街道中的民間自發活動受到嚴格控制,導致街道的公共性喪失,民間生活的豐富性喪失,文化活力喪失,特別是自發的民間文化活動。我們在西方城市街道見到的民間自發的文化活動很多,比如黑人孩子跳霹靂舞,民間音樂人的聚會、演奏,墻上的塗鴉文化。這些東西在我們這裏都被清理了,基本沒有或非常罕見,原因是我們的民間公共生活受到了嚴密控制。幾乎所有的公共文化活動都是高度組織化的,失去了真正的公共性。這樣,街道失去了活力,變成一個純粹購物、消費的地方。

  須知文化的活力在民間,文化軟實力和民間社會存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中國政府的一個誤區就是認為文化軟實力可以通過政府大量投資達到目的。如果說大學的活力在於大學的自治,那麽,文化的活力同樣在於民間社會的自治。因此,與中國街道民間公共活動的喪失同時呈現的,是在政府的政治權力主導下民間社會無法發展起來。街道的自治性的喪失實際上是市民社會的自治性喪失的必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