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藝術和設計
來自中國的日常設計

印章和印泥
印章和印泥 | 攝影:Andrea Pollmeier

從檔案袋到熱水瓶:《中國東西》展覽將中國的日常設計帶入德國公眾眼中。繼法蘭克福之後,從2012年7月29日起,人們可在杜伊斯堡庫布斯藝術館欣賞該展覽。

作者: 安德烈婭•波爾邁爾(Andrea Pollmeier)

  中國人的生活特色是無法通過旅遊景點來了解的。深刻的日常景象其實需要藉著人們日常使用的物品來尋找。《中國東西》展覽,作為在德國舉行的中國文化年的其中一個活動,將這個日常世界展現在了人們眼前。巡展第一站是法蘭克福應用藝術博物館。“已有近兩萬名遊客參觀,說明這個展覽極受歡迎”,根據該博物館亞洲展區的策劃人史蒂芬•馮•德•叔倫伯格博士(Stephan von der Schulenburg)介紹。通過與中國主創團隊波普客文化創意工作室合作,他將這個為期三個月的展覽帶到了法蘭克福。由龍橋亞洲文化交流協會制定的一系列包括從太極拳到嘻哈的豐富配套活動,成為展示旅遊俗套之外的中國日常設計的有力補充。展覽項目的發起人是波普客文化創意工作室的主辦人吳學夫教授。他及其團隊首先將《中國東西》作為中國元素系列叢書的一冊出版,並在2009年法蘭克福書展上展出。根據前言介紹,該書所要展示的是“極具中國特色”的東西。其目的是在全球化的商品叢林中,突出一種可辨析的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文化身份。目前這本書有中、英、德文三版,它同時也是當前這次展覽的內容來源和展覽圖冊。

  若想辨認“中國特色”,不能僅僅依據“中國製造”這個標籤。畢竟這種生產標籤如今能在眾多毫無中國特徵的產品上找到。另外,有些產品雖然源自國外,例如自行車,但經過改造,已融入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對於由社會學家和藝術家組成的波普客文化創意工作室團隊來說,重要的是挑選大眾使用過的,能在其社會學語境中得到還原的物品。“這些東西應該是很容易理解的,帶有幽默感又符合潮流的。”吳學夫如此解釋他的選擇標準。

  關於這種樸素而又具有說服力的展現方式的創意誕生於巴黎。吳學夫在當地看到,一個以前在中國到處可見的熱水瓶,在一家設計店裏被當做具有異國風情的藝術品高價出售。對於當地而言,這種與眾不同的新鮮感賦予了日常物品一種新的魅力。展覽中的那些“中國東西”也形成了類似的效果,它們繼展覽首站法蘭克福之後,將在杜伊斯堡的庫布斯藝術館與觀眾見面,展出時間從2012年7月29日至9月23日。

  這些物品的社會學背景首先通過感知而顯現。吳學夫在為圖書《中國東西》撰寫的前言中寫道,展出中的日常物件在中國沒有被賦予什麽特別意義。它們不是被看做過時就是被歸為民間風俗。“但是我們相信,恰恰是這些被忽視了的,以中國方式設計的物品代表了這個民族的審美意識。”

  這一思路與新現實主義的藝術方向是相關聯的。例如,如果說藝術家克里斯托(Christo and Jeanne-Claude)通過包裹像柏林國會大廈這樣的宏大民族紀念碑,將其納入人們的視野,進而能夠重新得到人們有意識的感知,那麽波普客現在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微不足道的日常物品被放置在白色基座上,由此產生一種新的視覺效果,與它們此前被忽視的低微地位形成反差。

  穿行於這一展覽中,一開始並不會感覺到多少其背後的理論。在參觀者面前的就是一些物品。它們喪失了原先的日常功用,初看起來就像是一位經常訪華的遊客搜集的戰利品。熱水瓶被如同藝術品一般放置在白色底座上。將藝術和設計截然分開的狹窄界線在這裏被刻意使用,以製造困惑。這一切不是在開玩笑嗎?那小孩的開襠褲真的是展覽的一部分嗎?簡樸的日常物品形象地表明,展覽策劃人的構想在國內和國外起到了多麽成功且不同的效果。在外國人而言,看到那種教育孩子控制自己身體的這種中國特色物品,會因新鮮感而被吸引;而在中國國內,它則被看做日常規範的一個例子,在被抬高成藝術品時讓人困惑。不論如何,這個簡單的日常東西成為了一個社會行為方式的象徵物,因而可以被當作具有社會學特徵的藝術品。

  例如對辦公用品的展示也有相似的背景含義。棕色的檔案袋是為每個中國人製作的,源自傳統的戶口制度,其展示的不僅僅是中國的官僚體系。通過圖冊上關於這個展品的背景信息,可以理解這樣一個東西所能包含的政治敏感性。圖冊上的說明:“檔案袋一般會被貼上封條,存入暗室,讓你永遠沒有機會印證自己的過去。”

  這些展品來自不同的生活領域。圖書能比展覽本身提供更系統的分類,後者更多是按視覺效果為路線而不是以內容為導向來安排的。所以有出自“文房禮儀”、“飲食百味”、“居家市井”、“玩樂閒趣”、“穿戴衣著”、“醫藥粉黛”以及“裝擺飾配”等不同領域的物品。從一個可能來自購物商場的路牌上可以獲得概覽,它也表明,“中國東西”讓中國日常生活得到了多麽層次豐富的展現。