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臺灣的頂樓加蓋
“高屋建瓴”

台北“高屋建瓴”加蓋的頂樓
台北“高屋建瓴”加蓋的頂樓 | © Ruben Ranke

“波形板頂蓋”讓台北聲名遠播。

作者: 魯本•蘭克(Ruben Ranke)

  第一次到台北的人,也許會對台灣這座大都市的醜陋大吃一驚。第一次踏入這片鐵皮屋頂的叢林,在構成城市大半景觀的不體面的水泥樓房中跌跌撞撞,恐怕很難想像台灣竟然是亞洲最富裕的地區之一。這些四方水泥塊主要建於上世紀七十到九十年代,多為四、五層的平頂建築。狹小的窗戶外面裝有鳥籠似的鐵柵,其中大多也早已斑駁鏽蝕。房屋的外觀看上去是如此不雅,內部卻是意想不到的整潔有序——這一點很像大陸的民居,人們或許會這樣想。而台北樓房的獨特之處在於它的屋頂。

  以住在台北萬華區康定路的潘、趙兩家為例,從信箱和門鈴板來判斷,這棟樓房本應只有四層,但實際卻有五層,原因是台灣的大多數住戶都在自家的平屋頂上加裝了一個“蓋子”。這種所謂的“頂樓加蓋”是台灣的一大特色。1984年以前,由於相關方面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無數家庭都在原先的頂樓上又加建了一層。潘、趙兩家也是如此。他們是當時的頂層也就是四樓住戶。三十多年前,潘家在原來的房頂上又蓋了一層。幾年後趙家也如法炮製。住宅內部看不出任何加蓋的跡象,因為樓梯從一開始便直通樓頂。而從房屋外部則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頂樓加蓋部分。

  穿行於台北的大街小巷,會發現各式各樣加蓋的頂樓。支架式頂棚是其中最簡易的一種形式,它可以防止晾曬衣物被雨淋濕。不遠處可以看見波形板搭建的隔墻。無論是廉價的波形板建築,還是完整的住宅,幾乎所有能夠想像得到的建築形式都化身為頂樓加蓋。其中大多自然較為廉價,從美化市容的角度上講談不上有多大益處。而且這些簡化的房子在夏天奇熱無比,冬天又四面通風。但許多頂樓加蓋也一樣有視野開闊的陽台,往往還以不落窠臼的結構取勝。

  加蓋空間的利用方式不盡相同。有不少住戶將頂樓出租,趙家便是其中的一例。也有一些家庭像潘家一樣用來自己居住。四樓有一間起居室,還有夫婦倆的臥室和一個操作間。潘太太在這裏從事她的愛好——烘焙糕點。房間裏有一台大的烤箱,和麵機和包裝機各一台,以及所有她烘焙所需的一應工具。頂樓住著他們的孩子,這裏有獨立的廚房和起居室。潘家沒有選擇將上、下兩層從內部打通,因此兩層樓上的生活平行展開、互不打擾,要想從一套住所進入另一套,必須走樓梯。

  很難說這一切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當時的法律並沒有對頂樓僭建明令禁止,於是頂樓加蓋像雨後春筍一般湧現,成為令政府頭痛的一大難題。1984年,相關法律進行了修訂,加蓋頂樓即屬非法。儘管如此,在頂樓加蓋直到1994年仍然默許。1984到1994年間加蓋的頂樓在今天處於未明確狀態。按規定這些均屬非法建築,但政府並未計劃拆除,不過決定隨時有可能更改。對於1994年以後的加蓋部分,一旦政府獲知則全部予以拆除。拆除現有加蓋的頂樓並重新修建也屬於違法行為,唯一允許的是對現有建築進行整修。

  潘家和趙家加蓋的頂樓建於1984年以前,所以沒有被拆除的危險。但也不完全排除這種可能。一段時間以來,台北的市政管理當局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改善市容市貌的大力舉措。自2010年起,所謂的“都市更新條例”進入實施階段。此次城市改造主要針對舊有的四、五層住宅樓,它們將被悉數拆除,代之以新的高層住宅。但無論如何,由於加蓋的頂樓數量龐大,所以還將在我們的視野中停留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